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鄭淵潔

0

退訂勃客鄭淵潔

在幾年前我還不知道鄭淵潔是誰,雖然十幾年前我就看過由他的童話改編的漫畫和動畫。《舒克和貝塔》是我小時候最喜愛的漫畫之一。小時候的一個夢想就是,養一只像舒克或貝塔那樣的小老鼠,然後給它造一個小坦克或者小直升機。只是這個夢想一直沒有可能實現。 現在買書,一般都是先認識了作者才會去買他的書。但在小時候不是這樣,所以我在看了《舒克和貝塔》很多年以後才認識作者,鄭淵潔。最開始認識鄭淵潔,還沒有新浪博客,更沒有鄭淵潔勃客,但鄭淵潔有自己的網站。内地八十年代出生的人,很多是鄭淵潔的書迷。我算不上是,不僅認識他很遲,而且他那麽多著作當中也就只看過《舒克和貝塔》而已–還不是原著,只是改編的漫畫和動畫。看他的童話長大的人,長大后一般都還愛繼續看,所以他獨立支撐的雜誌《童話大王》至今屹立不倒,所以他的兒子好像也是跟他一起混口飯吃–一本雜志就養活了一家人。有了網絡之後,我接觸到一些鄭淵潔的精句之類的東西,感覺鄭淵潔的童話不是童話那麽簡單,有些內容很有特點很值得玩味。後來鄭淵潔也寫上了blog,命名為”勃客鄭淵潔“。 我訂閲了他的blog,經常都有看,應該是我最常看的blog之一。但是看他的blog越來越膩味。他的blog主要是記載他上了什麽節目,和哪個美女合照了,比偶像派還偶像派,生活過得很滋潤;他幾乎每天都在各個城市簽售,各個小學演講,我懷疑他有多少時間可以進行創作;他時常吹噓自己的”皮皮魯”是中國的”哈利波特”,我不知道用”吹噓”正不正確,因爲我覺得把自己的小説比作別人的小説並不算是很了不起的事。一個作家最了不起的事是,寫出別人沒有寫過的文字;他在報紙上寫的專欄,模式總是一樣,總之是把一種既有的想法調過來就是他的想法,久而久之看個題目就知道他想寫什麽。 我認爲一個想象力開始枯竭的作家才會經常出席各種電視節目、演講、簽售。据鄭淵潔所說,20年前《童話大王》誕生是因爲他給報紙、雜誌的投稿都給退回來了,於是就發誓靠自己一人之力搞出一本雜誌出來,不用再看編輯的眼色。也就是說20年前,鄭淵潔的文字並不被人認可。現在鄭淵潔不僅不需要看編輯眼色了,而且很受歡迎,連中央電視臺都邀他主持節目,這基本上説明鄭淵潔是一個半官方認可的人了。雖然他自言只讀到小學四年級,認識的字不到1000個,連簡單的數學運算也不會,但現在的他越看越像是學院派的人了。事實證明很多的作家被官方認可收編之後的下場都是:好的作品越來越少。我喜愛的王小波不同,他的作品到他死後才被關注。這是王小波的悲哀也是王小波的幸運,因爲至少他生前不用費力去應付各種與寫作無關的商業活動。 當我聽到韓寒簽約唱片公司的時候,我很失望,因爲他居然開始娛樂化了。現在的鄭淵潔更讓人失望。我已經從Bloglines退訂”勃客鄭淵潔”,裏面已經沒有我需要的東西。 [tag]鄭淵潔[/tag] Technorati : 鄭淵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