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高考

科舉失敗一周年 3

科舉失敗一周年

歲月對每個人都很公平,對成功者如是,對失敗者亦如是,所以,轉眼間,又到了放榜日,也就是說一周年了。 一周年的說法是錯的,正確的是,一年零兩天。朋友提醒,去年是28號放榜的。而我已經忘了。我的記憶是不可靠的,尤其對一些重要的日子。 另一位朋友說,他聽到他的一位重讀的朋友今年考了好成績,於是他很後悔選擇了副學士。而我,就算有可能後悔讀「應用中文」,也絕不後悔沒有選擇重讀。我祝賀每一位通過高考這座獨木橋成功到達彼岸的學生,但我並不羨慕他們任何一人,包括考6A的狀元在內。 失敗是成功的老母這句話,我已經聽膩了。格言曾對年幼的我有過激勵作用,但現在已經無效,就好像同一種感冒藥吃得多了也會失效。叫做失敗的那個女人,她一生產子無數,而她的兒子其實大部分也繼承了她的名字。 有一種人生觀是這樣的:成功與否並不重要,快樂才是人生真諦。我嘗試將這種人生價值注入自己的血液,讓血液不再沸騰。但很可惜的是,我除了不曾獲得成功,也沒能夠擁有快樂。我不羨慕那些焦點中的人們,只羨慕那些不嫌平庸而活得快樂的人。他們每一個人都是我的榜樣,但快樂是無法傳授的。 當你的人生大部分時間都在不快當中,那麼,你的不快其實是天生的,與你的遭遇無關。 [tags]高考,人生[/tags] Technorati : 人生, 高考

0

世界是冷的

用蘋果網壹學堂的JUPAS搜索器,得出以我的高考成績只能讀上面這些課程。奇怪的是,居然出現了香港大學。這個中文教育真那麼冷門嗎?連我這種分數都可能收?(不排除壹學堂發神經的可能性) 然後我大膽地假設覆核後我的中史成績提高到E,通識提高到D,搜索到的結果就多了很多。但仍然是以理大的高級文憑為主。可我對高級文憑沒興趣。 而且事實是,我的JUPAS志愿里沒有高級文憑,也沒有副學士。這還沒甚麼。放榜後可以改次序我也沒改。排在前面的依然是我一開始選擇的那三個:1,中大歷史系,2,城大創意媒體,3,浸大歷史系。對比我的成績和志愿,我顏面無存。是我高估了自己嗎?這個問題這幾天一直糾纏在我心里頭。 放榜後老師說,把領大的志愿都調到最前面去,碰碰運氣。可我同樣滿懷期待地到樹仁去碰運氣,在門口已經吃了閉門羹。我情愿交了幾百元的冤枉錢,然後他們看了我提供的所有資料後仍然不收我。好,既然都是一死,只是多一些無謂的希望,我就次序也不改了。媽的,我就是要上中大歷史系。老天,你笑我吧。你玩不死我,但我要把你笑死。你死了,就改朝換代。 [tags]高考,JUPAS[/tags] Technorati : JUPAS, 高考

太美麗 14

太美麗

好的壞的,都在我預料之中。唯一完全沒有料到的就是通識有一部分居然是U。 好的,中化和歷史有B,我很不滿意嗎?不是。我很滿意嗎?也不是。這兩門是A或是B都早在預料中。壞的,中史和英文是F,也在我預料中。我的英文不合格是每個認識我的人都預料得到的,但是他們也沒想到我中史居然跟著F了。我說這在預料之中,可能他們還不信。但這的確在預料之中。考MOCK之前頻密的中史測驗已經令我十分頭疼,mock的成績出來之後更是發現我的中史已經到了如此慘不忍睹的地步,僅僅合格而已。老師說我有考試恐懼癥,讓我說,更確切的是犯上了中史恐懼癥。 我在以前的文章里已經說過考中史那天我的狀態極不好,尤其是下午。那天我已經做了一個偉大的預言,我的高考已死。今天預言成真。 大家都鼓勵我check卷。錢我是交了,但我對結果不抱甚麼信心。覆核成績我也有過很壞的經歷。兩年前,同樣是中史,不滿意C的成績,但覆核的結果卻沒有絲毫的變化。當時是穩升預科的情況下,只因為面子和不服氣。這次不管覆核的結果如何,我都不會再重考中史。如果有好看的關於中國歷史的書,我會繼續看,但我絕不再碰教科書。我恨死中史考試了。 說說我的英文是如何F的。我的弱項listening、oral是U,而我的強項practical skill雖然C了,但不足以把整個成績拉起,所以F了。十分搞笑的是,一位老師跟我說,搏一搏,check UE啦。我說,listening和oral都U了,怎麼check?英文一直是我的死穴,我沒甚麼好怨的。要怨就怨自己。 我的耳朵其實不太靈光,平時和同學談話我也經常聽不清楚,但又應該不至於是弱聽或者聾子。我聽不清楚,并不主要在於語言,換成中文甚至普通話甚至客家話也一樣。看看我的中化聆聽部分吧,只是個D,但其他部分不是B就是A。難道這不足以證明我的耳朵是有問題的嗎?我并不是要為自己難看的成績尋找借口。 再說通識。香港研究部分U了。這實在太不可思議了。我的觀點再怎麼偏激,再怎麼不討人喜歡,也不應該是U吧。這個成績把我的專題報告的分數也拖低了。老師說他是把我的專題報告排在班上第二位的,而第一位的專題報告分數好像是A,按理說我他媽至少也有個C吧。可香港研究的U把我的專題報告拖成了E。當然這也在考評局的道理之內。 據說,人際關系的試題比較難,大部分考生都是這部分的分數較低。但我恰好相反。我的人際關系部分居然有C。如你所知,我這種人在現實中處理人際關系的能力絕對只是菜鳥級,是很容易得罪人的。你看,我的文字把評卷員都給騙了。中文大學不考慮招我進中文系,實在是浪費了人才。 通識我也交了錢覆核,但愿能把這個難看且不可思議的U給拂走。我去申請覆核時,那位老師說你平時的成績就是E,別覆核了。我說,我的老師是支持我覆核的。她無話可說,給我填表。我看到她真的給我的平時分寫了E,就問她,這是平時分還是考mock的分?她說是預科兩年的成績。我說,那你一定搞錯了。我平時分很高分的,加上大考平均下來都有50多分。於是她又在一邊算我的成績。但後來有沒有改,我不清楚。這不是很離譜嗎?平均50多分的成績只是E嗎?中六一整年的通識是第一名,難道也只是E嗎?覆核後的通識成績再好也無法改變我現在的窘境,我只為拂U。拂U!拂U!拂U! 我兩年前同樣遭遇過類似的不可思議的事。兩年前,中文讀本是B,作文卻只有E。媽呀,原來我的作文水平僅僅達到一個中五學生的合格水平。這次中化拿了B,只是稍微挽回點面子。我很希望當年評我作文的人看到,你丫當年害的一個孩子,他的作文甚至中文其實都不是那麼糟糕。當然我其實更希望是A。我是很小氣的。 好了,成績匯報到此。 我的前途如何?我很迷茫。或許我這個英文很差的人,并不適合在一個國際大都會生存。我應該回到鄉下,每天放牛。不過,我還是有點打算的。我會去試樹仁。雖然我的英文死掉了,但據說樹仁以前也收過不少英文死掉的學生。當然,我不否認,今年的情況有所不同。樹仁已是名正言順的大學,而且贏得越來越多的考生報讀。一個英文死掉,而且連中史都死掉的人,一個看上去好像只考過中化和歷史的人,如何說服樹仁呢?其實,我沒啥信心。當然如果他們會看一下我平時的成績再做考慮,那我會信心大增。作為學生,我是很希望教育改革的步伐快一點,早點革掉一試定生死的命。現在的校內評核是假改革,連教育局的人都不相信老師會做出公平合理的評分。所以通識老師也很失望地告訴我們,專題報告只要做完交上去就好了,對成績的影響微乎其微。 今天我是一點多鐘到達樹仁,已經沒有籌碼了。拿了表,明天趕早再交。很多老師一直在鼓勵我,告訴我天無絕人之路。方老師和馬老師給我提供了很多幫助,我真是感激不盡。但我覺得那只是鼓勵而已。事實上呢?也許我真的只能去找工作面對社會了,然後拿著5000元上下的月薪過平凡的一生。 我也考慮了副學士。有朋友說,如果你讀完兩年副學士還是升不上大學,那你怎麼辦?我說,沒甚麼怎麼辦,那證明我的確不適合讀書,徹底死心。想一想,其實可悲得很,我原來的夢想是走學術的路,因為我討厭面對社會上各種復雜的人際關系。我不急著找暑期工,原因亦在於此。 我媽打電話來,問我有沒有考上中大。我說沒有。我不會向他們告知我的成績(但他們總是可以偷偷知道我的很多事情),不是因為怕他們失望,而是因為我不需要他們關心。他們只關心結果,不關心過程。這一整年,是誰不但不給予支持而且還一直在騷擾我的學習?「沒用的兒子」最早是出自我父親口中,最近也從我母親口中跑出來了。他們早就認定了這個兒子是沒用的,所以我一點也不怕他們失望。 順便一說。之前謝師宴,我碰了一位同學的頭髮,這位同學很不滿地向我發脾氣。但是她不僅碰過我的頭髮,還對我的頭髮亂搞一通。同學呀,你沒想過有一天我也搞一下你的頭髮你會發這麼大脾氣吧?昨天一塊吃火鍋,我發揮愛講冷笑話的本性,她又很不滿地說我無聊。你覺得無聊的別他媽和我一塊吃火鍋嘛,你他媽把耳朵塞上嘛。今天我的成績很糟糕,我只是自嘲一下,她又要對我表示很不滿。同學,不如這樣吧,以後您別和我說話,我說話您也別理。你那麼高貴,應該你避我,不是我避你。感謝你和考評局一起給與我沉重打擊。 [tags]高考[/tags] Technorati : 高考

蕭邦的夜壺 0

蕭邦的夜壺

從城門谷運動場爬上去呂明才中學,會這樣做的人大概有三種,一種是腳力太好把球從運動場踢出去逼不得已要上去撿球的,一種是真的吃飽了想散散步的,還有一種就像我這樣,被傻逼的。 我爬上去後,大汗淋漓,可謂「出師未捷身先死」。 由於我當時已經遲到,在入口隨便看到AL考生請上6樓的牌子,就馬上飛奔到六樓,然後我發現了一件很重要的事。6樓只有一位校工在打掃,莫非這次oral也要考情景題?經過兩次問路,我知道我的考場在4樓。在這個考場,遇到了爆光同學。我和他真是有緣,兩年前在普通話口試考場也曾與他相遇。如此佳緣,不結婚真是大大的浪費。 在高考的蕓蕓考生之中,如我英語水平之低者恐怕不多。所以今天能和我一組的人,都是平時行善多,積回來的德。很顯然,這次英語oral對於我來說真的是”U” English。我一開始傻逼到連”pollution”都說成”population”,然後group discussion我說了兩句而已,而且連我自己也不知道在說甚麼,這樣都不U,考官就實在對不起其他考生了。老實說,無論中英,我其實都不太喜歡說話,而英語之糟糕更難以言表,所以死是預料中事,問題只是怎樣死。 誰為我彈奏蕭邦的夜壺? 一群嗜血的螞蟻 被腐肉所吸引我面無表情 看孤獨的風景失去你 愛恨開始分明失去你 還有甚麼事好關心 今天剛好又收到中大歷史系寄來的資料。中大歷史系是我最想進的系,但現在可以說拜拜了。理想,從今天開始也已經成為歷史,不會成為我的未來。 考完出來,我還裝得很大方,對其他三位考生說,你們遇到我,真是太幸運了。有一位男考生對我說,你的口音怎麼那麼怪?雖然我也想問他口音怎麼那麼怪,但我發現這個問題根本不是他能回答的。 也許「面朝大海,春暖花開」會很不錯,從此不要再有甚麼野心。 [tag]高考[/tag] Technorati : 高考

你不懂膀胱的傷悲 0

你不懂膀胱的傷悲

在《非人》一文,我曾將中史、歷史和通識三科的考試時間列出來比較,大家一看便可明白通識的考試時間是不合理的。但我不明白的是,考評局的人為何不明白。為此,我的膀胱都忍不住暗罵幾句”too simple”、”always naive”。 前天先考人際關係,考核內容包括忍尿。還剩半個小時,我就已尿急得不行,幾近崩潰,但所剩時間無幾,我根本無法抽出時間去如廁,除非我可以當場把膀胱拆出來,由它獨自跑到廁所去完成,或者把右手留下來繼續答題,只帶上左手去。結果時間還是不夠,有半題10分沒有動過。如果可以增加三十分鐘,像中史和歷史的時間一樣,那我不僅可以順利完成剩下的半題,還可以悠哉悠哉去廁所小解,並像曾特首那樣在路上吹吹口哨。 今年的題型似乎有變。平時我們練習的題目都是第一小題分析題,第二小題評論題。但今年評論題變成情景題,就是依照資料的情景提出自己的建議。其實評論題也必然包含有建議。但我對這種變化倒沒有意見,反而覺得似乎更切合人際關係的主題,拿人際關係來評論比較像八公八婆對別人的事指手劃腳;而且通識一科最可貴的精神就應該在變上面。還有別的變化。以前是一道必答題,今年是三道必答題。看得出,這是考評局為了更方便比較學生的高下。如果不是怕別人批評倒退,我猜,考評局可能會把四道題都變成必答題。 在人際關係部分碰到一題是關於「公民意識」的。我覺得公民意識應該歸到香港研究范圍。人際關係所研究的應是人與人,比較微觀,而香港研究則涉及社會整體,比較宏觀,這是我的理解。根據我的理解,公民意識是一個宏觀的話題,是屬於社會層面的。但不可否定,考生怎麼想是不重要的。 至於今天的香港研究部分,時間當然仍是不夠。不同的是,這次我的膀胱沒有表示不滿。時間的問題,并不是我個人的問題。據我了解,同一個考場的十個同班同學里,真正夠時間完成的幾乎沒有。如果誰覺得我所說的只是為了表達我個人的不滿,那你不妨親自去調查一下。 歸根到底,原因在於,考評局那些坐在辦公室享受冷氣的官員們不懂膀胱的傷悲。好了,這是筆試部分的最後一天,再過兩天把UE oral也考完,我們又可以做回人。有機會,多做愛。沒機會,多爭取。目標鎖定在那些和我一樣高考遇到挫折的女生。 [tags]高考,通識[/tags] Technorati : 通識, 高考

懵懂少女之兜圈事 0

懵懂少女之兜圈事

中史砸了,高考死了,但還是要苦中作樂。 兜圈事一: 早上上了去梁省德的小巴,遇見了娜同學。 我問,在哪考? 她說,梁省德。 我說,我也是。 當時我太心花怒放了,因為……因為可以跟著她去梁省德,那就不用怕迷路了。 我查了中原地圖,原以為是過了隧道便下車。但是過了隧道,娜同學還沒下車。我心裡暗暗慶幸,這次幸好有娜同學,要不然就下錯車了。 直到又轉了一個彎,有人下車,但娜同學還是沒有下車的打算。 我起疑了,於是問她,梁省德在哪下車啊。 她說,總站。 此時,司機插話:梁省德已經過了。 天吶。我和娜同學只好趕緊下車。此時坐在我身邊的一位陌生人說,原來你們也是在梁省德考啊。說完也跟著我們下車了。 兜圈事二: 中午去哪裡吃是一個問題。瘦雞說,她曾在這一帶吃過飯,知道有一間餐廳菜色不錯,但是她忘了在哪裡。 於是我和娜同學就開始愚蠢地跟著瘦雞兜圈子。最後無可奈何,只好找了個人問附近的餐廳在哪裡。那人指了指遠處。 我對她們說,我們不是剛從那邊下樓然後從下面兜過來再上來這裡的嗎? [tag]高考[/tag]

大學之門已關閉 2

大學之門已關閉

先讓我自夸一下:中六兩次大考,我的中史成績都排在班上第二,加上平時分就是第一。中七的平時分比中六時還有些許的提高。所以我一直以為,中史高考坐D望C應無問題。直到考完mock,我的信心動搖了。到了今天中午,合格成為了我的最高目標。 中午的時候和瘦雞、娜同學一起吃飯。她們都靜下心來溫書,把史一點點裝進自己的腦袋。可我卻一腦子的屎。以前溫過的已經忘記,沒有溫過的仍一片空白。我突然有種沖動想放棄,回家睡覺去。就像我以前在大陸經常逃學那樣。可我的退路在哪里。以前我不想退路,結果我的退路就是來香港重新來過。現在我想著退路,但已經沒有退路。 高考已進行一個多月了,到了中午還是沒有胃口吃東西。但還是勉勉強強吃了午餐,吃了之後更想嘔。就算我考得很好又如何,以我這種心理素質,我覺得自己很失敗。因為高考而沒胃口,這事情太沒性格了。 高考已完成了大半,今天是我第一次感覺到如此痛苦。考UE時,也很絕望,但未至於痛苦,總以為還有扳回來的可能。下午我就這么痛苦地回到了考場,坐下。梁省德中學禮堂的冷氣比上午更加冷了,這是真的,不是心理問題。風口直對著我,把我的左耳吹得通紅。我沒有向考官投訴,就讓它這么一直吹著。 我那裝滿屎的腦袋很快被吹醒了。吹醒了也沒用,我的腦袋里關于中國歷史的資料還是幾乎一片空白。考官叫我們檢查試題時,我打開,然後發呆,一直沒把試題合上,也沒人走過來說我。然後我又突然醒了,把試題合上。 第一部分的經濟史,只有一題是我們學校有教的,但我沒有溫。於是我跳過去,放到最後來做。其它部分沒有第一部分糟糕,但也差不多。最後回去做經濟史,我沒有選教過的明代一條鞭。我對一條鞭印象全無,只想到三鞭酒。我選了一道老師沒有講過而我也沒接觸過的題目,因為我覺得還能吹出點什么東西來。我居然真吹了四個點出來,真不賴。事實上,中午時,瘦雞還和我借一條鞭的筆記,我說沒有帶,然後給她一本書,也有一條鞭的。命運就這樣和我插肩而過。 在UE的考場,我覺得在場的每個人都比我強。今天,我又有了這種感覺。這次的中史考得比mock還要差。這是一門AL的科目。中史死了,整個高考就已經死了。就讓它這么死著吧,我發誓我不會重考中史,永遠不會。并不是有了心理陰影,而是我真的不喜歡目前這個制度下的中史教育。我只是在做一臺背書的工具,什么東西也沒學到。同樣是關於中國的,中化卻讓我學到很多,而我也不用像一臺機器那樣,把屎不斷灌進自己的腦袋,然後再從筆端排放出來–一天排放兩次,共六個小時。 我感謝那些曾經在blog上面或者在現實中鼓勵過我和看得起我的人。這個大家都看不起大家,只看得起偶像的時代,要看得起一個人,甚至陌生人,那是多么難能可貴。對不起,我讓你們失望了–當然我們也許素未謀面,說不上希望這回事。我希望,一個只有中七學歷沒有特長沒有工作經驗的人也能找到工作養活自己。我希望,明年這個時間,我的高考死亡一周年,我不會是一個雙失青年。我更希望,不要成為小奧所說的那種滿大街都有的人,因為我連成為那種人的資格也沒有。 不知香港的歷史上有沒有一個會考20分或以上的人到了高考卻一敗涂地的。如果沒有,那真好,我是第一個,第一個吃螃蟹被螃蟹咬到小弟弟的人。 [tags]高考,中史[/tags] Technorati : 中史, 高考

公開的秘密 1

公開的秘密

前些天,歷史科黃元淵老師打電話來,問我溫書的進度。 我說,快溫完中國史,只剩下日本史了。我的語氣堅定而有力量,沒有半點玩世不恭的意思。 昨天古詩同學也打電話來,主要是問我歷史在哪兒考。 我說,是鐘榮光紀念中學。 古詩告訴我,她也是。除了她還有雞和伊蓮娜。我是十分驚喜,因為考到第三科,總算有認識的人同一個考場了。 然後不免聊起溫書進度,難免說起老師的來電。老師當然不是只關心我一個,雖然歷史班的同學時常以為黃老師只偏愛我一個。要是被八卦雜志聽到了多不好,準會變成師生同志了。 關于我的溫書進度,事情的真相是:老師打電話給我那天,中國史的確快要溫完了。但這也是我唯一的進度,其他史就好像我喜歡的諸位女性,我連碰也沒碰過。我以為中國史應該很快就溫完了吧,可事實是直到昨天才算正式溫完。也就是說,直到考試前一天,我的準備程度頂多只有四分之一。我在這里向祖國坦白,向黨和人民坦白,最主要是向黃老師坦白。希望老師能原諒我的懶惰,給我機會重新做牛。 老實說,昨天我是緊張死了。我可以死在英語上,但決不能死在歷史上,正如我可以被泰森打死,但決不能被豆腐打死。歷史裙下死,做鬼都羞恥。今天考完上午的歐洲史後,我也向另三人坦白,我最怕的一件事是,考得太差,丟人。這是我這幾天做夢的關鍵所在。如果有一天我的身體雞能嚴重退化,出現百年一遇的楊偉現象,我希望用愛面子這一點來證明自己其實仍是一個男人。 關于歷史,我已有相當一段時間沒有做過思考,這幾天同學打電話問我問題,我也只是簡單作答,有一些我也實在不會,羞死人。所以我深知我的備考情況十分糟糕。同學們以為我每次說沒溫書都是假話,但我每次說的都是實話。可又因為我說的是實話,同學們又難免覺得我在吹噓自己。很多時候我還真是無心吹噓,難道我本性如此?比如,我前面說我已有一時間沒思考歷史,所謂的思考并非學者似的思考,而是學生的思考,但是可能就讓人誤會我在故作高深。我是故作高考,行不?我他媽就是一個為高考幾乎精盡人亡的學生,哪有空做什么高深的思考。 昨天晚上喝了點茶,精神倍好。我就這么一邊看《奪命真功夫》,一邊看歷史筆記。《奪命真功夫》完了,我還一直在看筆記,直至深夜3點。到此為止,我總共溫了中國史、意大利統一和維也納會議,還不到全部筆記的一半。上床睡覺,居然很快入睡,茶的效果到哪去了? 睡了三個小時,早上再匆匆看了德意志統一和一部分的第一次世界大戰,實在看不下去了。不過總比考mock時的情況要好。因為考mock時我誤以為先考亞洲史,結果在對歐洲史毫無準備之下作答歐洲史。不磨刀就上戰場的,也算是個勇夫,不過是莽夫之勇。 這次作答歐洲史DBQ之時,我在同一版面上作答兩小題。我發覺這可能出錯了,所以涂了再抄一遍。其實我不太清楚規矩,不知道可否將兩小節在同一版面作答。試後問人,把她們嚇了一跳。她們說是可以的,而且她們都這樣做。但我也算是小心駛得萬年船吧。我是最討厭一些沒有必要的規矩的,但有時候反而是更怕栽在這些規矩上面,甚至把沒有的規矩套在自己身上。奴性乎? 這么抄寫一邊,也浪費了一點時間。然後寫完第一道essay,我又上了趟廁所進行生理減壓,又浪費了一點時間。我真是一名優秀的time killer,請組織頒發獎狀,以資鼓勵。萬幸的是,我剛好在限定時間內趕完了第二道essay。不敢保證我寫得全對,也不敢保證我寫得足夠,但至少也算是完成了。順便一提,考試前有一個小插曲。我看準考證跳行了,坐錯了位置。當時我正坐在91號,不知在想些什么,可能在想有沒有女人此時此刻在想我,可能也不是。突然就真有一女人出現在我眼前,準確來說是一女考生。她問,這是91嗎。我意識到我坐錯地方了,看了一下準考證,然後趕緊收拾東西挪窩。由於我向來有順手牽羊的好習慣,所以那桌上的電腦條碼和答題簿差點被我帶走,幸好有旁邊小女生的提醒。 她說,那是她的。 我一身冷汗。 如果我想牽豆腐或者其他女孩的手。我把手伸過去,然後她說,手是她的。我一定不止一身冷汗,而是挖個洞埋了自己。 四人中午在葵芳的一小公園里吃面包。真難吃。雖然我還有日本史沒看,但實在沒什么心思看,主要聊天。她們問我,你認為誰誰誰會喜歡誰誰誰嗎?我說,可能會。然後補充,誰誰誰可能喜歡的人不少,就像我一樣。然後伊蓮娜就幫我數這兩年喜歡過的女同學。其實不多,也就三個。和櫻木同學一百多次的失戀記錄相比,我仍需加倍努力。 下午的考試就沒什么好說了。只是看到右前方有一同學似乎被題目難住了,我很是竊喜。有同學上廁所,我又竊喜,這家伙又少了時間了。基本上,我就像一個傻逼。所以我說沒什么好說,但還是說了。 總體而言,這份試卷屬于中等難度,主要是DBQ後面的題目較難,一大堆凌亂的數據堆在框框里。我懷疑這是出給經濟或者會計科同學做的。其他考生也應該覺得難,所以我不是太擔心。好說歹說,我會考歷史也是拿過火箭的。這次我不敢說我能再摸到火箭,但是請至少也給個維他命C吧。老師剛才又打電話來關心。我說應能拿C。這次沒有騙他了,上次也是善意的謊言。但是文科的考試真是很難說,考試這件事本來就是很靠運氣的。我會考能拿火箭,可能也是因為運氣好。運氣一來,就如流氓學武術,擋也擋不住。 如果你說一分耕耘,一分收獲,我這自大加懶惰的家伙不配拿高分,那么我只好告訴你,其實我平時讀歷史還是花了功夫的,都是奪維他命真功夫來的。我只是討厭考試而已。這都是如假包換的大實話。能坐在高考考場的皆非泛泛之輩,連雞同學都是有神雞力量庇護的。地球人全知道。 [tags]高考,歷史[/tags] Technorati : 歷史, 高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