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趙連海

8

我所理解的周曙光

三年前,我說,周曙光是一個無賴。 我不是聖人,有偏見有盲點有暗病,難免會有把騾子看成驢的時候。 但是,到現在我的看法都沒有變過:周曙光是一個無賴。這句話唯一可能有需要變動的是「個」字。 這三年,周曙光當然有變過,比如他的blog已經很少更新,比如他也已經不再受媒體關注。但是他的本性,從他最新的那一篇文章看來,並沒有甚麼變化。 他在《我所理解的趙連海》一文裡,用主要篇幅記述他和趙連海在網上的一些來往,這些來往幾乎可以用「個人恩怨」來概括。周曙光用「非常憤慨」、「太情緒化」去形容趙連海,而他自己不就是非常憤慨及情緒化的人嗎?周曙光根據這些往事,判斷趙連海在保外就醫後出的那份公告就是趙的真實意思的表達,並得出一個結論:「趙連海原本就不一個溫和而堅定的人。」 人在監獄外,站著說話不腰疼。我不在乎趙連海是不是溫和堅定的人,我在乎的是這個人做過甚麼。就算他現在要退出了,也不能抹殺他做過的事。而周曙光呢,他做過甚麼?對了,他騙過人。當然,如果我現在聽到有人控訴他欺詐,我也可以給一個評語:周曙光原本就不是一個老實而正義的人。一個沽名釣譽之徒有甚麼資格批評一個被關押超過一年的良心犯不夠勇敢呢。無恥,無恥的人總是可以勇敢一點。 我還想說的是,趙連海不是一個人。趙連海他有妻有子,有後顧之憂,他當年搞結石寶寶之家,出發點首先也是為了他自己的孩子。他過去做得已經夠多了,面對十三億同胞,他沒什麼好慚愧的,就算他不是為別人只為兒子,他也是令人欽佩的父親。而周曙光,能面對自己嗎? 那篇通告,有甚麼好討論的。外人怎麼討論也只是猜測,而趙連海雖然名義上保外就醫,比在牢中好一點,但也無法就任何猜測給出甚麼回應,所以這壓根就不是討論,屬於趁人家不便在背後說人閒話。 周曙光呀周曙光,你已經汙辱過「公民記者」這個名字,也汙辱過「維權」這個義舉,還汙辱過「民主」這個詞,現在你甚麼也汙辱不了了,除了你自己。 [tags]周曙光,趙連海[/tags]

3

梁詠琪:好,我刪

如果你還不知道梁詠琪發生了甚麼事,可以看看這條新聞。名字G開頭的都似乎比較反革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