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英文

顫抖在她曾戰斗過的地方 0

顫抖在她曾戰斗過的地方

我學英語學不好,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可能是我擺脫不了中文思維。尤其在寫英文作文的時候,我的中文思維表現得更為根深蒂固。我寫一個句子出來,通常是先想好中文的意思,然後再想用英文怎麼表達(中式英語在我用得似乎倒不是特別多)。有時候實在想不出用英文怎麼表達,我就沒轍了,乾著急。所以我做英文試題是比別人慢很多的。 到香港讀書後,英文不進反退,我可能是比較少見的例子。以前在大陸,我的英文語法學得還算不是太差。但是在香港一段時間之後,發現自己的語法是越來越不行,不是因為語法深了,而是很多以前學過的忘得差不多了。在香港,唯一進步的就是,我寫英文作文再也不會把中文詞寫上去了。但我用中文來構思英文作文的特點一直沒變。 英文作文的題目,很少看到有特別難寫的,前提是用中文來寫,但這個前提太荒謬了。比如今天我寫的第三道題,是關於偶像的。point我是多得很,要是用中文來寫,估計拿個A都沒太大問題。但是用英文來寫,就語塞了。可見我不是在寫作文,而是在從事翻譯工作。我一路在思考,不是構思觀點,而是構思如何將中文意思轉換為英文。當你本來知道什麼意思,但是無法準確甚至完全無法表達出來的時候,你就知道這有多麼痛苦。 如果一個人的中文能力真的強勁到足以立足,那麼英文差點也無所謂,說擺脫不了中文思維還情有可原。但我還沒到那境界,以我目前的中文水平說擺脫不了中文思維就讓我顯得有些傻逼。我的中文其實也是個半吊子,根本無法幫助我在這個世界謀生,尤其在香港,中文不值錢的一個地方。 考完作文部分,我就已經心灰意冷了。我發現保祿的校園還算不錯,鳥語花香,綠樹成蔭,所以發短信咨詢豆腐,為何她在如此美好的環境下成長仍會變得那麼粗魯。此時的情與景實在很難融合,以我當時的心情,我本應呆若木雞地坐著,與世隔絕,但在這個豆腐曾經戰斗過的地方,很難不想起她。然後是section C,有一篇文章是講小胖的,小胖這次沒能給我帶來愉悅,哪怕只是一丁點。他的事用英文寫出來,原來這麼難–當然這僅是對我而言。考完這一部分,我已經陷入絕望。天空開始陰霾,刮起了風。情和景總算融合在一起。回家吃飯去。 令人意外的是,下午的section E還算比較簡單,比平時在學校練的還要簡單。平時,通常連時間都不夠。可現在怎么說我也是做完了,一題不剩。這部分其實是我最強的部分,平時都靠它來拉分。 我一整天在想,如果把英文靠砸了,將來會變成怎樣。是不是我的英文不行,注定了我在任何一個領域都是失敗的?反正大學是離我越來越遠了。不知道樹仁收不收英文不及格的考生?如果樹仁收,那我就要證明其他大學不收我是一個錯。如果我還是無法證明,那麼只能證明樹仁愛上我是她的錯。 昨天做了一個關於高考的噩夢。我不想再將它說成是什麼預兆了。它只是說明我的壓力很大。寫完這一篇,我發現心情不好寫出來的東西真是不同,難看。 [tag]高考,英文[/tag] Technorati : 高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