Tagged: 黑影論

10

三條笨實的穿衣自由

有一天禿鷹要出席立法會,他穿了一件上面寫著「我不是禿鷹」的上衣,來到立法會大樓門口時,不料卻被保安阻攔:「你這是抗議標語,不能入內。」禿鷹問:「那我怎樣才能進去?」保安說:「把上衣脫了。」於是禿鷹把上衣脫了打赤條走進了立法會。 有一天唐垃圾也穿著一件寫著字的上衣出席立法會,上面寫著「我不是垃圾」。路上遇到了禿鷹,禿影說起自己上次被攔一事,唐垃圾表示不信,說:雄仔,你肯定搞錯了,香港是有穿衣自由的。當唐垃圾來到立法會門口時,保安攔住了他:「你這是抗議標語,不能入內。」垃圾問:「那我怎樣才能進去?」保安說:「把上衣脫了。」於是垃圾把上衣脫了打赤條走進了立法會。 又有一天,詹培忠也穿了一件寫著「我不是人」的上衣出席立法會,途中遇到了禿鷹和唐垃圾。禿鷹和唐垃圾看見肥詹的上衣,大笑起來。肥詹不急不慢地從口袋中拿出梳子,把迎風飄揚的幾根美髮梳了幾梳,問道:「兩位老弟笑甚麼呢?」於是,禿鷹和垃圾如實將他們的遭遇告知肥詹。肥詹鎮定地說:我才不怕,頂多到時我把它脫了。來到立會門口時,保安並沒有阻攔肥詹。 走在後邊等看笑話的禿鷹和垃圾疑惑地看著肥詹的背影,大聲質問保安:「為甚麼他能穿著有字上衣進立法會?」 保安說:「因為那句話是對事實的描述,不是抗議標語。」 (以上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實屬巧合) 相關新聞:記者穿「我不是黑影」上衣進立法會採訪被阻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