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閱讀理解

4

讀者已死

世上最奇怪最荒誕的考試題目,是閱讀理解。 世上沒有一個讀者敢宣稱揣摸透了作者的真實想法,除了「閱讀理解」的出題者之外—-他們根本算不上是讀者,只是毒者,毒害讀者的人。「閱讀理解」的出題人除了創造了「閱讀理解」這種荒誕不經的題目之外,還準備了一套答案并定之為標準答案。你的答案未必準確,改題者也未必一分不給,但只要你的答案與標準答案稍有不同,你就得不到滿分。改題者還要裝出一副很開放的態度:你看,你的答案就算和標準答案不同,我們還是會給你分的。 作者已死,是說作品出來以後,作者便不再肩負詮釋作品的責任。每個讀者都可以有自己的看法,一千個讀者就有一千個哈姆雷特,也許這一千個之中也沒有一個符合莎士比亞心目中的哈姆雷特,但這并不重要。莎士比亞要是告訴誰,只有他心目中的哈姆雷特才是正確的哈姆雷特。那麼莎士比亞恐怕就不會成為一個出色的劇作家,而早已被一千萬個哈姆雷特折磨成神經病了。 記得幾年前大陸的青年才俊韓寒說過一件事。他的文章被某校用來作中文試卷的閱讀理解,其中一題是要分析作者的想法,結果韓寒做錯了。一個出題者竟然比作者更清楚作品的含義,多麼荒唐啊!出題者何德何能? 現在的中化聆聽也用這一套方法,就是要你揣摩說話者的意思。話中有話,弦外有音……聽者稍微單純點都不行。你們要是覺得我說話陰陽怪氣,那不能怪我,就是這聆聽訓練練出來的。什麼奪命四式,基本上就是玩文字游戲,到處是陷阱,差一個字答案就完全不同,我實在不清楚這樣的中文教育有什麼意義。畢業了,大家一起研究「我要做好呢份工」背後的含義?我想,以後人類的進化方向大概是,多長幾個耳朵,或者多長幾顆心;這還不夠,還要借助科學,發明一種翻譯機器,能夠分析說話者的內心並把正確意思告訴聽者,雖然大家明明說的是同一種語言。大家說的話都越來越難懂,真的就巴別塔了。 但是中化聆聽詭異的地方是,你不能完全拋下你原本的單純。有時候聽者有意,言者卻無心。想得太多反而會錯。 讀者早已死了,只有出題者還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