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魯迅

5

盜墓與抽水

有新聞說,大陸有人把晚清革命烈士秋瑾的墓都給盜了。盜墓、毀墓是對死者的大不敬,無論墓中躺的是烈士還是普通人,如此缺德之事,都該予以譴責,在法律上還涉嫌刑事毀壞。陳雲老師特別指出「這只有大陸人做得出來」,我就不太明白他究竟要表達甚麼意思,以前他至少會用上一些形容詞來描述大陸人的某種行為,現在他不用了,令好些像我這樣老盯著他的人也不知道作何辯論。

有敵自遠方來? 0

有敵自遠方來?

朋友,還是敵人?這是一個有趣的話題。 因爲有一些狗會搖尾乞憐,幫一些人幹過一些事,甚至救過人命,所以狗成了人類的朋友。有一些人對狗一時發了善心,把它們買來養在家裏,包辦了吃喝拉撒睡,於是人類也成了狗的朋友。狗成了人類的朋友,基本上沒有問過其他人類的意見;人成了狗的朋友,更沒有問過狗的意見。 魯迅先生一生寫了很多的文章,其中有幾篇說了漢字的不是,罵漢字是”毒菌”,然後他死後就被當成漢字的敵人。漢字本是”死物”,它是好是壞,全在於是誰在用,如何用;同樣的道理,拉丁字母也是死物,是好是壞也全在於是誰在用,怎麽用。如果魯迅真是以漢字為敵,非消滅漢字不可,那魯迅也是個傻冒,無異於那個與大風車決鬥的唐吉珂德。其實魯迅先生還有不少的文章也批判過中國文化尤其是國人的劣根性,所以魯迅也就”順理成章”地成了國學的敵人(有人認爲國學和中國文化是兩個很不相同的東西,卻沒有告訴我如何之不同)。但是,有些更加厲害的人,從魯迅是”漢字的敵人”直接得出魯迅是”國學的敵人”這一結論。能這麽干的,想必都是學富五車、有點年紀的人。 做個簡單的比喻。漢字好比是車,中國文化或者國學好比是車上的貨物。魯迅看到駕車的人把車駕得很難看,就借罵車子來罵駕車人,結果就被人誤會為是車的敵人,甚至是車上貨物的敵人。這個世界上有很多的車,中國車,洋車,風車,水車,”紫河車”等等。有人覺得洋車的馬力比較好,比較容易駕駛,就提議把中國車換成洋車,結果這些人也同樣被誤會成車上貨物的敵人。你說,要是這車和貨物也有手有腳的,是不是該和敵人殺個你死我活才行啊。 魯迅罵過的人不少。如果每罵一個人,他都把那些人當成敵人,那麽包括當時大半中國人和現在的一部分中國人顯然都是他的敵人。如果每一個被他罵過的人,都把魯迅視爲敵人,那他們每人吐口痰就可以把魯迅淹死。魯迅大概對此也有所預料,所以趁還沒被臭烘烘的口水淹死,才50多嵗就先行一步了。 喜歡駡人的人現在還很多。魯迅駡人,是有文化;現在的人駡人,多是”淺薄無知”。淺薄無知的人,哪有駡人的資格呀。按照罵了就是敵人的邏輯,難怪民主派的人都是賣國的。凡是說了中國不好的,都是中國的敵人。”淺薄無知”的本人,也說過幾句中國的不是,恐怕下次回鄉就要被公安抓去槍斃了。我死不瞑目的是,怎麽現在的人比文革時還要文革啊。 其實,聰明人分得很清楚,中國是中國,中國政府是中國政府。我們在看待”魯迅是不是國學敵人”時就應該抱著這樣的態度。 《強暴國學》的作者,我一直沒給記住。寫到這裡我特地去找了一下,原來叫作區維業。老實說,我是不認識的。但是按照某些人的邏輯,因爲我罵了區維業,即使只是”傻冒”而不是帶生殖器的傻x,卻足以構成我是區維業的敵人了。如果覺得魯迅罵漢字罵得比較多,那好,我也多罵幾句。區維業傻冒,區維業傻冒,區維業傻冒……(此處省略100萬字)。現在夠不夠成爲區維業的敵人呢?再根據這種邏輯,因爲那篇文的最後我也罵了自己是傻冒,所以我也是我的敵人。如果還是嫌我罵得不夠,那我多罵幾句亦無妨。陳奉京是傻冒,陳奉京是傻冒,陳奉京是傻冒……(此處同樣省略100萬字)。 不過,仔細看一下原文,我其實沒有罵區維業是傻冒,我是罵區維業的觀點傻冒。這當然很不同。好比說一個人放的屁很臭,並不是說他本人臭。如果區維業先生也真犯了傻,覺得我是他的敵人,那麽罵我傻冒顯然不夠有文化。我建議應該這樣罵,陳奉京是陳水扁,陳奉京是陳水扁。這樣罵不僅有文化,而且省力。世上凡是罵陳水扁的以後都同樣指向陳奉京,罵陳水扁的那麽多,想罵我的都不用親自動口了,愛幹啥幹啥去。 再説說東東吧。雖然最初指出我錯誤的不是他,讓我自覺有些觀點傻冒的也不是他,但他對我這個”窮寇”、”淺薄青年”如此孜孜不倦,那樣窮追不捨,實在不能不佩服啊。大有當年魯迅對青年人誨人不倦的影子呀。從這裡可以看出,東東一定是把魯迅全集都看完了。不過東東和魯迅對待青年的態度還是有所不同的。誰聼過魯迅把某青年比作段祺瑞的? 不管你是把我當成朋友還是敵人,東東老先生,多謝你陪不可教的晚輩玩了這麽久。 [tags]朋友,敵人,國學,魯迅[/tags] Technorati : 國學, 敵人, 朋友, 魯迅

魯迅是否國學大師 0

魯迅是否國學大師

今天班上居然有免費的大公報派發,看了一篇文章,《強暴國學》。文章提到了一個問題,魯迅是不是國學大師。 作者的立場是,魯迅不僅不是國學大師,而且是國學的敵人,把國學大師的帽子戴在魯迅頭上是中國人對國學的無情嘲諷。他提出的理据有:1,”魯迅以摧毀國學為終身職志”;2,魯迅”要打倒孔家店”;3,魯迅”對漢字也深惡痛絕,主張把漢字拉丁化”。 1,誰說魯迅以摧毀國學作為終身的志願?這似乎是作者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魯迅的志願在於治療國人之性格上的頑疾,以圖國強,他之所以棄醫從文就是出於此因。魯迅之文能促成國學去其糟粕,實有功于國學才是。作者卻將國人的性格、文化上的缺點也歸併入國學,認爲魯迅是國學的敵人。任何一個不容得批判的東西,生命力都是有限的。我認爲作者是非不分,只知國學之精華,不知國學之糟粕,才是國學真正的破壞者。這種人雖然沒有強暴國學,卻被中國的”優秀傳統”強暴過。 2,五四運動時期,說打倒孔家店的知識分子多的是。在我印象裏,魯迅似乎並無直接提出這個口號。不可否定,他對儒家思想的一些地方是持批判態度的,比如他借”孔乙己”批判只讀聖賢之書受科舉荼毒的讀書人。但也別以爲他對孔乙己只有批判,實際上他對孔乙己也存有同情心。與其說他是在打倒孔家店,不如說他是在打倒一個人吃人的社會。儒家之所以披上孔家店的臭名惡名,是因爲它成爲了歷代統治者的統治工具。況且,難道國學就只有孔家店嗎?孔家店被打倒了,國學就蕩然無存了嗎?很明顯,作者也把國學強奸了,認爲國學只有孔家店。 3,第三點就更加大錯特錯。魯迅要是對漢字深惡痛絕,以他的硬骨頭,那他就應該不會用漢字寫字了吧。但事實上一點都不是這樣,他用漢字寫作,並用漢字翻譯了不少外國著作。另外,主張漢字拉丁化的是胡適,魯迅和胡適兩人是筆戰至死方休的”敵人”,這麽個張冠李戴實在是很惡劣的做法。我可以擧個例子説明魯迅多麽反對漢字的拉丁化。”阿Q”這個名字,就正是魯迅對漢字拉丁化的譏諷,這種態度在《阿Q正傳》的序裏表露無遺。依我看,要氣死魯迅的不是別人,正是作者自己。但是以作者如此低能的功力,要氣死戰鬥力十足的魯迅哪有那麽容易。 事實上,我並不在乎魯迅是不是”國學大師”。這不過是虛名一個,而且大師這兩字也越來越不值錢了,何須在意。有一個事實無法改變:魯迅的文字正如古代先哲的言語一樣,對國人有警醒作用,而且不受時代的限制。 相關閲讀:《強暴國學》 [tags]國學,魯迅,中國文化[/tags] Technorati : 中國文化, 國學, 魯迅 Ice Rocket : 國學, 魯迅

鳳凰樓、馬德鐘、魯迅 0

鳳凰樓、馬德鐘、魯迅

1,赴日留學 2,棄醫從文 3,師生相戀 唯不同的是,馬德鐘的氣質和魯迅真是相差太遠了。 增加一點,4,已有原配 [tags]馬德鐘,魯迅[/tags] Technorati : 馬德鐘, 魯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