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賴屎

「賴」屎無罪,回帖光榮 6

「賴」屎無罪,回帖光榮

是人都「賴」過屎。在嬰兒的無意識時期「賴」屎是很正常的,就因為無意識,所以其實對屎也並不恐懼,偶爾還會撿雞屎來吃,很有蔡瀾嘆名菜的架勢。但脫離嬰兒無意識期後依然賴屎就會被人譏笑。 說到「賴屎」這個詞,實在令人苦惱,因為這個詞太有特色了,難以找到對應的書面語。「失禁」?這個詞過於文雅,難以盡現「賴」的神韻,比如吧,「賴尿蝦」說成「失禁蝦」或「小便失禁蝦」就有點彆扭了。當然這種神韻可能只有廣東人才能體會得到,我也不排除其他方言也有同樣精彩的詞來表達。在廣東,除了潮州話我不懂之外,客家話和廣府話都說「賴屎」。 星屑同學自爆幼兒園時曾賴過屎。自爆是需要勇氣的,尤其是自爆賴屎。我試著在「糗事百科」找賴屎,只找到一篇,還是寫別人的(當然,把自己的糗事寫成別人的,更安全一點)。 我比星屑同學更糟,我上小學一年級時還賴過一次。有一天中午在家吃了飯和一個讀六年級的大哥哥一塊兒上學,進教室前我們先去了趟廁所。撒尿過程雖不長,但足夠講一個笑話了。那位大哥哥就給我講了一個笑話,我聽後大笑,結果笑得太放縱太開懷太滄海,就賴了屎。當時我一邊撒尿一邊笑,非常暢快,而且那條屎沒有像活塞男那樣卡住,所以我並不察覺。直到我在教室裡坐下,才發現有條軟綿綿的東西在我的褲襠裡。 那時是午休課,很靜。在這樣一個環境下,人更容易聞到異味。那條屎雖然軟綿綿的,體感應該不會比衛生巾差,但我如坐針毯。一下午休課,我就溜回了家換褲子並洗乾淨菊花,幸好我家就在附近。當時我好傻好天真,以為沒有異味別人就不會懷疑到我頭上了,可現在一想不對啊,別人看到你褲子不同了就知道怎麼回事了。當年和我同桌的是一個女孩子,二年級時她到城裡讀書去了,不知她知不知道我的「秘密」。 我的哥們臀叔有過一次奇遇。當年他剛到深圳讀書,有一次在商場裡搭電梯,前面有個穿裙子的女子突然岔開了雙腳,一條新鮮出爐熱辣辣的屎順勢落下,好令人訝異。那個女子也算是賴屎賴出了境界,賴到如入無人之境。還有一個blogger自爆賴了屎還能鎮定自如逛超市,那簡直神乎其技。 糟了,古人望梅止渴,我寫「賴屎」寫到想屙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