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西藏

一二三四五 3

一二三四五

一, 我看到的是,一個人是否獨立思考,似乎只需看他的立場了。如果大部分人站在左邊,那麼站在右邊的,不管其原因為何,都是獨立思考。這便成了「雖千萬人吾往矣」唯一的註解。 獨立思考不是完全排除別人的影響,否則能做到的只有北京周口店人。如果你期望自己做一個完全獨立不受任何人影響的人,那麼我只有奉勸一句:回山洞去吧,山下是很危險的。一個再怎麼獨立思考的人都無可避免受過他人思想的影響,關鍵在於,在接收別人的思想時自己是否做過充分的思考–認同是基於甚麼原因,這種原因是否合理,即所謂批判的接收。 二, 一個地區應否獨立是一個複雜的問題,不是「民族自決」四個字可以解決的。民族自決是一種過於理想的方法,事實上當今世界通過民族自決原則建立獨立國家的民族並不多。 尤其是很多土地上是多民族混居的,很難劃分哪一片土地屬於哪一個民族。於是,任由民族自決可能導致的結果便是民族對抗,使問題逾趨複雜。眾所周知,今年才宣布獨立的科索沃就並非只有阿爾巴尼亞族人。 不要忘了,要求獨立和尋求擴張同樣是民族主義。 三, 陳巧文是一位勇敢的女生。很多不理智的所謂愛國者則成全了她的勇敢。 雖然罵陳巧文是漢奸的聲音不少,但我聽到更多的是:這位女生想出名想瘋了。這是陳巧文和王千源兩件事的不同之處。這裡是香港,一切離經叛道的行為,其動機都可能被歸為「想出名想瘋了」。 每個人都有表達的自由,但如何表達卻不是一門簡單的學問。陳巧文所選擇的方法在我看來未必是最好的。 陳巧文最受人指責的是展示雪山獅子旗。她解釋她並不支持西藏獨立。但是很可惜,雪山獅子旗是藏獨的象徵,它給人的聯想不是人權自由。如果陳巧文真的毫無支持藏獨的意思,那麼她用雪山獅子旗反而模糊了焦點。所以她的動機是甚麼,也難怪人們會懷疑。 我甚至認同一個人有發表支持藏獨言論的自由,但陳巧文選擇了一個錯誤的時間地點。陳巧文在所謂的愛國者人群中展示雪山獅子旗,就好比一個曼聯的球迷跑到車路士球迷堆裡高呼曼聯必勝。就算陳巧文在英國生活了太久,以致忘卻了香港人對踩場這種行為尤為敏感,也應該知道一個曼聯的球迷不會跑到車路士球迷堆去踩場。 說起來,陳巧文需要走到街上去,也可能是無奈之舉。在香港,誰會給她平台去詮釋她的理念! 四, 5月2號,卡弗蒂也許偷偷地笑了:看,中國人果然是一群暴徒。 之前還有李怡之流為卡弗蒂辯解說他罵的不是中國人,現在終於可以理直氣壯地附和卡弗蒂:看,他說得沒錯。中國人就是暴徒。 這實在不足為奇,因為有人看到國奧隊打架也會感慨是中國人的劣根性。我覺得,通過那天某部分人的惡劣表現便下結論卡弗蒂說得沒錯,這未免太草率。正如我們不會因為部分藏人使用了暴力就說藏民都是暴徒。遊行示威升級為暴力衝突,在我看來是很平常之事,西方不是也一樣嗎?那天比較令人反感的情況是,以多欺少,以強凌弱,這麼多大男人圍著一個弱質女子動手動腳,而這卻僅僅因為對方的立場不同。如果打起來的是兩個實力相當的男人,我是一點意見都沒有。 我不知道諸君對國人劣根性的批判是出於痛心還是鄙視。如果是鄙視,那只會讓你高高在上;如果是痛心,你便要知道只罵是沒用的。更重要的是啟蒙。如果當年孫文只懂罵國人,那中國人可能還要留辮子留很長時間。如果大家都認同中國人(包括香港人)都是暴徒和蠢貨,那麼言下之意是否中國和香港都不適合推行民主呢?我是非常不願意得出這種結論的。 五, 愛國並不特別崇高,而是一種很普通的情感,和愛自己家人一樣普通。 愛國本來不是壞事,愛國應有很多方法。但愛國若成了主義,就變成只能這樣,不能那樣。然後就會有人揮舞著愛國主義的棒子到處張牙舞爪。 愛,是無論她有甚麼缺點都能夠接納,接納不是無視其缺點的存在,而是要去改變。 [tags]奧運,陳巧文,西藏,愛國[/tags] Technorati : 奧運, 愛國, 西藏, 陳巧文

向紫草請教 0

向紫草請教

回應紫草的回應 1,”free Tibet”是在為普世價值吶喊,還是為個別對象進行抗爭?我的確無法分辨。明明整個中國都不free,為甚麼不是”free China”? 2,”free Tibet”口號背後代表的是哪種普世價值?人權、自由還是獨立? 3,你看到女鄰居額頭上瘀了一塊,會馬上跑到她老公面前抗議家庭暴力嗎?哦,還要高舉free your wife的牌子。當然最有效的行動是報警,但最後的真相可能是,那女鄰居只是摔了跤,因為她家鋪的地磚太滑了。 4,甚至你根本不認識這樣一位鄰居,當然也更不知道她是不是受傷了,你只是聽老婆說有一位女鄰居被她老公暴力對待,你就決定為普世價值吶喊嗎? 5,你不曾了解過黑人如何受到歧視,也不曾了解過馬丁路德金如何為黑人爭權,你只是聽了他的”I have a dream”,你就感動了?如果是這樣,那對不起,我只能說你的感動太廉價了,我猜大概任何一個卓越的演說家都能感動你,說不定希特拉都能。哦,不對,希特拉宣揚的不是普世價值。 6,假如你和馬丁路德金生活在同一個時代,你只是在報章上看到他的演說詞,你就決定在香港的街頭高舉”free America”?那些州名當然不重要了,因為焦點在黑人。 7,”free Tibet”的焦點呢? 8,沒有一個民族比另一個民族更值得關心,我非常認同。請”free Tibet”的人以後每次知道世上某個角落發生了不公的事,都上街去為他們吶喊。當然,就算那些事情是編造出來的也不重要,只要普世價值永遠是正確的。 9,西藏一直在那裡,不會像某位受到家庭暴力對待的婦人那樣,從北半球搬家到南半球,就算有一天它可能不屬於中國。 10,如果你會注意到女鄰居額上的瘀青,並且會跑到她老公面前抗議,那麼,雖然我不敢肯定你以後在街上會不會認得她,但至少你在抗議那一刻你會記得她–尤其是額頭上那塊瘀青。 11,少女的情感可以和free Tibet的情感相提並論嗎?我沒聽過那種節目,但是如果有個少婦跟我說,她受到了老公的暴力對待,但依然愛他,那我肯定會告訴她,這是盲目的愛。這難道是揶揄?這大概也是紫草的失察了,或者沒有了解立場對面的我的想法。 12,我有沒有憤青的口才是毫無意義的,除非是用來中傷人。 13,「外國平民本來就一直都會對新聞材料作出監控」,所以中國人不應指責西方媒體的失誤報導?這是不是紫草想說的? 14,時間地點人物不重要?那好吧,請大家把”free Tibet”的牌子對準達賴喇嘛,因為達賴統治下的西藏也曾經很不free。甚麼?你告訴我那是很久以前的事,達賴現在是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朋友,你不知道嗎,時間並不重要,和西藏在哪裡一樣不重要。 15,「公平、公正、正義」都只是口號。說口號容易,要去了解不公之下的人的痛苦卻不簡單。 [tags]西藏[/tags] Technorati : 西藏

好好利用google map 6

好好利用google map

紫草說,是否知道西藏的地理位置是毫無意義的,除非是用來中傷人。 「究竟有多少人了解西藏的地理位置」是我在上一文中提出的疑問,而我實在不知道這樣一個問題怎麼會產生中傷人的殺傷力。很遺憾,我猜一定是中央情報局給紫草報錯料了。我不希望紫草將我的原話抽出半句來解讀,我的原話是:高舉”free Tibet”旗幟的他們, 究竟有多少人了解西藏的地理位置、歷史以及其他種種? 一個不關心西藏的人,當然毫無必要去了解西藏的地理位置,那的確毫無意義可言。然而,那些為了西藏站出來遊行並高舉”free Tibet”旗幟的人,他們對西藏如此關心,難道西藏的地理位置就一點也不值得他們去了解?要他們說出西藏的經緯度是不可能的,但他們至少也應能指出西藏的大概位置吧。如果一個人說他很關心胡佳,但是他連胡佳是誰也說不上來,你相信他真的關心胡佳嗎?如果你連胡佳是誰也說不上來,那你又如何去說服別人和你一起關心胡佳? 是否了解西藏的地理位置固然不是非常重要的問題,但在一定程度上能說明一個人是否對西藏足夠的關心。西藏這個地方存在這個地球上的意義,當然是不僅在於其地理位置,但它的地理、歷史和文化等等一同構成了西藏。正因為西方很多人連西藏在哪都不清不楚,所以當西方媒體張冠李戴,拿印度、尼泊爾等地的照片來描述西藏事件時,他們沒有提出任何的疑問,而是依照慣性相信了西方媒體,最後反而是被譏為「蠢貨」的中國人揭露了西方媒體的錯誤。如果西方媒體很頑皮地共同虛構一個叫Utopia的地方出來,並會生會色地描述當地人民正遭受殘酷的屠殺,配上幾張震撼人心的照片,大概也會有一幫人因此跑上街頭高舉”free Utopia”吧。 紫草所舉的例子,不太能說明問題。報警求救的人難道沒有義務提供自己所處的位置嗎?警察不是上帝,不可能聽到求救聲就馬上出現在求救者面前。雖然這個例子討論下去偏離了主題,但我想告訴紫草,地理位置很重要,不是只有警察對此感興趣。1999年北約用五枚導彈精準地襲擊了中國駐南斯拉夫大使館,美國的解釋是使用了過期的情報地圖。如果有一天中美不幸開戰,美國再次使用了所謂過期的情報地圖,把西藏的布達拉宮炸了可怎麼辦?那可不僅能中傷人,還能炸死人。 google map雖然沒有多大的軍事價值,因為它是過期的,但至少可以拿來了解一下世界,不要只用來尋找裸曬的人。 [tags]西藏,googl map[/tags] Technorati : googl map, 西藏

1

暴政與暴民

中國的每一寸土地都沒有自由,不僅西藏。 中共可能是吸取了歷史的教訓,所以在中國的民族政策下 ,少數民族是享有特權的,比如在法律上有針對少數民族的「兩少一寬」政策。何謂少數民族?中國有56個民族,漢族之外的55個民族都是少數民族。舉例而言,一個漢族人和一個新疆人打架,抓到公安局去,漢族人依法處理,而新疆人受的處罰就不會很重。 然而這次的西藏事件卻不是打架那麼簡單。 西藏的事我所知不多。也許西藏人是值得同情的,應該說生活在暴政之下缺乏自由的人都值得同情。但是受過傷害,卻不構成傷害其他無辜者的正當理由。老實說,我不是一個文明人。對待暴政,我從不認為應該放棄暴力手段,但對象絕不包括無辜的平民。用暴力手段去對付無辜者以發洩憤怒,和所對抗的暴政有何分別? 如果那些在拉薩燒殺打搶的人真的是爭取自由的藏人(而不是別的人),那我覺得他們很愚蠢,因為他們所幹的正是與自由背道而馳的,他們傷害了別人的自由。然而幸好,在自由的名義下,世人對暴政下的暴民通常都採取寬容甚至無略的態度,就算暴力所針對的對象是無辜的平民。所以,人們只惦記著暴政下的苦痛,而忽視了暴民給無辜者帶去的苦痛,甚至為暴民吶喊助威。 台灣的兩位總統候選人究竟是聰明還是愚笨?我覺得他們混水摸魚摸得實在太明顯了。 [tags]西藏,民族,自由[/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