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變態

12

《Zombie Ass》:最重口味的喪屍電影

喪屍和屎,對於許多人來說,分別列於世上最噁心物體的第一名和第二名,兩者一結合,拍成電影,卻可能極具吸引力,至少對於製作《Zombie Ass: Toilet of the Dead》這部電影的日本人來說是這樣的。我一向都說,只有日本人敢如此挑戰人類感官的極限。

14

只有日本人才拍得出的《告白》

只有日本人才拍得出的《告白》--這句話不同的人可以讀出不同的意思,一種是貶義的,是說只有日本人才能拍出這麼變態的電影,另一種則是褒義。不賣關子,本人所持的態度絕對傾向於後一種,而且有人要是向我提出貶義的那種看法,我則一定要向他重新定義甚麼叫變態--在文藝領域,我們應該拒絕常態,歡迎變態。

我比較變態 1

我比較變態

幾年沒有聯繋的朋友魏突然在網上對我說有話對我說,但不知如何開口。 這句話讓我又驚又喜。驚的是,他也許突然改變了性取向,想對我說一些肉麻的話;喜的是,也許他想還多年前的100元給我了。幾年利息算下來也該有100.1元了吧。 可兩樣都不是,因為後來聊到別處去了。我始終不知道他一開始想要說什麼。 他是我寫過的和我同一個星座的朋友。我是9月9號降世的,他緊隨我的腳步在9月11號出生。好像前世我欠他的似的,我一投胎他就跟來了。按道理喝過孟婆湯,恩恩怨怨都忘了。我估計在地府管孟婆湯那獄官原來是在中國做官的,辦事能力差。說不定神童都是這樣來的,說開了就是喝孟婆湯這一環節的漏網之魚。你都活過一世了,當然你最厲害啦。但是以中國官員的辦事效率,這個世界應該有很多天才才對,問題就在於大部分本來可以成為天才的人都生在了中國--這是一個扼殺天才的地方。如果人是上帝造出來的,那麼情況就不一樣了,因為人是上帝按自己的形象造的。上帝一疏忽,造出來的就不怎麼樣--估計我就是這樣來的。 但是,很顯然,我朋友不是天才。他是來追債的,只記著上輩子我欠他的,就什麼也不記得了。正因如此,身邊的美女都是他的,我一個也沒有。我愛的,老愛著他,就是不愛我,這成了我還債的方式。直到我和他各奔東西,我的桃花才開始盛開。開了幾次,終於也不再開了,但我相信已經與我的朋友無關了。因為現在是他欠我的。 他欠我100元。如果這一輩子他都不打算還這100元給我,那麼下輩子9月9號出世的就換成是他。我不要他的100元,換多少給我都不要,我只要美女如雲。不過我一想到又要重復上一世的故事,就覺得沒趣。 魏說:「我們是一樣的人,不過你比較變態」。這句話用星座來詮釋,就是處女座的人比較變態。不過如你所知,魏所指的「一樣」并不是指變態,就算事實是我們真的變態。變態并非壞事,甚至是我們所追求的。世上的人無非兩種,常態和變態。常態都是一樣的,變態卻有各自的不同。天才都是屬於變態陣營的,不過變態的未必都是天才。 以前我沒有魏變態,因為我總是在尋求和朋友之間的共同點,這個點據說可以用來撬動地球。而他從未對我們說過「我們都是一樣的人」。後來生活澆滅了他的激情和天真,造成目前的狀況是我比他變態,但這只是暫時的。將來我們又會變成一樣。我們沒有足夠的能量和土壤去維持或完成變態,只能回歸常態。 [tag]變態,朋友[/tag] Technorati : 朋友, 變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