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電影

三P行 0

三P行

豆腐一開始約我看《英女皇》的時候,我以為她只是約了我一個人,於是偷偷高興了幾天,幾日來對高考的恐懼和多年來的便秘一下子煙消雲散了。日盼夜盼,嘿嘿,下手的時機終於到了,看豆腐這次還能不能逃脫本大爺的手掌心。鴨子就快煮熟啦。 可是這鴨子煮著煮著,居然展翅高飛,向世界出發了。事情的真相是,豆腐還約了其他人,不過最終有空的只有家洛。如果非要說這三人中誰是第三者,我會說,豆腐是。天吶……我什麼時候從楊偉變成虛偽了。 新界牛多,怕嚇著了《英女皇》,所以她老人家不擺駕到新界,搞得我大老遠跑到旺角去看。看在我這份熱情上,伊麗莎白老奶奶是不是應該頒發點什麼榮譽(隨便一個伯爵什麼的便可)給我,但是千萬別給我受英國教育的機會,我怕我往後會以”受過英國教育“自居。 我們先去吃晚飯,看到有二P(person)情侶優惠套餐。操,為什麼就沒有三P情侶套餐。虧你還敢叫日本料理呢。 三個人,其實挺舒服。人太多的話,豆腐基本上沒空理我,再加上通常還有她的王子在。我們的關系是不是很復雜?其實故事的情節很簡單:男主角有很多女人,大約有十姐妹那麼多,女主角也有很多男人,大約有十兄弟那麼多,但結局都是男主角和女主角在一起。如果一切順利,還會生一個兒子出來,叫蕭十一郎。 《英女皇》其實挺好看的。你會發現英國的王室生活比中國的王室生活有趣多了。中國的皇帝一家就不會坐在一起看電視,想見個面打的都要幾分鐘,中國的皇宮他馬的實在太大了。中國的皇太后要是和英國的皇太后那麼幽默,中國皇帝的後宮一定會活潑很多,不會搞得像醋壇子一樣。說不定,英年早逝的帝王也會少一點。 扮演貝里雅、查爾斯的都很像貝里雅和查爾斯,我懷疑是邀請真人來演的。戴安娜簡直就是戴安娜,由於戴妃已不在人世,所以我懷疑是電腦特效。至于其他角色,由於我沒有看過真人,所以無法判斷。 《英女皇》中,最先令我叫好的是配樂。尤其是戴妃遇難那一場。配樂對電影的重要性不用我說了,配好了能帶動觀眾情緒,配不好,做愛也會變成殺豬。香港的電影不行,或者說中國的電影不行,問題會不會就出在配樂上。 看這片子,大家大概都在想一個問題,英女皇是不是一個無情的人?如果說她無情,那她為何為一頭公鹿的死流淚?如果說她有情,那她為何卻對戴安娜之死無動於衷?安排公鹿這一場,我猜不到導演的目的是為了說明英女皇的無情還是無奈。 我看到英國人因為戴妃之死而舉國哀悼、獻花甚至罵英女皇的時候,就在想,大陸會不會禁止放映《英女皇》?中國的統治者是最怕老百姓如此隆重悼念一個人的。英女皇大概也怕,但是和中國的統治者比起來就會可愛得多。不信,你去天安門廣場獻花看看。 說說其他角色。貝里雅是改革者,但卻又是現存制度最強力的支持者,兩面都討好,這麼狡猾的人怎麼會被布殊仔牽著鼻子走?英女皇的老公,就像深閨怨婦,對戴安娜怨言極多,我和豆腐都認為他是八婆。這說明,古今中外,皇者枕邊都會有八婆的。英女皇的老母,一個在等死又不乏幽默感的老太太,雖然也是個保守的老太太,不過和他的女婿比起來,怨言算少的了。查爾斯,一個沒有權勢的懦弱男人,老王子。 我愿做別人的八婆,但誰愿做我的女皇?如果圣賢說過,”三人行,必有我妻”,我會比較安慰。 [tags]英女皇,電影[/tags] Technorati : 英女皇, 電影

0

三峽好人,活在水下的底層人

必須先承認,我真沒看懂《三峽好人》想講什麼,男女主角是完全無關的人,但他們有共同點,兩人都是到奉節尋人。我可以說的是,必須留意它的細節。 1,那個找老公的女人特饑渴,老在喝水,裝水的時候也不裝多一點,一口喝完。晚上這女人熱了,表現的是另一方面的饑渴。 2,那座奇怪的建筑後來就升天了,宇宙飛船呀。 3,幾個穿白衣的人在廢墟上噴藥,殺蟲還是消毒? 4,廢墟的墻上還貼著獎狀。如果獎狀代表榮耀,那廢墟呢? 5,韓三名和那個最後去廣東打工的女人應該有一腿。 6,三個化妝成京劇(也許是川劇)人物的家伙在一起吃飯,有一個還在玩PSP。 7,有人在半空中行走。 8,拆房子的一天能掙50元,挖煤的更厲害,一天能掙200元。 這電影隱喻太多了。故事很簡單,中國常見的人和事,賈樟柯更像是一個詩人,而不是一個講故事的人。 [tags]三峽好人,電影,賈樟柯[/tags]

1

巴別塔:不幸源於無知

傳說,古時的人類沒有語言、種族之分,他們為了到達天堂而合作建造一座塔。上帝為了阻止人類,把人類分成不同的種族,操不同的語言。從此人類因失去了共同的語言而無法溝通,各分東西,建造通天塔的計劃也便就此擱置。那座沒有建起來的塔正是巴別塔,這個故事則記載在《圣經》裡。

電影界傻逼葉大鷹 0

電影界傻逼葉大鷹

許多人對《黃金甲》的不滿,是基於這部電影不好看,可以理解。但葉大鷹這個傻逼不是。他是以裝逼的態度,從道德上大罵《黃金甲》是”下了毒的大蛋糕”。 http://blog.sina.com.cn/u/4a6c42cf010007lt http://blog.sina.com.cn/u/4a6c42cf010007n7 看完這位傻逼的文章,電影工作者應該有所啓示,以後片子應該加上一句”葉大鷹與傻逼不宜觀賞”,免得葉大鷹的脆弱心靈受到踐踏。 中國的電影要是由葉大鷹來管,那中國近代”四大發明”之一的樣板戲便有希望了。同時,中國的電影也就沒希望了。 葉大鷹是誰?一名導演,他最重要的身份是,革命前輩葉挺的孫子。丫不是裝孫子,是真孫子,所以他傻逼得起。 [tags]葉大鷹,電影[/tags] Technorati : 葉大鷹, 電影

0

開始還是輪迴

對於電影《人類之子》(Children of Men)的喜愛,難以言表,但還是要說上兩句。都說《人類之子》是一部科幻電影。但將它與任何一部我看過的科幻電影相比,它都很不科幻。

無間道風雲,形似而神不似 2

無間道風雲,形似而神不似

僅看英文名《The departed》,是難以看出這就是《無間道》的美國版,但是《無間道》的片名其實也是它的精髓之一。這部電影不僅在名字上捉不到無間道的神韻,而且在整體上也只拍出了原作的形,沒有拍出原作的神。 《無間道風雲》的故事雖然經過改編,人物場景等等都有所不同,但並沒有脫離《無間道》本身的架構。此可謂為形似。而神不似則從命名上已可一見端倪。《無間道》精彩的地方在於人物内心的刻畫和感情的描寫,一些場景甚至已經成爲經典。但在《無間道風雲》裏,人物内心的煎熬不夠深刻、人物間的暗斗不夠緊張複雜,其中為人津津樂道的摩斯密碼設定也由手機取代。蘇哥連(Colin Sullivan)為避葛比利(Billy Costigan)的跟蹤而誤殺途人,遠沒有原作劉建明表現得沉穩,令人奇怪的是殺了人居然也沒事。原作裏,陳永仁與黃sir的關係事實上不止是上下級的關係,要不然黃sir之死不會讓陳永仁傷心成那個樣子,但在《無間道風雲》則只看到兩者是上下級的關係。由杜汶澤飾演的「強哥」(在無間道風雲裏叫什麽名字?)這麽經典的人物也變得可有可無,他的死雖然也有提到,但輕描淡寫不知所謂。 電影的結尾也太草率,全都死掉了,全都解脫了,哪裏有什麽無間地獄。原作劉建明在陳永仁死後可謂受盡精神折磨,最後自殺死亡,我認爲這是最好的處理方式,符合電影的主題。如果是時間不夠的緣故,那大可以安排女主角告訴胎兒不是他的。一個男人要是獲知自己女人肚子裏的孩子不是自己的,而是敵人的,那是多大的打擊。這種身份錯位,才是無間道嘛。 不過,美國人對此的評價很高。 [tags]無間道,電影[/tags]

0

天才的終結

是的,我又要寫天才了。但這次要寫的不是我本人,也不是現實中的任何人,而是《死亡筆記》。

1

地海傳説:丟他爸的臉了

想看《地海傳説》,除了因爲導演宮崎吾朗是宮崎駿之子,更重要的原因是它的海報看上去有宮崎駿的風格,我最初就是被它的色彩、魔法以及中世紀的歐洲風貌所吸引的。但是看過之後才發現這部電影除了保持宮崎駿的畫風之外,其他都與大師宮崎駿相差太遠。這部動畫,簡直有點悶。 宮崎駿動畫最吸引人之處是其無窮的想象力,《地海傳説》則相差甚遠。《地海傳説》所建構的世界太過於平平無奇,魔法不僅是很普通沒有特色的魔法,而且很少使用,大賢師有空卻忙著耕田種地,世界都快末日了,他還有心思干這些事。雖然說故事的背景就是魔法師的力量在下降,但魔法師也不應該這麽無能吧。到了結尾部分,惡巫師竟然變成了搞笑的小丑,嘴裏不停念叨著不想死,配音極似蠟筆小新。我幾乎看不到她有多少戰鬥力。通常認爲,不怕死的人才是最可怕的,所以惡巫不夠可怕。 故事說,世界失去了平衡,末日就要到來。但整個故事的氣氛則很不相符,除了一開始的暴風雨和兩龍惡鬥還有點樣子之外。整部電影看下來,只覺得販賣人口的問題很嚴重,吸毒真的有害身心,還真看不出世界就要走到末日了,難道這些就是所謂末日前最後的平靜?電影更關注的是王子阿倫的個人歷程,也就是他和心魔的鬥爭,但這些與世界末日無關。這情節看起來很像《哈爾移動城堡》裏魔法師哈爾尋找他失去了的心,但哈爾的地位和王子的地位畢竟很不相同。和我一起看電影的豆腐還說,惡巫拐騙王子的情節有《 獅子˙女巫˙魔衣櫥》的影子。 《地海傳説》最讓人難受的是説教太多,每個人物都滿嘴的大道理。有死才會有生的道理,在電影裏講了不下十次,而且只是故作深沉,並沒有實質的探討。看來看去,原來所謂的世界平衡就是有生且有死;有生而無死就破壞了世界平衡,使世界走向末日。電影裏沒有說到的讓我補充下去,那就是要計劃生育。 電影一開始講了兩龍惡鬥,引出人和龍的傳説:人和龍本屬於同一個世界,後來人選擇了海洋和陸地,龍選擇了天空,於是分成了兩個世界。但我始終看不出這個傳説與故事本身有多大關係,也沒有弄明白那兩條龍爲什麽而撕咬,不會是為爭奪雌龍吧?一開始以爲國王和那個看上去不太友善的王后會有些故事,結果那個國王被王子一刀刺死之後就沒有再出現過,王后也只是露了個小臉。所以我們始終不明白王子爲什麽有心魔,國王的那把魔法打造的佩劍帶有什麽特殊意義。如果說這把劍的功用只在於最後斬斷惡巫的手,那就真是把破劍。 我們只知道,最後世界恢復了和平,大賢師、王子以及會變身為龍的女孩都繼續農耕……魔法也許真的是沒有什麽用處,勞動才最光榮。豆腐還說,那些雲爲什麽總是灰色的,而且還不會動。我覺得拍個《地中海傳説》講述一個中年男人的故事會有趣得多。《地海傳説》原著據説是與《魔戒》並列的,並多次獲獎,不應該如此沉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