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語法

3

不下多次是幾次?

隸屬東方報業旗下的《Fashion Weekly》第79期第3頁的「Editor Note」,有一句話是這樣的: 「其實 Steve  Bloom 的作品早已不下多次登上《Time》、《國家地理雜誌》等」 我必須把「不下多次」染成紅色,因為本文要說的就是「不下多次」的問題,而且是吃文字飯的人不應該犯的語病。在表達一個數目的時候,概數詞不可以和概數詞連接,兩個概數詞連接不僅多餘累贅,而且使數目更加模糊不清。概數詞必須跟一個確切的數字,才能限定數目的範圍,使文字發揮傳意的作用。 就拿這個「不下多次」來說,根本就不知道在表達甚麼,如果你跟人對罵,開始問候對方母親,說了一句「我操你媽不下多次」,會讓對方一頭霧水,倒是有擾敵的效果。「不下」是一個概數詞,比如「不下十次」,意思就是十次以上,具體的數目可以是十一次,可以是十二次,也可以是十三次,或者更多。「十次」是一個確切的數字,它跟在「不下」後面,就能限定數目的範圍,而「多次」卻不是。 「多次」就是數學裡的 「N」,和「不下」一樣,都是概數,它可以獨立使用,獨立使用時多指十以內的次數,若表達十以上的「多次」,則在前面加上整十、整百、整千的數字,如「十多次」、「一百多次」、「一千多次」,但它要是和「不下」一結合就不知所謂了。同樣的,我們也不會說「多次以上」、「多次以下」、「大約多次」、「多次左右」。 當然,有時候為了達到修辭效果,我們會把一個概數處理為確數,比如「永遠」是一個概數,就是無窮無盡,數學裡橫躺的「8」。「我愛你到永遠」究竟是多少年呢,是說不清楚的,這是蒙騙無知少女的技倆,但是為了和會說「愛你到永遠」的二逼情敵競爭,你可以說「我對你的愛,比永遠更遠」,這就是修辭效果,蒙騙效果比前一句更佳。同時,「我愛你到永遠」和「我對你的愛,比永遠更遠」也是二逼青年和文藝青年的分別,而我呢,兩句都不會用,我只是一名踏實的普通青年,我只會對人說「愛你,直到地球毀滅」,地球毀滅總有個時日。

規律是種美? 0

規律是種美?

語法學失敗的地方在於:在學它之前,我認為語法是非常必要、非常美好的,甚至是神聖不可侵犯的;學了之後,我認為語法這東西在很多時候相當無聊,無聊的同時更嚴重地影響了我們的新陳代謝。而這恐怕不僅是我一個人的看法,也不是一小撮人的看法。 這不能全怪我們今年的漢語老師,儘管她的確在展示語法學無聊這一方面做出了驕人的成績。但語法學本身已具備無聊的特性,不是傳道授業者賦予它的。 語法不是天生的,而是語言發展了很長時間之後由後人所歸納出來的規律,然後定成了規則好讓人去跟隨,以維持其規律性。很多人對語法的偏執是因為他們認為語言之美正在於其有規可循,有偽語言學者(比如曹景行)甚至認為只有國家標準語的規則才能使語言產生美感,方言寫出來則毫無美感可言,就差沒說方言都是大便。但我認為語法的真正作用在於確保傳意的效率,而完全被語法框住的語言永遠不會產生美感。如果只需要達到一個較高的傳意效率,現今的語法學顯然有些太過了,而且把時間花在概念的爭論上,是很沒效率的一件事。我覺得「為賦新辭強說愁」這句詩最適合用來形容某些語法學家了。 最討人厭的一種說法是,某某句子是否合法。沒錯,「合法」一詞可解為「合乎語法」,但這個詞在現代漢語中最常見的語義是「合乎法律」,所以別怪我太幼稚,我一看到這種說法就會想到,語法學是否也有法官,也有警察,然後一個人若是寫了太多不「合法」的句子會不會被槍斃。 無規矩不成方圓,但依靠規和矩,只能畫出方和圓,卻畫不出蒙娜麗莎的微笑。 我的觀點不是語言必須是文學的。我的觀點是:語言如果只是一種交流的工具,那麼過於複雜的語法學是脫離實際的,對改善這項工具並無太大的幫助;而如果語言是為文學服務的,也就是說它必須具有美感的話,語法學也無助於提升語言的美感,甚至起到相反的效果。 [tags]漢語,語法[/tags] Technorati : 漢語, 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