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青海地震

6

我居然還有空為自己洗澡

看到馬來西亞人光良的遭遇,作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我感到自己罪孽深重,比光良要深重一百倍以上。我必須對自己在4月21號做過的事一一進行反省,才能緩解我不響應國家號召專心哀悼的罪惡。當然這樣還是不夠的,如果同胞們認為我應該拉出去槍斃一百次,我願意被槍斃一百零一次。好好反省是我現在唯一能做的事。 一,我今天起床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撒尿和刷牙,而不是默哀,我這還算是人嗎?究竟是我的牙齒重要還是玉樹重要?我對這一點認識不夠,所以一錯再錯,晚上又刷了第二次牙,等到我認識到我在今天是不應該刷牙的,為時已晚,亡羊不能補牙了。為了表示我的認罪態度,我乞求上天懲罰我下一次投胎做人一生出來就沒牙齒。 二,我刷牙的時候,心裡想著的是等一下吃什麼午餐,而不是想著玉樹災民,而且刷著刷著突然心情大好就吹了口哨,我這還算是人嗎? 三,我今天一如既往睡了懶覺,而且在夢裡也沒有掛念著玉樹災民,沒有為他們祈禱,而是和美女亂搞,我這還算是人嗎? 四,我吃的午餐,裡面有個蛋,這和舉國哀悼的氣氛很不協調。 五,我還照常上班,一心只顧著掙錢,我這還算是人嗎? 六,我沒有把網站變黑,在新浪微博上也沒有加上綠絲帶,我這還算是人嗎? 七,我今天的性慾也非常高漲,雖然最終因為沒有partner而沒有進行任何性娛樂活動,但性慾高漲已經反映出我只把「日」放在心上,沒有把「哀悼」也放在心上。我這還算是人嗎? 八,基於以上種種,我根本就不是人,是畜生。如果晚上我居然還有空為自己洗澡,那我還算是畜生嗎?成了畜生後,我開始有了做人的覺悟,我把本來應該在21號晚洗的澡推遲到22號凌晨才進行,我總算為哀悼日做了貢獻,為玉樹作了貢獻。黨會封殺我嗎?全國人民能原諒我嗎? 希望人們今天流的淚和吐的口水,對西南的旱情也有所幫助。我們曾經宣稱泱泱大國一人吐一口唾沫都能把歐美淹掉,如今若對西南的旱災也幫不上忙,面子上實在過不去。 [tags]青海地震,哀悼日[/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