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虛擬社區

成人與青少年 0

成人與青少年

洪波以青少年比成人更熱衷構建虛擬形象來解釋QQ類遊戲型社區的成功。事實上,在中國,不管男女老少,都玩QQ。QQ看上去更年輕化,其主要原因應該不在用戶群是否年輕,而是騰訊公司本身刻意在製造和維持這種年輕化。 QQ誕生之初,其構建的人際關係可能是以虛擬為主的,因為那時中國互聯網還不夠普及,而虛擬世界對中國人來說又是那麼的新鮮。記得當年我和我的朋友都特別喜歡在QQ上找些陌生人來聊天,甚至有些朋友還喜歡流連於聊天室(一種更不靠譜的人際關係)。可現在不同了,QQ上的人際網絡可能大部分都是現實中延伸過來的。就我自己而言,QQ上面的人大部分都是現實中認識的,包括同學、朋友甚至親人。最重要的是,很難將這群人從QQ轉移到其他地方。這大概也是QQ不開放協議的原因。但其實,開放協議對QQ也不會影響很大,因為中國人還保留著不輕易遷居的性格。騰訊為什麼熱衷於抄襲?因為它不需要靠創新去吸引用戶,它只要看到別人有新的東西克隆過來就夠了,就能保住它的用戶不會為了嘗試新事物而流失。 而騰訊現在其實也在建造一個真實的社區,它的「城市達人」是我見過的對個人資料審核得最嚴格的一個虛擬社區,已經嚴格到有點傻逼的地步。 但我認為,對於建構虛擬形象的興趣,並沒有青少年比成人更熱衷的分別。現實世界和虛擬世界是兩個互不統屬的世界,一個人在現實世界已確立了角色,不等於他對虛擬世界毫無興趣。現實和虛擬對立但不衝突,是屬於互補的對立。人在現實中扮演的角色與他所期望的角色往往是有一定差距的,而且,就算他已經在現實中扮演了他所期望的角色,與現實不同的虛擬世界對他而言仍然具有吸引力,換言之,人其實永遠有幻想。否則無法解釋《second life》的成功,也無法解釋各種遊戲有大量的成人玩家。 我不否定青少年在虛擬世界所花費的時間可能比成年人更多,但這不是誰比誰熱衷的問題,而是誰比誰更有閒暇的問題。海爾的CEO張瑞敏不會花錢去買QQ的虛擬服飾,但他也有可能去買某個網絡遊戲裡的「倚天屠龍」。同樣的,「腦白金」的CEO史玉柱玩網游會砸幾萬塊錢進去買裝備,但他也不會去買QQ的虛擬服飾。但不管是張瑞敏還是史玉柱,都不是成年人的最佳代表,因為他們比一般的成年人還要多兩個標籤:成功、富有。 如果拿facebook和QQ比並不公平,那麼,拿盛大和百度比也不公平。哦,對了,傳聞百度也將進入網遊市場了,它為什麼對這個只屬於青少年的市場有興趣? [tags]facebook,QQ,遊戲,網絡遊戲,互聯網,虛擬社區[/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