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電腦

11

林燕妮是不是石丹理的馬甲?

石丹理,別以為你批上林燕妮的馬甲我就認不出你來。以前你說上網只要56k就夠了,現在你又說要考了牌才能上網。一個人姓甚麼甚麼常常是因為他祖先姓甚麼甚麼,但我認為石丹理姓石卻不一樣,這個姓有重要的意義隱藏其中--暗示他是生活在石器時代的人。所有生活在石器時代的人,都可統稱為石氏。

悶熱的夏天 2

悶熱的夏天

又過了一年,電腦又開始承受不住這樣的夏天。 今天上午,開機到windows,畫面定住不動,然後重開,問題重複。估計是顯卡的問題。 打遊戲是必死的,所以我痛下決心這個夏天不玩遊戲了,要玩就玩自己的小雞雞,開電腦就只是聽聽歌看看書,可他媽的現在連機也開不了。這顯卡有個風扇,還自帶八個散熱片,居然就受不了了。你看吧,又跟八字有關,這個不平凡的2008年。 決定拆下顯卡來看看。當然我能做的就只是清潔,而不會變魔法把它變好。那風扇是積了不少污垢,但仍運轉順暢,於是想把風扇拆下來看看GPU有沒有塵,或者加點散熱膏也好,可是那風扇很難拆,有兩個扣穩穩扣在顯卡上。經歷一番艱難的解扣動作而不成之後,我一怒之下把其中一個扣給剪掉了,這不像解女朋友的胸圍,你解不開時,女朋友會自解–如果女友撒嬌說非要由我解不可,我同樣會一怒之下把胸圍溫柔地減開的。回頭根據她的胸部大小,我再縫製一個胸圍給她,把扣設計成只有我才能解開。 一開始覺得這倆扣是無關緊要的,因為還有四顆螺絲釘。但當我把塑料扣剪掉後才發現,這風扇就靠這倆扣固定,那四個螺絲釘都不是連接顯卡和風扇的。還好,我把塑料扣上的彈簧拿掉,扣回去依然能起到固定作用。 風扇難拆,而相反的是,在我把顯卡裝回主板時,有一塊散熱片居然輕易掉落了。命運弄人莫過於此。 到街上買了散熱膏,加了點到GPU上,能開機了,但也不知道能挺多久。那顯卡真是熱得要命,歡迎各位朋友拿一藍雞蛋上我家煮雞蛋。咱煮蛋論英雄。 這悶熱的夏天,只有裸體的電腦主機,沒有裸體的女人。 順便一說:今天薯麥同學放我飛機。 [tags]顯示卡,電腦[/tags] Technorati : 電腦, 顯示卡

火之牛 0

火之牛

我的電腦今年一直存在這種情況:電源燈不斷地閃,開不了機,要等到它不閃了才能開機。後來我不願等,就讓電源插頭一直插著。可是昨天突然停電了。 等電恢復了,電源燈又開始閃,我等待著,一小時,兩小時……一天……我終於忍不住拆開機器來看,儘管我能做的只是擦擦灰塵。後來我只好打給好朋友比利求救。我已經快兩天沒上網了。兩天沒有網上不是問題,但是在一個有電腦的地方兩天沒有網上又沒有別的事可做,那就很有問題了。 隔著電話,比利無法確認是主板還是火牛出了問題。他先叫我拔出電池再裝回去試試。我照做,但毫無用處。比利已經大概地肯定是火牛出了問題。他有熟人是修電腦的,於是我叫他放工後帶我去。 其實,我對做電腦維修生意的人一直不信任,所以不到逼不得已不去。這有兩個原因,一是我對電腦部件知之甚少,二是曾有被騙的經驗。這經驗不是來自我自身,而是舅母帶著我那部在鄉下的電腦去修,被騙了。鄉下那部電腦存著很重要的東西,我把電腦交給舅母時囑託她不要給別人用。可後來她還是給別人用了,然後就壞掉了。舅母怕我生氣,就拿到城裡去修。等我回到鄉下,電腦已變了面目,當然外表是看不出來,尤其是對於舅母那種完全不懂電腦的人而言。我存在電腦裡的所有資料都已喪失。不幸中之萬幸是,我來香港前已把最重要的資料備份了一份,帶了來香港。這些資料容量並不大,一個磁碟就裝得下。而那張磁碟就是我帶來香港的唯一資產。 這次好在有比利,我才有膽量把電腦拿出去修。但是他放工後發現石籬商場原來有修電腦的。在那裡測試了一下,果然是火牛的問題,於是馬上買了個新的回去,自己裝,省下安裝費。 裝好新火牛,終於能開機了,進入windows卻發現電腦的時間錯了──時間回到了2002年,才想起下午時我曾把主板電池拿出來……我以前曾在blog說過顯示屏閃動的問題,記得有人告訴我可能是火牛的問題。但這次換了新火牛,顯示屏依舊閃。 都是牛,這個火牛真是把我累死了。 [tags]火牛,電腦[/tags] Technorati : 火牛, 電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