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語言

15

一場無關語義的爭論

該用煙花還是煙火,這爭論幾年前就有,但幾年前沒有今天這樣尖銳的中港矛盾,也許還能從詞義上作一討論,如今大家帶有一種強烈的情緒:為甚麼要改變我們的語言習慣?

3

不下多次是幾次?

隸屬東方報業旗下的《Fashion Weekly》第79期第3頁的「Editor Note」,有一句話是這樣的: 「其實 Steve  Bloom 的作品早已不下多次登上《Time》、《國家地理雜誌》等」 我必須把「不下多次」染成紅色,因為本文要說的就是「不下多次」的問題,而且是吃文字飯的人不應該犯的語病。在表達一個數目的時候,概數詞不可以和概數詞連接,兩個概數詞連接不僅多餘累贅,而且使數目更加模糊不清。概數詞必須跟一個確切的數字,才能限定數目的範圍,使文字發揮傳意的作用。 就拿這個「不下多次」來說,根本就不知道在表達甚麼,如果你跟人對罵,開始問候對方母親,說了一句「我操你媽不下多次」,會讓對方一頭霧水,倒是有擾敵的效果。「不下」是一個概數詞,比如「不下十次」,意思就是十次以上,具體的數目可以是十一次,可以是十二次,也可以是十三次,或者更多。「十次」是一個確切的數字,它跟在「不下」後面,就能限定數目的範圍,而「多次」卻不是。 「多次」就是數學裡的 「N」,和「不下」一樣,都是概數,它可以獨立使用,獨立使用時多指十以內的次數,若表達十以上的「多次」,則在前面加上整十、整百、整千的數字,如「十多次」、「一百多次」、「一千多次」,但它要是和「不下」一結合就不知所謂了。同樣的,我們也不會說「多次以上」、「多次以下」、「大約多次」、「多次左右」。 當然,有時候為了達到修辭效果,我們會把一個概數處理為確數,比如「永遠」是一個概數,就是無窮無盡,數學裡橫躺的「8」。「我愛你到永遠」究竟是多少年呢,是說不清楚的,這是蒙騙無知少女的技倆,但是為了和會說「愛你到永遠」的二逼情敵競爭,你可以說「我對你的愛,比永遠更遠」,這就是修辭效果,蒙騙效果比前一句更佳。同時,「我愛你到永遠」和「我對你的愛,比永遠更遠」也是二逼青年和文藝青年的分別,而我呢,兩句都不會用,我只是一名踏實的普通青年,我只會對人說「愛你,直到地球毀滅」,地球毀滅總有個時日。

看潮 1

看潮

看得出,考評局是嘗試用詞彙學的方法來解釋潮語的,但他們忘了詞義並不總是等於語素義相加,有時難免出錯。我對潮語也略知一二,看了會考試卷上的那道題目後卻並不覺得他們錯得離譜。 1, 「閃」:與「躲避」相近,例如「快閃」指快離開。(「閃」的真正解釋是指「逃走」,與「潛水」近義。) 「躲避」和「逃走」近義,反而「躲避」一詞較中性,符合「閃」的感情色彩。其實就連「香港網絡大典」對「閃」一詞的解釋也說是「閃避」之意。再看看網絡大典提供的例句: 怎麼閃,同學始終都會遇見。 例句中的「閃」解為「躲避」比解為「逃走」更佳。 反而,「閃」和「潛水」的詞義相差得遠了點。 2, 「潮」:意思是「合乎潮流」。例如,你好「潮」即是你好「yeah」、你好「in」的意思。今年此詞風靡年青一族,已取代2006年的「yeah」和「in」。(「潮」的真正解釋是指「十分入時,追得上潮流」;另一意思則作反語,帶有貶義,指「與時代脫節」。) 「合乎潮流」不就是「追得上潮流」嗎? 3, 「O嘴」:指嘴部因驚訝而變成圓形,近似英文的O字,與「目瞪口呆」、「張口結舌」意義相近。(「O嘴」的真正解釋是指驚訝得嘴唇張大如英文字母O字的形狀。) 請問,試卷的解釋和所謂的「真正解釋」有甚麼分別? 4, 「屈機」:「屈」指屈服,「機」是電子遊戲機。「屈機」指玩遊戲者因無力取勝而屈服。(「屈機」的真正解釋是指任何使用建制上的漏洞而使事件得以達成的手段,後來引申一方用某種方法迫使對方無力反抗,而非試卷中所指的「玩家因無力取勝而屈服」。) 這個詞的解釋大概是卷中唯一解釋錯誤的地方。試卷的解釋只說出了詞的本義,而沒有說出引申義。但「屈機」最常用的是其引申義,也就是說其本義並非其基本義。本義是詞的最初的義項,基本義是詞的最常用義項。不提供基本義的釋疑是不完整的釋義。 另外,試卷對「屈機」本義的解釋也不太準確。「屈」應改是主動態的「使屈服」而不是被動態的「被屈服」,也就是說「屈機」是用來形容贏者而非敗者的。 而所謂的「真正解釋」也只是說出了該詞的引申義。至於是「使用建制上的漏洞」還是其他方法似乎並不是該詞詞義所必須的。比如,在大學校園裡經常聽到某某同學在某學科「屈機」,難道是說他利用「建制上的漏洞」? 不過,網絡大典的「屈機」條目下的解釋就非常完整。 5, 「潛水」:指人常常不露面,有如潛水員一樣,身體從不露出水面。(「潛水」是網上論壇的術語,其真正解釋是指網絡論壇的網民因一些原因而決定消失一段時間,和「失蹤」同義。) 我又要問了,「常常不露面」和「消失一段時間」有甚麼分別? 不少評論此次會考潮語事件的文章中都只引用了試卷對「潛水」的後半部分解釋,反而對最重要的「人常常不露面」不作引用。這是「屈」考評局。 我覺得試卷的解釋其實很好,而所謂的「真正解釋」只是狹義的「潛水」。 規範的語言常常是死板的,但這次事件奇怪的地方在於,許多人好像要把潮語也規範了,於是有了所謂的「真正解釋」。我想,蘇真真老師也不會說自己的潮語學習卡才是真正的解釋吧。 其實就連規範語言在具體語言環境中所體現的詞義,在字典中也有可能是找不到的,因為詞典釋義是籠統的,而不是包羅萬有的。潮語在現實生活中廣泛使用,在不同的語境下同樣也可能會有不同的意思,用「真正解釋」去反駁人是欠缺說服力的。 我猜測,許多網友真正的心態是:潮語是我們大眾創造出來的,你們語言權威沒資格用你們那一套來解釋屬於我們的詞。加上考評局向來都給人印象不佳,必然是一呼百應,群起攻之。 有人指出試卷出這樣的題目對那些勤奮讀書但不認識潮語的考生不公平。其實,我覺得這個問題是不存在的,因為試題不是考核學生對潮語的解釋,而是評論潮語的利弊。就算試卷上對潮語的解釋都是錯的,那其實也不影響對考題的作答。 在我看來,真正的問題是,試題胡亂堆砌潮語是在刻意製造潮語的弊,用「鄭智化」的話來形容,這根本就是抹黑潮語。當然,也不排除有人會認為那是古典美。不過,虛構的語言片段對研究社會語言是沒有意義的。 [tags]潮語,語言,會考[/tags] Technorati : 會考, 潮語,...

逼沒有高低之分 3

逼沒有高低之分

無無聊聊,就一個人進城大的商務書店看書。有一本書書名很特別,翻開來看其解釋,原來是幾個粗口字的變音。不過到底我還是把這個書名給忘了。 粗口是每個地方的文化中最生動的部分之一,看上去好像不同地方的粗口都大同小異,但研究一個地方的文化不能不研究當地的粗口,而且粗口背後可能還有一些有趣的故事。從蟑螂可以得到的啟示,最底層的往往是生命力最強的,所以別看粗口很俗,但它們卻可能是源遠流長的。不需要書的記錄,粗口自然會流傳下去。只是粗口的含義可能逐漸被淡忘,只剩下滿足一時快感的功能–當然這也是它最重要的功能,而且常常正是此功能太過強大而使其含義給淡化的。那本書做的,就是解釋各個粗口的含義。看這本書的過程,各位可能會不斷地恍然大悟:啊,原來是這樣的。那種感覺,猶如第一次看毛片。 我隨便看了幾篇,關於「低B」的解釋我並不太認同。作者的看法是,B應該是「屄」。眾所周知,京罵的「傻B」之B的確指的是「屄」,但「屄」似乎不是南方地區流行的字眼。客家話說的是「膣」,廣東話說的是「西」,雖然與「屄」乃同一物,但不同字不同音。而且「屄」的粵語讀音也應該不是B。何況屄哪有高低之分?難道高屄就是所謂的「天國的西西」?如果說「低B」指的是低智商的屄,那麼作為粗口,未免又太累贅了,不如傻字來得簡潔。有個傻字不用,反而將「低智商」省略成「低」,我認為創造者本人就夠低B的。 我從所看的幾篇發現該書的特點就是盡量將粗口和生殖器扯上關系,比如作者認為「頂你個肺」的「肺」與「西」音似,故「肺」其實也是「西」。生殖器可以獲得快感,用生殖器的粗口也能獲得快感,但粗口未必總是和生殖器掛勾,比如「仆街」的「街」就和「西」完全無關,雖然它們的音也很相似–當然你非要解成仆在「西」上,也不是解不通。所以我認為「低B」未必與生殖器有關,甚至可能根本不是粗口。 作者幾乎在每一篇都會提到一個意思:你看吧,這個粗口其實是與生殖器有關的,不要亂用啊。「低B」那篇,他就是講到一對情侶,女的說男朋友「低B」。作者大有點譏笑該女性亂用粗口的意思。但從語言學來看,一個符號是什麼含義主要看發送者和接收者的共同理解。說一個極端的例子,兩個香港人溝通,在他們的系統,「屌」一般都是粗口,但是換成周董就變成褒獎的意思了。你能譏笑周董的無知嗎?你能譏笑臺灣人無知嗎? 順帶說一件事。我2005年曾寫一文《屌》,最近多了一個留言,說我打粗口既無聊又不好,還叫我反省一下。如果此人未滿十八歲或已過八十歲,我倒可以表示理解;但是如果此人年齡介於十八和八十歲之間,我就懷疑此人有點發育不良。 [tags]粗口,語言[/tags] Technorati : 粗口, 語言

屌 1

  毫無疑問,這個字很粗--如果你對此存疑,那你可能是一個台灣人。大凡有「尸」字頭的漢字,往往都與生殖器有關,比如「屄」字就形象得無須多作解釋,下面一個穴字總該知道是甚麼吧。   「屌」字近幾年成為了台灣人口中的褒義詞。周杰倫周董可算是當中的表表者,他稱自己的音樂「很屌」,意思是說「很強」或「很牛」,後一種乃是大陸的說法。大陸的說法也斯文不到哪裏去,因為「牛」後面還有一個「屄」字。當然,現在一般都省略了「屄」,或者轉化為同音的「逼」。   一個有趣的結論便誕生了:大家雖隔著一個海峽,卻都喜歡用生殖器來表揚人,以誇大效果。這算不算是生殖器崇拜的一種呢?   說到粗口文化,自然不可忘了香港,這個地方的粗口文化絕對是國際水平。香港的粗口呈現出一種「斯文化」的方向,就是把粗話的原音變成另外一個音。比如「撲街」變成「赴街」。作為粵語初學者,我也一直懷疑「妖」就是「屌」的變音。這與大陸的粗口斯文化方式不同, 大陸是變字不變音,比如把「傻屄」變成「傻逼」,都是”bi”第一聲。兩地之所以有這種分別,大概是因爲粵語重口語,普通話重書面語。粵語重視說出來好聽一點,普通話則重視寫出來好看一點。   無論如何,粗口始終是粗口,本質不會改變。本人在這方面比較開放,不反對任何人用粗口罵我,只有一條不能接受,就是問侯我家人的那種。做任何事情最好都不要傷及無辜。同時要注意的是,講粗話是有代價的,講粗話首先受傷害的其實是自己,因為會讓自己的形象隨之變得粗俗。   先來聽一首歌,黃立成的《屌》 YA 這個節奏很屌 讓我感覺很屌 把麻吉手勢丟起來 跟著節奏 我從小學就常常作弊 還是沒得過A頂多B掉到C摔到D 直接跳過F爛到爸的G 現在混到好幾個千個兄弟 財產好幾億 讓台灣更國際 我的LG跟LP很有力 很大像內地 我是十四億的第一 所以我最有資格教妳 什麼是屌 巴黎鐵塔屌 台北101更屌 魚子鵝肝屌 滷肉飯更屌 Remy Nartin屌 金門高梁更屌 Bathing ape屌 MACHI第五街更屌 富士山屌 阿里山更屌 普吉島 巴里島屌 夏威夷跟大溪地更屌 YO我的寶島最屌 屌 這個節奏屌 這個感覺屌 我要你們大聲叫 屌 這個節奏屌 這個感覺屌 我要你們大聲叫 拍電影屌 拍小電影更屌 得金馬獎屌 抽到金馬獎更屌   屌,英文就是”fuck”。既然屌有表揚的意思,那也就可以用”fuck”來表揚人。如果我對你說,Fuck me,那就是叫你表揚我的意思;如果我說I would like to fuck you,那就是我想讚美你的意思。   我的母語客家話裡,「屌」好像也有「很強」的意思。我甚至懷疑,「屌」字在台灣的褒義功能其實正源自客家話。眾所周知,台灣有很多客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