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蝦仁一族

開學第一天 0

開學第一天

今年的暑假過得特別快。人的歲數和時間的長度似乎是成反比的,人越長越大,時間的長度就似乎越來越短,一個多月的時間等同于一個星期的時間,飛速而逝。然後就發現,在這段看似短暫但其實不短的時間裏,自己什麽也沒做過。這説明時間長度的縮短並未帶來其密度的增大,因爲我的日子比往常還要空虛。 我們的課室已從三樓轉移到一樓,這是升班帶來的唯一的好處,從此上學少爬兩層樓。不排除這對某些肥胖的同學來説是個壞處,因爲鍛煉的機會又少了。不過在肥胖同學的行列中,已不包括豆腐同學,因爲她已經離開了我們,正常情況下她不會再出現在圓玄一中更不會出現在A班課室。在過去的6A班,不僅豆腐,還有Double V(V煞)、笑魔Sonia和某一位好像已經做了老大的同學都離開了。豆腐是蝦仁一族七人中的一員,而Double V是吳彥組四人中的一個,這兩個人的離開,我都有點不習慣。對豆腐自然是「感情深厚」,雖然本人深知她不會成爲「我的人」(關於這一點不用她本人或者任何人提醒我),感情也已「由濃變淡」(意思不是友誼變淡,而是說就算現在她告訴我她已經是誰的人,我也不會太失落;她的名字在我的文字中再次出現也説明我基本上已把這個包袱放下);和Double V也同組了半個學期,感情(同學之情)亦有。去年剛開學那段時間,感覺Double V是個孤傲冷漠的人,後來才發現這是對她的誤解。可以說,當你還沒真正認識一個人,那個人對你都可能是孤傲冷漠的。所以小龍女這種無論對誰都常年保持孤傲冷漠的人,屬於人間罕見品種。 在過去,某人因爲他個人的不快樂,導致全班地震,七人組從此天各一方。有失也有得,從此就有了吳彥組。吳彥組一開始並不叫吳彥組,而叫八兩金組。這個組名是隨便想出來的,沒有任何含義,當時中化課要我們解釋含義,我就說四個人每人二兩金加起來就是八兩。當然這樣的解釋也未有賦予它任何含義,更與高深無關。現在吳彥組又天各一方,L仔在最後,肥晴在中間,我在最前面,而DV則又不知身在何處,讓人不禁一番感慨。 雖然早知道豆腐的那一身舊校服會出現在某一位新同學的身上。但是僅僅根據她在日記裏的描述,連那位同學的性別亦不足以判斷。直到本人確定了新同學全是女同學之後,才知道那會是一個女性。在開學典禮上,這位來自保祿女校的女性就很榮幸地可以坐在本尊的右邊,但問題是直到中午和豆腐同學吃飯才知道那位女性就是她所說的那個。以本人的鼻子對狗的氣味之靈敏程度,沒道理沒有聞出豆腐的校服,但事實就是沒有聞出來。這説明一個暑假下來,我的鼻子都退化了,可想而知這個假期再放長一點,本人就會持續退化,直到只剩下雞巴還雄赳赳氣昂昂,仍然會仰天長嘯。 今年的學生手冊延續了去年的幼稚風格,不過要在幼稚上比個高下的話,還是去年那個會以絕對的壓倒性優勢獲得勝利。可以說,去年那本手冊的幼稚程度已經達到了太陽系水準,不是一般人可以突破的,就算同時集合雞和豬的智慧。對不起,我又潑了你們冷水。 看了同學的日記才想起,再沒有那塊大鏡子了。多一人或少一人的鬼故事還會發生嗎? [tags]蝦仁一族,圓玄一中[/tags] Technorati : 圓玄一中, 蝦仁一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