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西寧

無賴是自證的 5

無賴是自證的

我寫周曙光的第一篇文章是《公民記者走啦》,「走啦」是玩佐拉的諧音。我一開始對周曙光是非常客氣的,但是慢慢接觸周曙光對各方質疑的回應,我作出自己的判斷:周曙光是個無賴。 我不是記者,而是作為旁觀者提出我的質疑和看法。我寫每一篇關於周曙光的文章都是根據所聞所見而寫,而且大部分都是根據周曙光自己的說法。比如周曙光說他的收費很公道,只收「適當的交通費和通訊費」,於是我就質疑要當事人買電腦,要當事人在成功收到賠款後提供分成數十萬,這屬於哪個星球標準的「適當的交通費和通訊費」?又比如周曙光說「香港各大電視台」轉播的《鏗鏘集》能證明西寧人是誣陷,於是我指出那集節目根本不能說明問題。周曙光卻說我的論證過程在哪,這大概是無賴的最後一招了。就好像一個色狼摸了人家大腿被抓了正著後反說:你哪隻眼看到我摸你大腿了?任何人都只能做出這樣的回答:我的屁眼看到了。回貼不看貼的不是別人,就是你周曙光。而無賴其實和傻逼相似,都是自證的。 其實,我也夠無聊的,所以下面繼續「誣賴」周曙光,看周曙光甚麼時候也專門寫篇文章要求我向他道歉。 周曙光提出三大有力證據:香港電台的節目,他自己做的錄音和錄影。香港電台的節目,我已經在《無賴會武術,擋也擋不住》說明了那其實是個無關的證據,那節目只證明了西寧人只是襯托周曙光這位英雄的佈景板。至於他做的錄音和錄影,有一個共同點,就是聲音質量極差,加上西寧口音對於我這個南方人來說很難聽懂,所以對不起,我聽不明白西寧人說了甚麼可以證明周曙光的清白。周曙光希望那錄音和錄影證明甚麼呢?證明西寧人是心甘情願被騙的?請告訴我。 我總結了一下,周曙光公開的西寧人來信,主要講了幾件事: 第一,西寧人特意給周安排了有電腦可上網的住房,但周「講了許多的理由」要求西寧人購買了一台一萬元左右的電腦。 第二,周以不能背著兩台電腦為由,要求將其那部所謂新電腦轉讓給西寧人,並承諾教會對方學會電腦,但臨走前將出價三千元改為四千元,而且未將這部新電腦的保修單等相關配件交給西寧人。 第三,那三千元後來在周口中變成去上海的交通費,周還要求對方提供更多的活動費。 第四,周夜夜去高檔網吧、高檔桑拿,由西寧人付費。 第五,周白天睡到四五點,很少工作,連錄影的字幕都不願立即動手做。 第六,西寧人養了周20 多天,可最後周還要求提供一個月工資。 第七,周要求購買一萬多元的偷拍設施及其他零零碎碎各種設備。 另一位blogger阮一峰做了一分清楚的清單,列明了周曙光對西寧人的各種索求: * 10000元笔记本电脑一台。* 以3000元的价格,将自己的二手笔记本电脑卖给拆迁户。* 去上海、四川,大渡河的旅费。(被拒绝)* 电话费300元。* 上网卡600多元。* 网吧上网费用若干。* 多次桑拿浴的费用若干。* 20多天的免费食宿。* 一个月的工资4000元。* 300多元的摄像头及录像带一盒。* 40兆硬盘一个,耳麦一付,光盘一盒。* 50$域名一个,合人民币 380元左右。* 10000元网络话题广告费。* 10000多元的偷拍设备。(被拒绝) 在西寧人的另一封信中,還增加了一項指控:周曙光自稱是香港某電台的特約記者。 周曙光的回應包括: 第一,不承認去過桑拿(缺乏舉證和論證過程)。但也沒有否定去過「高檔網吧」。 第二,不承認自稱記者(缺乏舉證和論證過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