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都市日報

10月2號讀報 3

10月2號讀報

1,很久沒看《都市日報》,看了才知道原來「奧運火炬手」也可以拿來做頭銜了。如果我能在報紙上寫專欄,應該也學著給自己加一個頭銜–「奧運鹹豬手」。對,鹹豬手是用來揩油的。 2,新出版的《City Print》主題是「革命」。但是,《City Print》謬誤百出(別叫我舉一百個例子出來)的「傳統」沒有革掉。 《候選人的七十二變》把王金平說成是民進黨的持旗手(作者的黑色幽默?),馬英九看到一定哭笑不得。邱毅也別偷著樂,下次就把你丫說成是邱義仁。city story 15前的一篇無標題文章把俄國1905年的「血腥星期日」事件說成是列寧領導的,還說就這樣推翻了沙皇–十月革命不僅推前了12年,還變成了星期日革命,可憐的是加本神父就這樣從歷史中蒸發了。 以前的《City Print》比較印象深刻的錯誤是,把《老鼠愛大米》說成是台灣流行曲。所以,六先生之前把天佑說成是台灣blogger,把台灣blog「電腦玩物」連接到大陸的「善用佳軟」,我一點也不奇怪。 至於這一期的《City Print》裡面那些前後矛盾的內容,我就不說了,說了也沒人在乎。這一期也實在夠厚的。 假裝深刻是最容易導致錯漏百出的。不過,我寫文章也常出錯,我不能苛責別人。所以,就這樣吧。假如有一天我把黃金寶說成是國民黨的持旗手,還望大家見諒。 [tags]都市日報,City Print[/tags] Technorati : City Print, 都市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