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辯論

辯論之道 0

辯論之道

去年,韓寒炮打中國文壇和壇中人白燁,引起了廣泛反響。其中有一個文壇老前輩也是白燁的好友陸天明就說,他要是韓寒的父親,早就教訓韓寒了。”淺薄青年”韓寒不甘示弱,回敬了陸天明。陸天明的兒子陸川(《可可西里》導演)看到老父被欺,當然也忍不住大罵韓寒,論髒話絕對不輸給韓寒。熱鬧之際,連陸川的朋友高曉松也看不過去了,加入罵戰。總算是文壇、影壇和樂壇的人馬都到齊了。 罵來罵去,早就走題,白燁在文壇的腐敗行爲沒有被揭露清楚,給他僥幸逃脫。 那場”辯論”中除了白燁”不戰而勝”之外,最厲害的就是陸天明,一句話,我就是替你老子教訓你。韓寒就顯得嫩了點,他要是也對陸川說”我就是替你老子教訓你”看陸川怎麽辦。這句話的厲害之処在於”含蓄”,因爲沒有說”我就是你老子”,但又起到了”我就是你老子”相同的效果。 中國人呢,無論是好人殺壞人,還是壞人殺好人,都要說一句”替天行道”。在過去,對於整個國家而言,君主就是天;對於一個家庭來説,父就是天。所以,有人要是跟你說,我就是替你老子教訓你。他的意思就是,罵你操你甚至殺了你皆是”替天行道”。既然都是替天行道了,你還有什麽好説。你再説,豈不又是逆天而行,不就更加要滅掉嗎? 這就是辯論之道。甭管自己有沒有理,把對方家長擡出來,就是理。小時候,兩個小朋友打架,打輸了的心裏不服,通常會哭著說:”我告訴我媽。”打贏了的聽到這句就會屁滾尿流。但這還不是最高超的。最高超的是,打輸了就說”我告訴你媽。”打贏了的那個聼了,豈止屁滾尿流。 當年朱熹和陸九淵辯論,據説一開始都是君子之爭、學術之爭,後來爭得臉紅脖子粗,就變成了意氣之爭。情況基本上是這樣:陸九淵說,朱子,你的學説不怎樣。朱熹就回敬,陸子,你也差不多啦。其實他們這樣太斯文了,爭下去永無結果。朱熹應該大罵一聲:陸老九,我就是替你老子收拾你。估計陸九淵馬上就無言以對。 [tags]辯論,罵戰[/tags] Technorati : 罵戰, 辯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