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讓座男

心疼曾蔭權,不心疼「讓座男」 11

心疼曾蔭權,不心疼「讓座男」

我們是這樣一個性格分裂的民族:在一些事關重大的問題上,我們總是原諒得比誰都快,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可惜不用十年就能把徹骨的恨給忘得一乾二淨,不是一笑泯恩仇的豪邁,而是反過來幫仇人舔屁股的奴態;然而在一些雞毛蒜皮的事上,我們卻又總是睚眦必報。這種性格在香港人身上真是表現得淋漓盡致。互聯網時代的報仇的方法無非是把對方「醜惡的嘴臉」拍下來,放到網上去全民公審。 從巴士阿叔,到巴士阿嬸,再到現在的巴士毒男(即讓座男),本來都是生活中的一些小摩擦,卻因被人拍下放到了網上,一經網民的圍觀最後彷彿變成了關係民族存亡的大事件。他們其實和我們一樣,都是一些普通的人,他們有七情六慾,會犯錯,會發怒,但是誰也不想因為自己的一些小小的舉動而突然成為公眾討論甚至辱罵的對象。 有些人說讓座男可能精神上有問題,呼籲大家給予體諒。但我認為,問題並不在於他的精神是不是有問題,而是應該怎樣對待犯了點小錯誤的人,尤其是那還是一個未成年人。可以確定的是,他的態度的確有問題,需要有人指正一下,但是竟然動用到社會的討伐力量,教育的成本未免太大了點。一個小孩小小的禮貌問題和常識錯誤,居然惹得群情激憤,我不知道這是真的激憤,還是網絡遮掩下的虛偽,但我覺得真正可怕的不是那個小孩,而是這個社會。如果這個小孩犯的錯誤再嚴重一點,比如搶旁邊小女孩的蘋果來吃,那麼是不是得出動軍隊?一個團的特種兵夠不夠? 1989年,一群學生在廣場靜坐、絕食,一班老人說他們錯了,後來就真的出動了軍隊,還把坦克開進了廣場。我們看似和那幫老人有很大的分別,因為我們沒有真正的兵器,但當我看到我們這樣去對付一個人的時候,我不得不承認,我們都有威力強大的武器。 對於曾蔭權被圍攻,有些人表示同情,我可不可以建議大家把你們的同情給予那些真正弱勢的群體,就算他們可能犯了一點點的錯誤?別讓你我生活的地方變成同情權貴卻欺負弱小的畸形社會,好嗎? [tags]讓座男[/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