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言論自由

9

人格,才是作家需一生經營的作品

古代文人讀聖賢書,深知做人比做學問重要,人可以無知,不能無品,直到民國,政治雖然一度黑暗,但文人依然高風亮節,以「不為五斗米折腰」為志。可是毛賊立國後,讀書人成了臭老九,文學成了政治宣傳工具,郭沫若之流自己也不爭氣,還主動為政治偶像提鞋舔菊,甚為難看。

3

別忘了,你們也是這樣操作的

梁振英當選,網上哀鴻遍野,連平時不談政事的朋友也會來一句「狼來了」。而同日,竟有數名網絡人士的facebook發言甚或帳號遭到刪除,哀鳴之聲更加悲壯。 說facebook搞政治打壓,這種意見其實存在已久,我對此一直不以為然,有趣的是,不僅「正義聯盟」對facebook有此不滿,「邪惡同盟」也一樣。美國的很多企業都是有政治立場的,他們也會分支持民主黨的或支持共和黨的,但我們不得不承認美國就是比我們的地方文明,他們的企業不能因為用戶的政治立場與他們不合就干預用戶言論自由,若說facebook對香港事務有政治立場,那就更加不靠譜了。如果懷疑他們有干預言論自由的舉動,各位大可以寫封信給美國國會投訴它,夠它煩的。 因為說梁振英不是而遭刪除發言或帳號,這事固然是與梁振英脫不了干係,而且這幾天來很多人都見識過梁振英麾下五毛的瘋狂,包括我本人,但是對於部分言論所暗含的「梁振英當選所以打壓開始了」的邏輯,我又不得不冒著得罪各方人士或被人罵「政治不正確」的危險,來表達我的厭惡。之前,梁振英還是小角色的時候,每有facebook發言被刪除,我們總會將事件聯想到李嘉誠也是facebook的一個股東,而這次李嘉誠支持的是梁振英死對頭,請問又如何解釋? facebook不是沒有問題,他們的審核團隊說不定還沒有新浪的那麼龐大,他們的政策執行起來死板僵硬,才導致了如此多的誤刪事件。但另一方面我也看到這個城市的可悲,這城市的人最愛說包容,但真正的包容在哪裡,這城市的人最愛說尊重言論自由,但真正的言論自由又在哪裡?無論是「正義聯盟」,還是「邪惡同盟」,我們往往只以個人喜惡作為行為準則,見到不喜歡的內容就猶恐report不及。對於異見,很多人不愛辯論,只採取眼不見為淨的處理方法,直接report。我相信,就算facebook增加了dislike的功能,很多人還是喜歡report的。 我不是說那幾位被刪發言或帳號的朋友都活該,他們很可能從來沒有report過任何人的發言或帳號,我只是提醒一句,站在他們同一陣線或者說站在我們同一陣線的人,很多人的操作手法都和站在我們對面的人無異。正如我們罵梁振英愛發律師信,而其實我們當中也不乏律師信狂人。你或許說這就是「現實政治」,對方手法齷齪,所以我們也要以同樣手法還以顏色,那麼你必須說服自己和同路人接受自己人的發言或帳號也會突然消失的惡果,但你無法改變我的看法--鬥report對方的言論,實在太小學雞。 facebook這個平台,是我們自己摧毀的。 相關閱讀: 無待堂:《臉書,將我消音吧》 荒謬的香港:《請問這張相如何違反 Facebook 的規定?》

8

成報拿什麼拯救振英,振英拿什麼拯救成報

我在大陸讀中學一年級的時候,喜歡上了隔壁班一位女生,然後通過一名中間人,和她秘密通信超過半年,當年的我寫情信非常有一手,但由於種種原因,我們一直都沒有在一起過。在我被感情沖昏頭腦的期間,我曾經為她做過一件當時我自認為相當浪漫的事,到了後來我卻認為這件事相當糗(柒)。 當年我成績非常好,好得老師想偷懶的時候就會找我幫他們批改試卷,無論數學、語文什麼的都有,也就是說在某種程度上我獲得了決定同學分數的權力--我說的糗事就是曾經有一次我利用了這種權力,為我喜歡的那位女孩改出了一個不錯的成績。事前我並沒有什麼計劃,只是當我獨自一人在數學老師的獨立辦公室裡改著卷子的時候,我改到了那位女生的試卷。這位女生成績不佳,但我真沒想到她數學試卷可以空著那麼多道題沒做。 我作為一名成績優秀、作風一等的學生,為甚麼會喜歡一位成績不佳的女生?主要原因在於她是一名非常有性格的女生。她的打扮非常潮流,論時尚在我校無人能出其右--雖然那是以我家鄉的潮流為標準,但我想,要是放在大城市也決不顯得土氣,然而另一方面,一到夏天她在學校就喜歡脫了鞋到處走--而那時候,赤腳已不是我們潮流的標準,就算最窮最土氣的人也不會在學校赤腳走路的,就算我自小熱愛赤腳的感覺,我也從來沒有在學校赤腳過,換言之,她做了一件我想做但我沒做到的事--如果誰要把我對她的喜歡解讀為戀腳癖,那我會認為這人相當沒水準。以她的性格,發展到今天,一定不是會買iPhone來用的主。 當時我已經成為班上為數不多的共青團員之一,而且是班團支書,足見我覺悟之高,所以看到自己喜歡的女孩子答題答得這麼差,我就忍不住展現出共青團員優秀的一面,我決定拉這位後進女生一把,做法就是幫她把空著的試題答完了。當然,在我「黨性大發」的時候,我的智商並沒有下降至零,為了掩蓋我在她的試卷上動了手腳,我是有技巧的,我只是幫她獲得一個合格的成績,這對於她來說已經足夠體面了。後來老師有沒有發覺,我並不知道,反正老師從未為此找我談過話,批評過我一句。之後,我依然是一名覺悟很高的班團支書,圓滿完成了上級交給我的收團費任務。 但是後來我想起這件事,覺得這件事非常有資格列入「糗事百科」,因為我那樣做極有可能幫倒忙,為我喜歡的女生帶來麻煩。如今我再次想起這件事,是因為最近在香港發生的一件事:成報把著名專欄作家劉銳紹的文章改得面目全非,完全不顧作者的原意,不僅改得比我囂張放肆,而且改得比我蠢--雖然我沒有因此贏得美人歸,但至少沒有惹事上身。 大陸固然是言論自由極為有限,但也鮮有傳媒編輯會把專欄文章大肆竄改--至少我從沒看過,他們頂多是把敏感的字句刪除,或者乾脆不登,而一個以言論自由為核心價值的地方,卻有傳媒敢把明明是反對一個人的觀點改成支持那個人。這些年,我們都看到香港傳媒的底線一直在退,但至少還穿著一條內褲,而這次成報連內褲也脫下來了,露出一條醜陋不堪、又小又爛的雞巴「屌屌fing」。因為這種事連大陸最無恥的傳媒也不敢做,所以成報把它做了,可謂已經超越了人類的極限。成報的總編輯說,他們沒有受壓,那麼我的疑問是:成報究竟有多愛梁振英? (caption:香港傳媒的底線原本再怎麼退都還有些許矜持,重要部位還有布遮著,而成報這次在性感狼的面前,再也不要矜持,決定一絲不掛了。無論是他們自己敞開了菊花,還是狼掰開了他們的菊花,反正狼已經插入了。) 相對成報事後的解釋,我的解釋也誠實得多--還是不要比誠實了,跟成龍比無恥的話,成報倒是極有資格,而且勝算十足。改動是為了配合頭版的內容,事件並不代表報章立場--這樣蒼白無力愚弄大眾的解釋,就連成龍大概也說不出口吧。 成報,你以犧牲報格來拯救最近民望下滑的梁振英,卻適得其反--這恰恰強力印證了民間對梁振英上台後的擔憂,以後傳媒是不是再不能有反對梁振英的聲音存在?而振英,你上台後,又能拿什麼來拯救為你「壯烈犧牲」的成報?

5

以我的言論自由,捍衛黃貫中的言論自由

暗殺言論讓黃貫中上了報,是預料中事,但當然不是我推上報的。如果黃貫中還有common sense和一點點自信的話,他心中也該知道這事肯定是要上報的。如果他在微博說了這麼出位的話都沒媒體報導,那他可以不用在娛樂圈混了。

12

我們都是恐怖分子

今年六月,香港一位青年因在網上宣稱要炸掉中聯辦而被捕。十月,在中國,一名女士也因twitter上的言論被判處1年勞動教養(注1)。這位女士比香港青年所做的更為簡單,只是轉發了一條tweet,前面加了幾個字「憤青們,沖啊!」然後天朝執法部門充分發揮了辦事效率,香港六月份的案子時至今日都尚未了結,而天朝已經把十月份的案子辦了。 先不說是否以言入罪,天朝居然能夠以在天朝並不存在的東西作為控罪的證據,這該算是無中生有,還是非法取證呢?為了這麼一個小案子而爆露了天朝在twitter等各種國外反動網站所佈下的天羅地網,在我看來,也實在是因小失大。 兩宗案子除了都是以言入罪,還有一個共同點,他們本身並沒有實施任何行為也沒有實施行為的意圖,卻要為別人可能會實施的行為負責。香港的裁判官這樣勸戒被告:「若有人照着來做,現時連中學生都懂得自製炸彈,那麼被告便如恐怖分子般令人厭惡,令無辜者受害。」中國的那名女士則因叫憤青「沖啊」而被判「擾亂社會秩序罪」。這才是一字千金啊!劉曉波寫了那麼多文章才判了十年,程女士寫了五個字加兩個標點符號就判了一年。對於這個判決,我馬上想到的是我們偉大而莊嚴的國歌,「冒著敵人的砲火,前進!」,這一句歌詞難道就不會「擾亂社會秩序」嗎?依我之見,還要再加一條罪:教唆他人自殺。 有人提到今年一月份的時候英國也發生了一件類似的事情:一名網民只因飛機延遲而在twitter上宣稱要把機場炸上天,結果一周後被捕,判罰幾百英鎊。判罰的不同,當然是三宗案子之間一個很明顯的不同,除此之外,我們還要看到三者的罪責也是不同的。這位倒楣的英國人只為自己的言論不當負責,而不需為別人可能的行為負責--因為誰能肯定別人的行為是他的一句話所造成的?又怎麼可以因為一句話就要他為別人的行為買單呢。當然,就言論不當這一點,很多人也是不同意的,前英國立法議員Evan Harris就認為在twitter上和在酒吧裡說話是一樣的,都有說一些諷刺話的自由。眾多網民也紛紛轉發那條「把機場炸上天」的tweet,以示支持。這事要是放在天朝,可想而知,該有多少人要進牢房啊。 那個倒楣的英國人罰了款,也丟了工作,但在twitter上卻迅速增加了很多的follower,事發前他只有600多個follower,現在是當時的十倍,也算是塞翁失馬了。工作丟了可以再找,錢罰了可以再賺,然而失去自由是無法補償的,中國的那位女士會如何度過她在監獄裡的一年呢? 在不同的國度做類似的事,可能即時引發某種類似的後果,但最終的下場卻是不同的。香港尚未有人因為twitter上的言論而被捕,最近我在嘗試打破這個紀錄,我已經連續數日在twitter上用不同的烹調方法處理中聯辦,至於能否達成心願,那就要看警方和中聯辦願不願意成全我了。我先在這裡聲明,我的勇氣來自於國歌,我的言行是受了國歌的鼓動,如果我是恐怖分子,那是因為我在唱著那樣的國歌。我現在也有600多個follower,但我沒有把follower增加十倍的打算。 還有,我現在情緒非常穩定。在這個國家,你要隨時準備入獄,你要習慣成為「賣國賊」、「恐怖分子」。 (注1:據了解,勞動教養非法院判罰,也無須經過法院審理,而是由公安機關直接判罰。) [tags]言論自由,因言入罪,twitter[/tags]

3

梁詠琪:好,我刪

如果你還不知道梁詠琪發生了甚麼事,可以看看這條新聞。名字G開頭的都似乎比較反革命。

0

看圖說話

這張圖的黑字部分解釋了甚麼叫作「和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