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辦公室

6

我不喜歡這篇文章

看完明報《過埠新娘》一文,覺得這個題目起得真不對,文中所講無非又是司空見慣的辦公室是非,類似的情節已看得太多,與作者是否來自香港關係不大。 八卦雖然是男人發明的,但運用得最好的顯然是女人。女人心思慎密,神經敏感,基於這些天生的品質,八卦自然也就成為了她們的終身事業,也只有她們才能把八卦事業推至巔峰。女人還沒出來工作前,她們呆在家裡只和左鄰右裡說是非。只有男人的辦公室大概是非常沉悶的,偶爾有一兩個女性化的男人出現也實在難以找到同好來製造是非;感謝女人,自從她們進入辦公室之後,她們就把辦公室生活變得七彩紛呈,她們在辦公室打毛衣修指甲,同時也帶來了八卦--當今辦公室最重要的文化。她們甚至改造了男人!女人厲害之處在於她們能把是非帶到任何地方,從家裡到辦公室,從公廁到餐桌;如果說男人所到之處必有情史,那麼女人所到之地則必有是非。 現代女性越來越能幹,她們當然不再專注於說是非了,而待在辦公室的男人卻越來越女性化,論說人是非的水平,他們肯定可以和她們不相上下了。 說回《過埠新娘》一文。作者應該是嫁到國外的港女,她的老公是一名典型的現代的辦公室男人,特徵就是不喜歡上司。作為老公,他回到家和作者分享一下辦公室的是非,拿不受歡迎的上司來尋尋開心本也沒什麼,可能還有調劑夫妻生活之效。然而作者聽得多了,不僅把老公對上司的那份厭惡感經放大後複製了過來,而且對上司的妻子也全無好感。上司請他們夫妻吃飯,她覺得上司只是為了面子--只因為她老公和該上司共事九年,卻在結婚半年後才向該上司宣布婚訊--憑甚麼覺得這會讓上司覺得有損顏面?女人的特點就是不僅自己小氣,還要把別人也想得小氣,要知道推己及人從來都是女人最主要的思維方法--當然,這種思維方法也有不少好的時候。小氣是什麼?小氣就是在小事上動大脾氣。 正如未見上司其人已開始討厭他一樣,作者在去飯局前已覺得自己作為過埠新娘必定是檢視的對象。所以剩下的只是她的自我實現而已,無論上司及其妻子說甚麼做甚麼,她都覺得是對她的貶低--而且這種貶低必定是基於她來自香港的身分背景。她連聽到丈夫說上司在上廁所時讚她比丈夫讀書多居然也要閃過一刻的憤怒--我只能說,你丫太有性格了!上司夫婦可能對香港真有偏見(有這種偏見的何止上司夫妻兩人),但作者對他們又何嘗不是從一開始就抱著偏見?當然也有可能作者一開始並不太討厭上司,只是在飯局上感覺受到歧視,於是反過來重塑上司的形象,有多可惡寫多可惡。 她的丈夫不喜歡他的上司,她又不喜歡上司的老婆;男人在檯面上爭權奪利,男人們的女人就在檯面下互相踢起了腳,當然他們臉上是始終保持笑容的,多麼經典的場面啊。許多女人以為,支持自己男人的事業,就要把男人的對手的女人比下去。看吧,每個努力成功的男人背後,都可能有一個可怕的女人。 作者為了表現自己「彪悍的人生」,還提到她在飯局前擔心自己會在飯局上「發神經明喻暗示了P有幾乞人憎」。她當然不敢那樣做,於是只好轉頭發揮女人講是非的本能,寫了篇這樣的爛文章登在明報上。以敝人之見,文章改名叫「是非新娘」會更好。 更正:一開始錯把該作者當成是大陸新娘,經網友提醒實際上是嫁到外國的港女,特此更正,並為此錯誤向各位致歉。 [tags]辦公室,女人[/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