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詩人

5

我的同房病友王國興

「老李,你認識香港的詩人王國興嗎?」市文化局局長給我發了條短信。

「沒甚麼印象。」

「他說他認識你,還是校友。」

「哦,是嗎?你們怎麼認識的?」

“偉大”詩人沈浩波“名言” 0

“偉大”詩人沈浩波“名言”

1,生了氣就要駡人,這跟吃了飯就要拉屎是一個道理–原文連接 2,對於漢語尊嚴一無所知把寫作當成低級動物發洩工具的面目猥瑣靈魂陰鬱腦中爬滿蟑螂卻也敢來寫這古老神聖的分行文字的他們就是所謂的無產階級,文盲無產者,我的敵人是無產階級(什麽是低級動物發洩,什麽是面目萎縮,請參考上一句)–原文連接 3,我從一開始就與你們不同的是在我粗大的血管的流淌著的從來都是貴族的血液(詩被他寫成這樣,還真他媽拗口。沈浩波,果然是一個偉大的”下半身詩人“。)–原文連接 4,在日常生活中,我是一個出版商。但在商人和詩人的身份中,我永遠只能認同我的詩人身份。而商人算什麽?一台在時代中被奴役的機器而已!(逼就是這樣裝出來的。如果這樣的人就代表了詩人,那人們會以爲詩人都是裝逼的。)–原文連接 5,我愛看她的詩,每次看都有一種想操她的衝動。(這就是所謂的貴族?我也有想操沈浩波的衝動) [tags]詩人,沈浩波[/tags] Technorati : 沈浩波, 詩人 Ice Rocket : 下半身詩人, 沈浩波

韓寒又“惹禍”了 2

韓寒又“惹禍”了

這次他轟的是現代詩歌和詩人。其實這不是他第一次砲轟現代詩歌和詩人,只是這一次在blog上,更容易引起對罵互咬。新浪最願意看到其上面的明星blogger引起風波,所以新浪才能一直這麽浪。 韓寒這次的看法,我並不同意,但我更不能同意的是批評他的人,比如一個叫東籬的人。 1,又扯回到白燁事件上。扯回白燁事件也可以,但又堅決避開白燁的問題,只咬住韓寒講粗口問題不放。東籬先生用一句「淺薄小兒」來形容韓寒,又何嘗不是人身攻擊?而白燁的問題,其討論價值竟然連粗口都不如,難怪中國大陸的文壇越來越怪異。 2,扯到古代詩歌上。韓寒批評的是現代詩歌和詩人,但對古詩卻很有讚賞的意思。其實韓寒批評現代詩歌的一個重點就是,現代詩失去了古詩的韻味。但這個叫東籬的人邏輯卻很有問題,他認爲,中國是詩的國度,所以現代詩就有存在的價值。但問題是,中國之所以是詩的國度,不是因爲現代詩,而是因爲古詩。古詩有價值不代表現代詩也有價值。 還有一個叫做沈浩波的詩人,他將熱愛惡搞的人們和批評現代詩及其本人的人都形容為”愚民”。這只讓我感受到這是一個高高在上卻令人可悲的詩人。誰相信心胸如此狹窄的詩人能寫出好詩?更可悲的是,沈浩波大詩人,一邊在痛批惡搞,另一邊卻自己也積極惡搞,還承認自己不是在講道理。 我幾乎相信一點,李白如果見到有人批評他的詩,他不會用”淺薄小兒”、”愚民”之類的字眼來還擊。用這樣的字眼進行還擊的所謂”詩人”,正正暴露了其缺乏詩人的詩情和氣度。 也許韓寒並不想炒作這些事情,但總是被新浪拿來炒作。如果韓寒希望擺脫人們對他熱愛炒作的猜測,那他應該儘早離開新浪。 無論是現代詩還是古詩,我熱愛真正的詩人和真正的詩歌。沈浩波這樣的詩人,在我心目中永遠不會進入”真正的詩人”行列。 [tags]現代詩,詩人,文壇,韓寒[/tags] Technorati : 文壇, 現代詩, 詩人, 韓寒 Ice Rocket : 文壇, 新浪, 現代詩, 詩人, 韓寒

詩人和流氓 0

詩人和流氓

我說過,詩人和流氓都屬於浪漫派,看上去像個歪論。歪論就歪論,爲了矯正這個歪論,於是有了下面更歪的歪論。負負得正就不歪了。事實上,詩人和流氓還是有區別的。 1,一個人想成爲詩人,寫啊寫,寫了很多的詩,詩歌成了他的匕首,最後他就成了流氓。一個人想成爲流氓,結果做流氓不成滿腔憤怒化成文字,成了詩人。 2,一些本來想成爲詩人卻成了流氓的人,在成了流氓後還會保持詩人的氣質。一個本來想成爲流氓卻成了詩人的人,在成了詩人之後依然會霸氣十足。大家有必要弄清楚。 [tags]詩人,流氓[/tags] Technorati : 流氓, 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