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韓寒

3

韓寒背後的團隊

團隊式寫作在「純真」的中國人心中,仍然是非常骯髒的,在香港則見怪不怪,因為香港報刊上的所謂「專欄作家」不少都是團隊運作。

4

韓寒是怎麼練成的

  按照韓寒自己的說法,他是不怎麼把入圍時代雜誌之全球最具影響力人物放在心上的。但外界對他的看法,這件事顯然可以看作是一個分水嶺:在此之前,韓寒只是一個現象,提提則已不足一談;在此之後,韓寒已不再是現象,而是一位成功人士了。於是就有人出來要分析,為甚麼大中華地區只有中國大陸能出一個韓寒,香港台灣不能。評論通常都把韓寒的成功歸於大環境,這種永遠正確無誤的結論得來容易,其實就是「時勢造英雄」這種陳腔濫調的變奏。而且要說中國大陸和香港、台灣有甚麼不同,腦子也不用動一動,誰都明白最大的不同就是環境的不同嘛。那些強調韓寒的勇氣的人,分析的著眼點也並不在於韓寒本身,而是大環境如何。這些看法大多隱含著這樣一種想法:沒有了大環境,韓寒就是個屁。 那些看法包括甚麼「庸眾的勝利」啦、「時代的悲哀」啦,坦白講,我對這些看法是反感的。這些看法裡,韓寒始終不是一個獨立的人,他沒有自己的奮鬥,然後就被「庸眾」、「時代」推上了浪尖。韓寒其實有很多與眾不同之處,或者說出眾的地方,比如幽默、聰明、帥,而且都不是一般水平的幽默、聰明和帥,一個男人同時集這麼幾種品質於一身,只要不自甘墮落自毀前程,放到哪裡都會是個人物。我要說的就是,韓寒的成功是很多因素造成的結果,有外因也有內因但主要還是內因--當然這也不是甚麼新鮮的看法。如果你也幽默,但你卻沒能像他那樣成功,不用心理不平衡,因為你可能沒有人家帥;如果你比他更聰明,但是你依然沒能像他那樣成功,也不用忿忿不平,在別的地方總有你的用武之地;如果你比他帥,但是你也沒能像他那樣受人景仰,那一定是你除了帥之外在其他方面諸如智商上欠缺了甚麼。一個既反叛又有才華還要有外貌的人,這世上是少之又少的,要是遍地都是也就沒人稀罕了。「流氓會武術」用來形容韓寒並不太對,但是說「帥哥會寫書,誰也擋不住」一定沒錯--對了,他還會開車呢。 韓寒說他不是第二個魯迅,這話一點也沒錯。所以也不會有第二個韓寒,大陸不會有,香港台灣不會有,美國北韓也不會有。其實同樣的問題可以放在很多人身上,比如為甚麼香港台灣沒能出個王小波,為甚麼中國沒能出現一個貝多芬,為甚麼香港沒能出現一個李敖,諸如此類。每個真正成功的人都是在努力做自己,這就是他們成功的最大原因。就是因為有很多人其實很想成為韓寒第二、王小波第二(或者王小波門下走狗),所以世上最多的永遠是庸才。 韓寒的成功恰恰不是庸眾的勝利,而是在說明著庸眾的失敗。 (其實我不想寫太多韓寒,但沒辦法,我也只是構成庸眾的其中一個普通人。)

9

算是把獨唱團看完了

《獨唱團》,這個名字聽起來就很有趣,獨唱還能叫團,這是一種何等牛逼的氣概啊。在香港書展上聽韓寒說,這個名字他原來是想用在自己的小說上的。當然,靠著這三個字還不至於能讓一本雜誌賣上一百多萬本,這本雜誌最重要的品牌價值其實比那三個字還要更少一點,兩個字--韓寒。但是作為一個香港人,我先不說韓寒,先說說兩個香港人在《獨唱團》上唱得怎麼樣。

一個兩次成為現象的人 1

一個兩次成為現象的人

一個人成為一個現象其實不是甚麼好事,現象就是說這個人經不住時間的考驗,就是一過眼雲煙。但是一個人若能兩次成為現象,那恐怕就不是一種現象了,好比一個人若一生都在踩狗屎,就不能用運氣不好來解釋--踩狗屎已是他必然的命運。誰能夠在一生中兩次成為現象?不一定只有一個,但韓寒肯定是一個。 看了魏武揮《韓寒及韓寒現象》,時光彷彿回到很多年前韓寒第一次成為現象的時候,他坐在CCAV的節目現場,被一群人輪著教訓(節目錄像最近在網上流出,曾引致一時熱議)。很多年後的今天,不知怎的,韓寒再次成為現象,但這篇《韓寒及韓寒現象》和當年對韓寒的批評相比卻沒什麼長進,只是又一次改頭換面而已。和當年很多人連韓寒的書都沒看過就亂評一通一樣,魏武揮連韓寒是甚麼人都還沒弄清楚。甚麼韓寒最初成名是靠和郭敬明筆戰,他倆根本從未筆戰過,偶爾通過媒體隔空鬥嘴倒是有的,但那些都只是人們茶餘飯後的談資而已,不是甚麼讓韓寒成名的大事件。後來有人告訴魏武揮連基本事實都搞錯了,魏武揮辯稱不是致命錯誤。但無論如何這肯定就是一個笑料了。 魏武揮非常強調勇氣對於韓寒成名的作用。在一個言論不自由的國家,有說真話的勇氣當然是值得一再讚揚的好品質,但是魏武揮的強調只是想說明韓寒除了勇氣之外就沒什麼大不了的了。韓寒其他方面的品質,魏武揮視而不見。一場從未發生過的韓郭筆戰出現在魏武揮的筆下,被人點出是謬誤之後,魏武揮仍能面不改色,這也是一種有勇氣的表現,如果勇氣足夠成就今天的韓寒,為甚麼沒能成就魏武揮? 最為好笑的是,魏武揮對韓寒現象大為不屑,自己卻在為其添磚加瓦。 (另外,因為《韓寒及韓寒現象》寫得「不深邃」,另推薦一篇給有興趣者讀:http://ohmymedia.com/2010/02/09/1113/ ) [tags]韓寒[/tags]

陳牛與黑社會的關係 1

陳牛與黑社會的關係

1,陳牛多次冷嘲熱諷香港警察,具有重大嫌疑。 2,陳牛曾自稱是三合會成員,亦曾暗示自己與14k有關。 3,中山學會是研究孫中山的學會,孫中山當年是洪門幫主。陳牛曾獲得該學會徵文比賽獎項。 以上事實都來自互聯網,有據可查,至於桌面下,大家看不到的,只能想像了。 陳牛的粉絲多半是涉世未深的青少年,極易被蠱惑。你們要警惕。 (注:此文向世上所有故作客觀的偉大的陰毛論者致敬,同時亦向<舒克貝塔斯曼、韓寒、芙蓉樹下的關係>一文的作者鞠360度的躬。) [tags]黑社會,韓寒,陰毛論[/tags] Technorati : 陰毛論, 韓寒, 黑社會

韓寒又“惹禍”了 2

韓寒又“惹禍”了

這次他轟的是現代詩歌和詩人。其實這不是他第一次砲轟現代詩歌和詩人,只是這一次在blog上,更容易引起對罵互咬。新浪最願意看到其上面的明星blogger引起風波,所以新浪才能一直這麽浪。 韓寒這次的看法,我並不同意,但我更不能同意的是批評他的人,比如一個叫東籬的人。 1,又扯回到白燁事件上。扯回白燁事件也可以,但又堅決避開白燁的問題,只咬住韓寒講粗口問題不放。東籬先生用一句「淺薄小兒」來形容韓寒,又何嘗不是人身攻擊?而白燁的問題,其討論價值竟然連粗口都不如,難怪中國大陸的文壇越來越怪異。 2,扯到古代詩歌上。韓寒批評的是現代詩歌和詩人,但對古詩卻很有讚賞的意思。其實韓寒批評現代詩歌的一個重點就是,現代詩失去了古詩的韻味。但這個叫東籬的人邏輯卻很有問題,他認爲,中國是詩的國度,所以現代詩就有存在的價值。但問題是,中國之所以是詩的國度,不是因爲現代詩,而是因爲古詩。古詩有價值不代表現代詩也有價值。 還有一個叫做沈浩波的詩人,他將熱愛惡搞的人們和批評現代詩及其本人的人都形容為”愚民”。這只讓我感受到這是一個高高在上卻令人可悲的詩人。誰相信心胸如此狹窄的詩人能寫出好詩?更可悲的是,沈浩波大詩人,一邊在痛批惡搞,另一邊卻自己也積極惡搞,還承認自己不是在講道理。 我幾乎相信一點,李白如果見到有人批評他的詩,他不會用”淺薄小兒”、”愚民”之類的字眼來還擊。用這樣的字眼進行還擊的所謂”詩人”,正正暴露了其缺乏詩人的詩情和氣度。 也許韓寒並不想炒作這些事情,但總是被新浪拿來炒作。如果韓寒希望擺脫人們對他熱愛炒作的猜測,那他應該儘早離開新浪。 無論是現代詩還是古詩,我熱愛真正的詩人和真正的詩歌。沈浩波這樣的詩人,在我心目中永遠不會進入”真正的詩人”行列。 [tags]現代詩,詩人,文壇,韓寒[/tags] Technorati : 文壇, 現代詩, 詩人, 韓寒 Ice Rocket : 文壇, 新浪, 現代詩, 詩人, 韓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