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雜誌

9

算是把獨唱團看完了

《獨唱團》,這個名字聽起來就很有趣,獨唱還能叫團,這是一種何等牛逼的氣概啊。在香港書展上聽韓寒說,這個名字他原來是想用在自己的小說上的。當然,靠著這三個字還不至於能讓一本雜誌賣上一百多萬本,這本雜誌最重要的品牌價值其實比那三個字還要更少一點,兩個字--韓寒。但是作為一個香港人,我先不說韓寒,先說說兩個香港人在《獨唱團》上唱得怎麼樣。

對電腦科的牢騷滿腹 3

對電腦科的牢騷滿腹

一開始我就對應用中文的電腦科沒什麼興趣。然而找了很久撇下這一科的方法,最後卻發現它至少會纏著我一年,除非我決定把交了的學費送給城大。 開學第一天的一切都應該因為新鮮而充滿吸引力,可是第一堂電腦科已經印證了我最初的看法───太無聊了。電腦科學的第一項技能是倉頡打字。和我以前聽到的論調完全一樣,電腦老師仍在強調倉頡打字是未來求職的重要技能,甚至是必不可少的。但奇怪的是,過去的暑假我在網上四處找工作時看到的大部分只是要求懂中文打字,而不會具體要求會哪一種。當然我無法否定,倉頡打字重碼少,有助於提高效率。但是要把倉頡輸入法練得像拼音輸入法一樣熟練,我要花多少功夫啊?我一直懷疑意義有多大,以及我是否真的能把倉頡輸入法練到可以取代拼音輸入法的程度。所以是否要學倉頡輸入法,我覺得是因人而異。 學完了倉頡輸入法後有個實戰小測,占總成績的十分。最後大概有三四個同學得了鴨蛋一個,其中我是輸入字數最少的一個,三分鐘不到十個字,破紀錄的新低。 後來就開始學word排版,最近還學了點photoshop的基本技術,甚至還有powerpoint和燒光碟。這些就是我們這個學期電腦科的全部內容。最搞笑的就是原來大學生連燒光碟都要人教的。我以為燒光碟應該和燒烤一樣,只要有火有叉有肉,自然就會燒的。大學生不懂燒光碟和一個男人娶了老婆不會活塞運動一樣可笑。問題不在於我們會不會,而在於老師居然以為我們不會───當然我無法否定老師很敬業。 學完了這些東西,現在要做的一項功課就是做一份雜誌。可能是有人向電腦老師反映了意見,電腦功課不宜過多。於是原本要求的雜誌厚度是十幾二十頁,變成了現在的十頁以內,但奇怪的是在其他方面卻又相應增加了量,加量不加價。比如增加了powerpoint口頭報告及個人設計的海報一份。特別奇怪的是,原來雜誌做完了還要口頭報告的,如果出版社都這樣做,編輯都可能已經累死成千上萬了。 我所不滿的是,我們只是學了點word排版和photoshop技巧,就要正正經經做一份雜誌出來。我不認為做雜誌僅僅是排版和剪裁圖片這麼簡單的事。我們遇到的最大問題就是資料的採集。比如我這一組是做服裝資訊的,如果按照老師的要求做一份原創的雜誌,那我們就必須去各大服裝店鋪攝影甚至採訪。關於這些,電腦課有教嗎?當然不可能有教。最大的問題在於,幾乎沒有一家店鋪是允許拍照的,更不用說採訪。我們唯有偷偷地拍,鬼鬼祟祟地拍。所以拍出來的效果和狗仔隊拍出來的東西差不了多少。我們完全可以用擬人的手法描寫兩件衫或者兩條褲子幽會的故事。 做服裝資訊這個方向不是我想出來的,因為潮流資訊方面是我非常陌生的領域,你看我平時那麼土氣就應該知道。但是既然另外幾個同學都同意這個方向,而且我提出來的幾個方向又被認為不夠新穎,那我也唯有相信他們。而我們小組還有一個問題是陰陽不調,四男兩女,比例倒不是問題,問題是那兩個女生非常被動,有她們和沒她們相差無幾。但是如你所知,做這樣的雜誌,有女性的意見會好很多,因為女性的觸覺會比較敏感。這個世界上幾乎沒有一家雜誌社裡面是沒有女人的。 其實那位電腦老師的專業並不在電腦。從他的幾次說話看得出,他對被安排來教電腦是有些不滿的。明年他和他的大部分同事會調回大學本部,他顯得很高興。我寫這些不是懷疑他教電腦的能力和否定他在教學上付出的汗水。我懷疑的是城大的安排。在面對電腦科,我和那位老師都有一定的消極情緒。 [tags]城大,副學士,雜誌[/tags] Technorati : 副學士, 城大, 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