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自由

10

三條笨實的穿衣自由

有一天禿鷹要出席立法會,他穿了一件上面寫著「我不是禿鷹」的上衣,來到立法會大樓門口時,不料卻被保安阻攔:「你這是抗議標語,不能入內。」禿鷹問:「那我怎樣才能進去?」保安說:「把上衣脫了。」於是禿鷹把上衣脫了打赤條走進了立法會。 有一天唐垃圾也穿著一件寫著字的上衣出席立法會,上面寫著「我不是垃圾」。路上遇到了禿鷹,禿影說起自己上次被攔一事,唐垃圾表示不信,說:雄仔,你肯定搞錯了,香港是有穿衣自由的。當唐垃圾來到立法會門口時,保安攔住了他:「你這是抗議標語,不能入內。」垃圾問:「那我怎樣才能進去?」保安說:「把上衣脫了。」於是垃圾把上衣脫了打赤條走進了立法會。 又有一天,詹培忠也穿了一件寫著「我不是人」的上衣出席立法會,途中遇到了禿鷹和唐垃圾。禿鷹和唐垃圾看見肥詹的上衣,大笑起來。肥詹不急不慢地從口袋中拿出梳子,把迎風飄揚的幾根美髮梳了幾梳,問道:「兩位老弟笑甚麼呢?」於是,禿鷹和垃圾如實將他們的遭遇告知肥詹。肥詹鎮定地說:我才不怕,頂多到時我把它脫了。來到立會門口時,保安並沒有阻攔肥詹。 走在後邊等看笑話的禿鷹和垃圾疑惑地看著肥詹的背影,大聲質問保安:「為甚麼他能穿著有字上衣進立法會?」 保安說:「因為那句話是對事實的描述,不是抗議標語。」 (以上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實屬巧合) 相關新聞:記者穿「我不是黑影」上衣進立法會採訪被阻攔

同志仍需努力 2

同志仍需努力

中國人習慣於做沉默的人,能忍則忍甚至逆來順受是這個古老民族的性格。示威遊行在西方國家已算是家常便飯,但在中國人觀念裡是非逼不得已不為之,包括香港人同樣也是。為甚麼2003年七一遊行50萬人浩浩蕩蕩,此後幾年的人數卻銳減呢?其實大部分香港人並不太熱衷於政治表態,否則2003年怎會只有50萬人,當年只有50萬人不滿意嗎? 「我欣賞示威者的敢作敢為,但我覺得這不是最好的方法囉。」星屑醫生對這種態度頗為不滿。我也說過類似的話,我說「陳巧文所選擇的方法在我看來未必是最好的。」不過,我的觀點不同的是,針對的不是示威這種行為,而是陳巧文在示威時選擇的方式、時間和地點。她的方式之所以不是最好的,不是因為她選擇了示威這種方式,而是因為她的方式模糊了她所要傳達的理念,結果也沒有贏得更多人的認同。她唯一贏得的是這場爭論--老實說,理性的爭論不是壞事。Jansen說陳巧文是上天派來的照妖鏡,但我覺得陳巧文自己肯定不是只想做照妖鏡的,包括照妖鏡在內的所有鏡子都只有一個功能,就是反映這個世界,卻不能對這個世界做出任何改變,哪怕只是讓一個妖怪變得可愛一點。照妖鏡是沒有思想的,也不需要思想,把人的真面目顯示出來是它唯一的功能。 爭取民主自由是兩方面的,一是對上,二是對下。對於上面的政府,我們要選擇抗爭的方式去爭取,除此別無他法,因為政府不會賜與我們,我們也不要他們的賜與。那對下面的人民呢?當然是要用理念去征服,去啟蒙。你是走在最前面的,你不要奢望他們一開始就和你想得一樣,甚至要跟著你的步伐走。在彼此毫無了解的極端情況下,人家還會把你的理念當成異端邪說。難道你的表態,只是為了顯示自己的特立獨行嗎?當人民都理解你的理念,並站在你那邊成為和你共同進退的戰友,你才有力量。罵他們蠢貨、暴徒,你只發洩了憤怒,卻未能改變現狀,甚至也沒能讓更多人走到你那一邊。我看到陳巧文曾嘗試去向一些反對她的愛國者解釋她的想法,然而一面雪山獅子旗便阻擋了她和反對者的交流。可見一面旗子是比一個人的言語更具力量的,因為它更直觀,說不定正是這樣,陳巧文才選擇了雪山獅子旗。 很多時候,你會發現,別人並不如想象中那麼快理解你的想法。所以你要儘量使你的想法變得簡單,讓他們不僅能聽到,還能看得見摸得著感受得到。列寧搞革命不說馬克思主義,而是說「麵包、土地、和平」;陳近南不說反清復明,而是說「把錢和女人從滿州人手上搶回來」。陳巧文拿著雪山獅子旗,然後告訴眾人,告訴那些已被聖火照暈的人們,她不是支持藏獨,他們便理解不了。 為甚麼外國人比中國人自己更關心中國的人權呢?難道中國人不關心自己的權利?我看不是,其實是政府告訴他們,「人權就是溫飽」,你看,多容易理解。然後中國人感到越來越飽了越來越暖了,就沒有意見了,除非有一天他們切實遭受到某些權利被侵犯,比如那些逼遷的「釘子戶」。人權主義者說了一大堆,每年都批評中國人權多差,也沒讓中國人明白甚麼。不錯,中國信息封閉也是影響因素之一。但是有些自命自由主義者,說得口乾了,不說了,以「奴才」兩字概括之作個了結。這種人其實沒有決心讓中國變得更自由的。別以為罵罵國人就可以成為另一個柏楊。我認為,柏楊是一個啟蒙者,《醜陋的中國人》不是站在批評者角度去貶損同胞,而是作為一名中國人代這個龐大的民族在做一種自我反省。分成兩派互罵恰恰印證了柏楊所說的「醜陋的中國人」的其中一點,窩裡鬥。 我坦承,我對政治也不太熱衷,口水比行動多。對中國的民主自由我幫不上什麼忙,但這不代表我說的都是空話,我想我至少提供了些許可以讓陳巧文諸君做得更好的建議。陳巧文不是完美的,她也需要反省,除非她真的只是一面照妖鏡而已。 [tags]陳巧文,民主,自由[/tags]

1

暴政與暴民

中國的每一寸土地都沒有自由,不僅西藏。 中共可能是吸取了歷史的教訓,所以在中國的民族政策下 ,少數民族是享有特權的,比如在法律上有針對少數民族的「兩少一寬」政策。何謂少數民族?中國有56個民族,漢族之外的55個民族都是少數民族。舉例而言,一個漢族人和一個新疆人打架,抓到公安局去,漢族人依法處理,而新疆人受的處罰就不會很重。 然而這次的西藏事件卻不是打架那麼簡單。 西藏的事我所知不多。也許西藏人是值得同情的,應該說生活在暴政之下缺乏自由的人都值得同情。但是受過傷害,卻不構成傷害其他無辜者的正當理由。老實說,我不是一個文明人。對待暴政,我從不認為應該放棄暴力手段,但對象絕不包括無辜的平民。用暴力手段去對付無辜者以發洩憤怒,和所對抗的暴政有何分別? 如果那些在拉薩燒殺打搶的人真的是爭取自由的藏人(而不是別的人),那我覺得他們很愚蠢,因為他們所幹的正是與自由背道而馳的,他們傷害了別人的自由。然而幸好,在自由的名義下,世人對暴政下的暴民通常都採取寬容甚至無略的態度,就算暴力所針對的對象是無辜的平民。所以,人們只惦記著暴政下的苦痛,而忽視了暴民給無辜者帶去的苦痛,甚至為暴民吶喊助威。 台灣的兩位總統候選人究竟是聰明還是愚笨?我覺得他們混水摸魚摸得實在太明顯了。 [tags]西藏,民族,自由[/tags]

民主與自由 0

民主與自由

我這邊有兩個區議員候選人,一個是林的,民主黨人;一個是姓劉的,自由黨人。我在等升降機時看他們的海報,發現有一處明顯不同。 民主黨人的海報以民主黨徽做背景,民主黨三字很大很明顯。而自由黨人的海報,其黨徽放置於左下角,一不留神以為他是無黨派人士。我不知道兩種不同的設計是否有什麼意思在背後。民主黨人的海報是為了突顯他的政黨背景嗎?而自由黨人的海報則是為了淡化其政黨身份嗎? 我只知道在香港,民主未實現,自由卻已慢慢被吞噬。 [tags]民主,自由,區議員[/tags] Technorati : 區議員, 民主, 自由

0

禁止播煙

中國廣電總局的手很長,可以伸到很多領域,也應該是中國最能辦「實事」的官僚機構。這個史上最偉大的機構最近又有新舉措,就是禁止影視作品中的吸煙鏡頭,要實現所謂的「無煙影視」。我馬上就想到以後關於毛澤東、鄧小平的紀錄片都很難再公開播放了。本來打算找來毛澤東和鄧小平吸煙的照片,然後在上面加個大紅叉。用google一搜,發現蘋果日報已經做過這件事。下面的圖片全是引用自蘋果。 廣電總局要是敢對這兩位下手,就真是太了不起了。不過,除了這兩位,還有其他人: 科學界代表 演藝界代表 政界代表 文藝界代表 上面這些都是壞人,教壞了成千上萬的青年,可以說是歷史罪人。這些罪人「對煙民的擴散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香港一個典型的例子就是長毛。長毛小時候是個乖孩子,絕不吸煙的,後來看了哲古華拉演的電影,就吸上了。 將廣電局的邏輯推而廣之,中國拍的關於國共內戰的那些電影,對流氓鬥毆的擴散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該禁;《少林足球》對球霸的擴散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該禁;周星馳的電影對無厘頭的擴散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該禁;電視劇《長征》對長跑運動員的擴散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該表揚,但同時它又是關於國共鬥毆的,甚至還有毛澤東吸煙的鏡頭,因此還是該禁。 [tags]禁煙,創作自由,自由,廣電總局[/tags] Technorati : 創作自由, 廣電總局, 禁煙, 自由

自由之勝利 0

自由之勝利

我必須先承認過去的錯誤。過去我以為,Elizabeth將會徹底愛上Jack。但事實上,Elizabeth選擇的是Will,并和他在一場亂鬥中完成了一場特別的婚禮。當然,Elizabeth未必不會改變選擇,如果還有第四集的話。如果還有第四集,周潤發也能復活。 Elizabeth對Jack說,看來我們永遠都沒有可能了。最後,那個曾經說過永遠不會成為海盜的Will將他的心交給了新婚妻子Elizabeth。既然Will都可以成為海盜,那Elizabeth為甚麼不可以變心?Elizabeth不會變、不可以變的只是,她愛的只能是一個海盜。無可否定,Will成了真正的海盜,思維是海盜的,辦事方式是海盜的,Elizabeth已有足夠的理由不變心。 但是,我仍然不同意Elizabeth在第二部最後的眼淚,只是出於內疚。如果我是Elizabeth,我也不同意。 最近看了一篇文章。文章說,英雄是用力而不用智的。從這個角度來說,Jack當然不是英雄。我也相信,此電影的主題絕對不是英雄,盡管它很商業也很Hollywood。既然主題與英雄無關,那便沒有英雄。沒有英雄才是真正的反英雄。蜘蛛俠的「反英雄」只是個噱頭而已,以塑造一個新英雄來反過去的英雄,多麼可笑。那只不過是改朝換代,而非革命性的反英雄。 事實上,我并不同意英雄只用力不用智。我只同意,英雄就算遇到力強於己者也不會退縮。但如果英雄只用力不用智,那當他遇到力強於己者,就只剩下挨打的份。難道只有死才能成就英雄?正如蜘蛛俠用英雄來反英雄,那篇嘗試為英雄正名的文章,又把英雄的詞義帶向了另一個歧義的方向。 說了這麼多有關的英雄的話,我絕無要為Jack樹立英雄形象的意思。但我可以借題發揮。 主題不是英雄,那又是甚麼?正如我在去年寫的那一篇一樣,它的主題是自由。泛道德主義在此電影里毫無發揮之處,如果你無法改變海盜就是壞人的形象,那最好不要看電影,然後投入明光社的懷抱去吧。既然水滸好漢都可以是被逼上梁山的,那麼Jack和他的朋友們當然也可以是被逼下海的。其實,我們也不需要這樣去理解,因為這樣理解仍然是一種局限,局限於固有的想法—-海盜就是壞人,就算是被逼的。總之,海盜象征自由,自由就是一切。 當然,如果一個海盜寫詩大唱自由,那他絕對是一名假海盜,盡管他有可能是一名真正的自由主義者。海盜因為自由而顯得可愛,Jack的可愛不是裝出來的。裝出來的都不可愛,比如楊丞琳。 英國海軍欲借海盜大會將全世界的海盜一舉殲滅,然而海盜卻以少勝多。這不是海盜的勝利,而是自由的勝利。這種自由不是做海盜的自由,而是可以遨游海洋的自由。死去的Norrington獲得了自由,被釋放的女海神獲得了自由,甚至鬼船也獲得了自由。我不是海盜,所以我可以自由地歌唱自由。 來吧,來個第四集,證明Elizabeth可以愛上Jack。但是他們新的敵人會是誰? (本文只代表作者立場,不代表影片立場) [tags]海盜,自由[/tags] Technorati : 海盜, 自由

2

Pirates of the Caribbean(魔盜王)裏的自由派和學院派

這不是一個好順序,我還沒看加勒比海盜一(以下簡稱加一),就先看了加勒比海盜二(以下簡稱加二)。主角Jack給我的印象是,這不是美國Hollywood式的英雄,而是一個懦弱、狡猾而且倒霉的壞傢伙,不僅不太靓仔,而且還有點娘娘腔。 但看到最後就迷惑了:1, Will的未婚妻Elizabeth怎麽就突然對Jack產生了感情?也許你認爲Elizabeth只是為Jack佈置了圈套好讓他們有時閒逃離,但我認爲事情的真相不止如此。不過在沒有看加一之前,我也沒有辦法解釋Elizabeth的轉變。2,從Jack最後的表現看來,他也並非是一個完全懦弱狡猾的壞蛋,從他持劍刺向章魚怪時的眼神我看到的是英勇無懼。也許你又會認爲他在逃無可逃的時候只能豁出去,但我又不這樣認爲--我認爲是Jack深埋心中的勇敢終于被近在眼前的危險逼出來了。先把主角貶得一無是處,或許是先抑后揚的手法而已。 不需要等到下一集的加勒比海盜來解開疑惑,因爲加一已經提供了答案。 1,在電影一開始我們便可獲知,童年的Elizabeth已嚮往自由,和喜歡代表自由的海盜。 雖然目前看來Elizabeth很愛Will,但那似乎更多的是一種青梅竹馬的感情吧。Elizabeth甚至可能曾經以爲Will是一名海盜,因而將對海盜的愛傾注於對方身上,但事情的發展應該會慢慢地向Elizabeth揭示出:Jack才是真正的海盜--這當然不僅僅是從身份來看,還要從氣質來看。作爲這部電影的觀衆,你必須糾正長久以來把海盜當成一種壞人職業的看法。也不要從”男人不壞、女人不愛”的角度來理解,那樣無助於你理解海盜這個名詞。海盜應該屬於自由派,而紳士們則屬於學院派--Will雖有自由派的血統,但他更傾向於學院派,好比Elizabeth有學院派的血統,但她並不是學院派一樣。儘管在某一段時間,Will和Elizabeth是相愛的,但是往後他們也許會朝各自的方向走得越來越遠。更何況,Elizabeth覺得她害死了Jack之後,由此而對Jack產生了内疚感。別小看了這種内疚感,而且也不能把它僅僅當作内疚感來看。簡單而言,這種”内疚感”主要不是因内疚而起的,而是因愛而起,Elizabeth在Jack”死”後才發現她已愛上這個海盜。 另一方面,Elizabeth和Jack互動的情節,在加一其實已經不少,因此Elizabeth愛上Jack不算唐突,比如Jack跳水救了Elizabeth又將她作爲人質那一段,比如兩人一塊被丟到死亡島的那一段。究竟Jack是一個怎樣的人,我們和Elizabeth都還不夠了解,所以Elizabeth現在對Jack的態度是左右搖擺的,有時候信任他有時候又不信任。不過經過加二,Elizabeth對Jack的看法應該會大大改觀。 2,加一比加二更多對Jack的正面描寫,所以看完後就不會覺得Jack是一個完全懦弱狡猾的大壞蛋--雖然連Jack都說自己是大壞蛋。 加一介紹了Jack背後的故事,比如他失去黑珍珠是因爲太信任他的副手。這或許可以理解Jack爲什麽要狡猾,他已經為他的天真吃過苦頭了。在王小波的小説《万壽寺》裏,屬於自由派的薛嵩也因爲他的天真吃了不少苦頭。這種”壞”,屬於防守型的,而不是攻擊型的。 Jack是一個可愛的海盜。事實上每一個自由派都要比學院派來得可愛。 update:現實中的Johnny Depp就是個愛戴帽子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