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電影

3

誰在焦慮--一篇藝評引發的爭論

在這次事件中,真正應該關注的是這篇文章是如何得到一等獎的,藝術發展局為何可以拿出這麼大筆錢來嘉獎藝評,而不是對文化藝術提供更多的資助?一篇3000字以下的藝評可以這麼容易拿到五萬元獎金,為何聲譽良好的本地文學雜誌《字花》卻難以申請到資助?重藝評而輕創作,如此本末倒置的推廣藝術之法,究竟是哪些渾蛋想出來的?

13

罵聲之於高皓正

奧巴馬有句話說得好:男人最怕入錯行。高皓正和林以諾兩人就有點身分錯位,前者其實適合搞宗教事務,但入了娛樂圈,後者其實適合搞娛樂事業,但進了宗教圈。兩人要是早點發掘到自己的強處,可能早十年就已轟動香江,現在兩人都卡在娛樂圈和宗教界之間,體位有點尷尬,一個有說教慾望的藝人,和一個有表演慾望的牧師,這種「二位一體」其實都挺麻煩的。

6

西方電影裡的中國

在過去很長很長一段時間裡,雖然中國的影迷主要依靠免費的方式接觸西方電影,但又常常被西方電影所傷害,因為出現在西方電影裡的中國,無不醜陋不堪,落後破爛:街上隨處亂走的動物,天上隨風飄揚的內衣褲。而且還有一個傳聞,就是中國的導演要想拿外國的電影獎,就必須把中國拍得又醜又破又窮才行。到了2012年,卻有兩部西方電影說了差不多一樣的台詞:未來在中國。

15

關於少年Pi,你想聽一個怎樣的故事

《少年Pi的奇幻漂流》(Life Of Pi)講了兩個不同版本的故事,一個殘忍,一個美麗,一個是動物兇猛版,一個是動物版,你想聽哪一個?

3

《偷戀隔離媽》影評:關於文學

文學的功能是甚麼?有的人說是陶冶情操,有的人說是政治宣傳,我卻認為,文學對於大多數人來說,其實和看八卦雜誌差不多,就是為了滿足偷窺的欲望,因為文學說的都是別人的故事,而我們對別人的故事非常感興趣。

12

《Zombie Ass》:最重口味的喪屍電影

喪屍和屎,對於許多人來說,分別列於世上最噁心物體的第一名和第二名,兩者一結合,拍成電影,卻可能極具吸引力,至少對於製作《Zombie Ass: Toilet of the Dead》這部電影的日本人來說是這樣的。我一向都說,只有日本人敢如此挑戰人類感官的極限。

7

《時凶獵殺》影評:殺手的覺悟

關於《時凶獵殺》(Looper)這部電影,也許你會和我一樣,想起一個關於時空旅行和流浪者的科幻小故事,我不知道編劇有沒有受到這個故事的啟發,也不知道有多少人還沒聽過這個經典的故事,就請讓我簡略地復述一下:

杜汶澤低俗喜劇騾子 22

《低俗喜劇》影評:沒有本土不本土,只有好看不好看

《低俗喜劇》正式公映前,杜汶澤在facebook說過一番話,他說香港人不是不支持本土電影,當有一部真正屬於本土的電影拍了出來,香港人還是很支持的。這番話還配上某戲院優先場滿座的截圖,一片紅色,似乎特別有說服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