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非法傳銷

我在那裏度過了一個下午 1

我在那裏度過了一個下午

之前我只知道DHL是物流速遞公司,DCH是和宜合道的一家汽車公司,而並不知道DCHL是何物。不過今天算知道了,而且和它發生了某种關係。 事情是這樣的。前兩天意外地收到中四中五兩年的同學”趙敏”(此非真名)的來電,閒聊了一陣。我所奇怪的是,我和趙敏同學交情本來很一般,怎會突然打電話給我?第二天我又收到她的電話。她問我星期四有無空。我說,應該有,幹什麽。她說,可不可以來銅鑼灣一趟,她在銅鑼灣工作。我答,如果有空就沒所謂,但是能不能告訴我是什麽事。她說,到時就會知道了。 中間有點小插曲。比利昨天打電話約我看電影。我答應了他。如果不是後來比利說約不到其他人,那麽我今天肯定不會去銅鑼灣,而是跟我的朋友們在一起看電影。假如我是一個易上當的笨蛋,那比利約我去看電影就可能救我一命。但是救得一時,救不了一世,蠢蛋終究會被人騙。 今天葵涌這邊雖然下大雨,但我還是決定去,看趙敏同學葫蘆裏賣什麽葯。我遲到了。銅鑼灣好像並沒有下雨。等了十幾分鈡,趙敏從她的公司下來,問我爲何帶傘。我說,下雨了。 我問,你叫我來銅鑼灣幹什麽。 趙敏說,跟我來,你就知道了。我帶你去一個好地方。 她帶我乘電梯到一幢大廈的十四樓。那裏人滿爲患。趙敏告訴我,這是她的公司。我一頭霧水。她的公司関我什麽事啊? 她先帶我去一個地方,給我介紹照片裏她的公司總裁。我對她的總裁根本沒什麽興趣,當然如果那是一名美女,情況會有所不同,但事實上不是。我眼觀八方,心中的疑惑開始慢慢解開。 我對趙敏說,這裡爲什麽這麽熱鬧,你不要告訴我你是帶我來种金的。 她沒有回答我,而是糾正我的發音錯了。然後她想帶我進去裏面的會場。保安要檢查身份證,本人未滿18嵗,被拒。然後她只好在外面給我介紹她的上司,一個很不漂亮的女人,我禮貌地和對方握手。這個女人很奇怪地問我,讀理科還是文科。我說是文科。接下來,她的上司A女便對我開始了一場漫長的狂轟濫炸。 A女先問我一個問題,你覺得室外空氣差,還是室内空氣差。 我估計到她需要的答案應該是室内的空氣差,但我和她兜圈子。我說,要看不同的環境。如果是一般工廠和一般室外比,那就是室内空氣差一點;如果是家裏和街上比,就是家裏空氣好一點。 她說,那如果是這裡和外面街上比呢。 我說,一樣差。因爲都一樣多人。 她說,爲什麽? 我說,空氣本來不多,還要這麽多人分,當然差。 後來正如我所料,A女揭曉了她的答案,調查顯示是室内空氣差,猜不到吧。 我心里暗笑幾聲,跟我玩神秘呢,早猜到了。我對她說,这並不奇怪啊。 然後A女指著一瓶類似香水的東西問我,知道這是什麽嗎? 我說,不知道。 她說,猜猜看,猜錯也沒關係的。 我鼓起勇氣,答,香水吧。事實上我知道世界上沒有這麽大瓶的香水。 她說,不是,這是她公司的產品。說完,她揭開蓋子,點燃了它。 A女開始向我介紹她的公司。那”香水”燃燒了一會,A女蓋滅了它,叫我把手放到上面去。 我當時猶豫了一下,這東西不會有毒吧?但我還是按她的意思,把手放上去。我不是相信自己百毒不侵,而是深信就算我中毒了,她也不能從我身上得到什麽好處,除非她想得到我的貞操。 她問我,什麽感覺。我說,熱。她又叫我摸一下那瓶子,我照摸。我摸的時候,開始懷疑她下一步會不會叫我摸一下她的胸部。有一點是極爲肯定的,打死我也不摸。 她沒有叫我摸她的胸部,而是問我,什麽感覺。我說,不冷不熱。她說,很神奇吧,這就是她公司的專利產品。我說,不奇怪啊,好像用酒精燒,也不會熱。熱氣是往上升的,要是進了瓶子内面,早爆炸了。 她沒有想到一個文科生會這樣反駁她。她沒有辦法反駁我,只好轉移話題,繼續介紹她的公司和公司產品。 她說這產品的特點是,消菌、除異味、造氧和消解二手煙。我奇怪的是,燃燒需要氧氣,怎麽燃燒之後還能造氧。我沒有問她,但她似乎猜到我心中所想,試圖解答我的疑問。她列出一個方程式,一氧加二氧(即氧氣)生成三氧(即臭氧)。靠,我學過的化學知識雖然已經忘了七七八八了,但還不至於以爲 臭氧對人體有用。臭氧層可阻擋紫外綫,對地球有益,但對人體呼吸卻是有害無益的。這麽明顯的破綻,我無意揭穿她,這不是禮貌問題,而是我想知道這傢伙還有什麽伎倆沒有使出來。 至於消解二手煙,這是她所津津樂道的。但她只說好,而無法解釋二手煙含有什麽有害物質,她的產品怎樣消解這些物質。 講完產品特點,A女問我,這產品好不好。 我說,對於我來説沒什麽用。 A女無奈,說,不要說對你有無用,而是這產品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