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計劃生育

計劃生育是一門生意 0

計劃生育是一門生意

表妹是在上個世紀的97年出生的。這麼多年過去了,表妹在2006年的春天有了弟弟。 舅父和舅母都是殘疾人,他們在這個世界上生存比我們艱難,但還是堅持生下了第二個孩子。這其中當然有他們的慎重考慮。他們很需要一個男孩,但不是出於重男輕女的思想,至少不主要是。表妹長大後會嫁人,不可能長時間待在她父母身邊。當舅父兩夫婦都老了,誰能照顧他們?要知道,他們是殘疾人,當他們老了,比普通人需要更多的照顧。交給社會、國家?別癡心妄想了,我們偉大的祖國,至今仍是「社會主義初級階段」,據說還要上百年的時間才能升級—-這個「夢」當然也很值得懷疑。所以目前這個偉大的祖國,不會關心一對普通的殘疾人夫婦生活如何。鄧小平的兒子做了全國殘疾人協會的主席,他當然生活無憂。他的殘疾是文革那個瘋狂時代所致,說起來我舅父也是。據說外公當年是南雄縣一個小官,文革時被打成了右派,囚禁了一段時間,病死。舅父在他小時候發了次高燒,沒能及時醫治,沒死,但燒壞了身子。以前我聽到這些事情就在想,如果外公不是右派,舅父的高燒能否得到及時醫治? 未來的事不知道,只能盡早準備,別指望國家。舅母剛懷孕不久,就有一些芝麻小官找上門來,要求墮胎。他們幾乎每天都上門。事實上,母親早就決定了讓舅母到香港來生。但是那些官員大爺們還是幾乎每天上門,不上門也打個電話過去,要求墮胎,以及罰款。那段時間,舅母胎養得不好,也不敢聲張會來香港生。一聲張出去,令大爺們感到罰款可能沒有了著落,真不知道大爺們會怎麼做。在大陸時,我就聽說過計生辦那些人是怎樣對付超生家庭的。那些超生家庭通常是沒錢沒勢的人。城管呀,計生辦呀,我估計他媽的都是同一幫人,都是黑社會出身的。 舅母只好說,生了再給,以此拖延時間。但是大爺們說要先繳押金,怕舅母跑了。舅父和舅母都是殘疾人,跑得了多遠? 後來舅母終於得以來到香港生孩子,住的是私家醫院。我家窮,所以舅母生下表弟的第三天就出院了,沒欠醫院的錢。後來舅母肚子上的線也是母親拆的—-需要解釋的是,母親以前是護士。我多麼希望港人討伐的大陸孕婦名單中沒有舅母的名字,但我並不介意講述此事。那些生了孩子就溜的人的確很不要臉,但我希望香港人明白並非所有大陸孕婦都是敵人,而且她們有很多更無奈的地方是香港人難以明白的。 舅母一回到鄉下,那些大爺又登門了。其中特別活躍的一個家伙是鄉干部。舅父一家住在鎮上,那鄉幹部還不辭辛勞經常從村子里趕來催罰款。他那麼活躍,據說是因為有「分紅」。這實在很容易理解,國家就是需要通過「分紅」的方式令一些人甘心為此賣命。舅母一開始不想交這筆錢,或者根本一時間無法交出來,她只好說,孩子是香港戶口,沒有違反計劃生育。但大爺就是大爺,根本不吃這一套。結局就是,那筆錢還是交了。 但那筆錢最終會到誰的口袋里呢?或許很難猜到,或許也不難猜到。不難猜到的是,那筆錢不會流入國庫,不會為社會主義四化建設添磚加瓦。 幾天前,看到新聞說,廣西有一地方的人因為不滿計劃生育罰款提高,把政府都給燒了。不瞞各位說,我看著特別爽。5月30號,廣西另一個地方也因同樣的原因起了騷亂。我越來越爽。香港的文明人也許看不起那些「野蠻人」。但當一些人運用國家機器來欺負人的時候,那些被欺負的人還有甚麼辦法可以表達不滿?尤其在中國這樣的地方。 [tags]計劃生育,計生辦[/tags] Technorati : 計劃生育, 計生辦

造人工程 0

造人工程

中國大陸的計劃生育搞了很多年,出生率依然居高難下,現排在世界第三位。作為中國的一個行政特區,香港卻是另一副景象。最新調查顯示香港的出生率僅為每夫婦生0.9的孩子,乃全球最低。從這個數據可見,香港很多夫妻是不造人的,而值得注意的是他們當中有許多並不是生育能力的問題。反而是出生率奇高的中國近年來出現了不計其數的治療不孕不育的醫所,令人吃驚。香港某電視臺去採訪這些不造人的夫妻,問他們原因。他們的答案主要有以下兩種:一,他們認為做父母責任重大,自以為負擔不起。同時也有擔心自己脾氣壞不適合帶小孩的。二,他們認為現在香港的教育制度太亂,經常變來變去,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接受這種教育。這些夫妻決定了不生育之後,開始拼命賺錢,待年老之時,無子無女也可養老。而中國大陸的夫婦們的想法又如何?他們極度迷信自己的性能力及撫養能力,認為生多少都沒關係。他們也不管孩子能不能受到教育和好的教育,因為他們認為孩子們最重要的責任是生兒育女、傳宗接代。香港的出生率繼續如此低迷下去,有朝一日恐怕也要實行計劃生育。不過香港的計劃生育是刺激生育。看過那個電視臺的節目,我跟我媽說,你最好和我爸生多一個,以後我不負責幫你們傳宗接代。你們惹急了我,不生孫子給你們抱。 [tags]計劃生育,出生率[/tags] Technorati : 出生率, 計劃生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