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聯想

連想都不敢想 11

連想都不敢想

我不知啥是聯想,我發現這個雞走路特別幽默感,就連想都不敢想……(來源) 寫作課已經上了四課。第一課介紹課程,第二課分組報告李敖<紅玫瑰>一文如何運用意象,第三課分組報告<苦瓜>一詩如何運用聯想。第四課是每個人準備一份短文大綱上台講解,沒有題目沒有主題,任意發揮,不過要運用到前面學到的技巧。 老實說,可能是我比較愚鈍,過去的三堂寫作課我沒有學到任何東西。我只明白了一件事,原來寫作是這樣教的,原來教寫作是如此輕鬆的工作。 文章我寫過不少,但從未寫過大綱。中學的歷史老師曾建議寫論文要先勾勒大綱,但是無論平時做功課還是考試,我也從未寫過大綱。寫一份大綱不難,但這次我也沒寫。我隨手在blog上挑了幾篇短文,放在google doc,準備到時再挑一篇來講。但老師剛上課的一番話改變了我的主意,因為我挑選的文章中沒有一篇運用到了寫作課上學到的技巧。 第一位同學講的是塗改液。他也是臨時準備的。他說,塗改液很常見,但未有人將它聯想到人生,而他想到了人生。然後就是後面的內容,其中有一句是,塗改液奉獻了它的生命。當時我靈光一閃,我決定了,我要講蠟燭。 第二個便是我,我空手上去。老師問,你沒有大綱嗎?我回答,是的。他說,那要扣分。我說,好,扣吧。我明白了,原來這大綱還要打分。 我說的第一句是,蠟燭很常見,但未有人將它聯想到人生,而我想到了人生。我說的第二句是,蠟燭燃燒了自己,奉獻了生命。我說的第三句是,沒了。 期間由於我廣東話不標準,把「人生」說成了「人參」,我舌頭打結怎麼說也說不好,只好解釋是life。我猜,這次我的大綱應該和上學期的倉頡打字測試一樣是零分。而寫作課的老師正好是去年電腦課的那位老師。這是他的不幸。 接下來的大部分大綱都是關於人生的。於是,本來沒有主題任意發揮的短文突然有了個鮮明的主題,那就是人生。甚麼都可以聯想到人生,簡直放屁–放屁本身其實也可以聯想到人生。還不如寫愛迪生。 這是多年來機械化的寫作訓練的結果,而副學士的課程居然仍在延續這種模式。老師總結時說到一點,很多大綱很「屍變」性,缺少感性。光指出問題沒用,如何去感性不正是老師應該幫助學生去解決的嗎?如果這個課程的設計就是要學生自己去領悟,那開這個課程來幹嘛? 我感覺一年花四萬多元來讀這種東西是件極奢侈和荒謬的事,惠普說,連想到不敢想。然而,如果聯想到花這些錢就有機會獲得degree學位,就好像很值得了。我仍記得我說過的話,這一年我不能再任性。這次,有一半是我的任性,另一半則的確是我不懂寫作,更不懂聯想和無病呻吟。在那間教室裡,各位同學不斷地將各種事物聯想到人生,而我則將我這樣的人生聯想到了一坨臭烘烘的屎。 [tags]寫作,聯想[/tags] Technorati : 寫作, 聯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