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顯示卡

悶熱的夏天 2

悶熱的夏天

又過了一年,電腦又開始承受不住這樣的夏天。 今天上午,開機到windows,畫面定住不動,然後重開,問題重複。估計是顯卡的問題。 打遊戲是必死的,所以我痛下決心這個夏天不玩遊戲了,要玩就玩自己的小雞雞,開電腦就只是聽聽歌看看書,可他媽的現在連機也開不了。這顯卡有個風扇,還自帶八個散熱片,居然就受不了了。你看吧,又跟八字有關,這個不平凡的2008年。 決定拆下顯卡來看看。當然我能做的就只是清潔,而不會變魔法把它變好。那風扇是積了不少污垢,但仍運轉順暢,於是想把風扇拆下來看看GPU有沒有塵,或者加點散熱膏也好,可是那風扇很難拆,有兩個扣穩穩扣在顯卡上。經歷一番艱難的解扣動作而不成之後,我一怒之下把其中一個扣給剪掉了,這不像解女朋友的胸圍,你解不開時,女朋友會自解–如果女友撒嬌說非要由我解不可,我同樣會一怒之下把胸圍溫柔地減開的。回頭根據她的胸部大小,我再縫製一個胸圍給她,把扣設計成只有我才能解開。 一開始覺得這倆扣是無關緊要的,因為還有四顆螺絲釘。但當我把塑料扣剪掉後才發現,這風扇就靠這倆扣固定,那四個螺絲釘都不是連接顯卡和風扇的。還好,我把塑料扣上的彈簧拿掉,扣回去依然能起到固定作用。 風扇難拆,而相反的是,在我把顯卡裝回主板時,有一塊散熱片居然輕易掉落了。命運弄人莫過於此。 到街上買了散熱膏,加了點到GPU上,能開機了,但也不知道能挺多久。那顯卡真是熱得要命,歡迎各位朋友拿一藍雞蛋上我家煮雞蛋。咱煮蛋論英雄。 這悶熱的夏天,只有裸體的電腦主機,沒有裸體的女人。 順便一說:今天薯麥同學放我飛機。 [tags]顯示卡,電腦[/tags] Technorati : 電腦, 顯示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