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老徐

還有一個老徐 1

還有一個老徐

世上老徐何其多。但他是名副其實的老徐,因為他確實已不年輕。 老徐原本不是小鎮的人,而是文革時隨著上山下鄉潮來的上海知青。從上海到這個偏僻的山區,非常遙遠,更何況當時那種基本不能交通的交通情況,不知道他是怎麼來到這個鬼地方的。上山下鄉結束,很多知青都回到原來的地方去了,只有老徐留了下來。老徐在小鎮的中學做起了人民教師,娶了個老婆,生兒育女,落地生根了。 在我的腦海里,關於上海男人比較娘娘腔的形象,大概就是由老徐開始的。老徐長得矮,按理說腦子會比較機靈,但他在學校好像沒甚麼朋友。老徐在小鎮呆了很多年,客家話算是聽得懂,但一句也不會說。他還是喜歡操著那一口帶著上海口音的普通話,盡管他的老婆也是一個客家人。他的聲音成為了小鎮最特別的聲音,但這麼多年下來基本上已經達到暢通無阻,誰也聽得懂,正如他也聽得懂每個人說的話。 老徐很矮,但他的兒子卻長得高。他的兒子一直寒著背,但就算寒著背也比他高得多。他的兒子除了寒著背,還頭腦簡單,經常被人欺負。但這家伙好像一直很快樂。這個家伙,他沒有讀書,無所事事,一直寒著背。 幾年前,一場車禍帶走了老徐的生命。那場車禍不是發生在小鎮,更不是發生在上海,而是發生在小鎮去城里的路上。他和他的老婆一起,他死了,但他老婆沒死。 我不知道二十幾年前是甚麼留住了這位上海知青。上海比我們那個小鎮不知道要繁華多少倍。當然,上海也有郊區也有農村,但至少也比小鎮要好上幾百倍吧。他也許甚麼也不會幹,所以只能做教師。或許他可以寫一本書,回憶一下知青歲月,但他沒有那樣做。我只知道二十幾年後留住這位上海知青的是一場車禍。小鎮的本地教師越來越多的往外發展,去城里,甚至去珠三角,但老徐卻因為一場車禍永遠留在了小鎮通往城里的路上。 老徐的兒子也許回去了上海,也許還一直寒著背,用帶著客家話口音的普通話和他的上海親人進行溝通。無論如何,我們那個小鎮不會再有操著上海口音的男人。二十多年前,當老徐第一次踏入這塊他到死都沒有離開過的地方,他說的第一句話大概是,操,這是甚麼鬼地方,拖拉機都沒有一架。 [tags]老徐,知青,上海人[/tags] Technorati : 上海人, 知青, 老徐

另一位老徐 0

另一位老徐

說是另一位,當然就不會是那位在blog界大名鼎鼎的徐靜蕾。此文要說的老徐是臺灣的徐懷鈺。當然,她們也有共同點,就是她們都不老。 喜歡徐懷鈺,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最早聽到的歌應是《水晶》,所以就不得不講到任賢齊。當時是比較喜歡聽任賢齊的歌,但喜歡他不是因為《心太軟》。話說當年,《心太軟》這首歌是神州大地唱K必備之歌,和《纖夫的愛》享有同等的崇高地位,基本上在街上漫步都有想死的感覺,因為滿街都在唱。如果很不幸碰到《心太軟》和《纖夫的愛》兩首歌進行「交響」,那麼就算你不想死也只能死了。我當時喜歡聽任賢齊是因為《傷心太平洋》。那是一首和《心太軟》完全不同的歌,在我聽來,十分男子漢。那時年少,情竇已經開了幾次,但喜歡的不是《心太軟》這種情歌。可能相比起愛情,我更期望的是成為男子漢吧。當然這兩樣東西其實是相輔相成的。沒有一個娘娘腔是因為有了愛情才變得娘娘腔的。請注意,娘娘腔與道德無關。明光社就沒必要再想甚麼指引出來幫助家長糾正娘娘腔了。最娘娘腔的就是明光社。 聽《傷心太平洋》,然後就聽到了《水晶》。可能是當時一心想做男子漢,聽女孩子的聲音比較少,所以一聽到《水晶》一曲里的女聲,就感動得一塌糊涂,基本上和當今的玉米聽到李宇春唱出男聲的感動差不了多少。然後我就知道了有一個女歌手叫做徐懷鈺。不能否認,從此我對擁有這把聲音的女人充滿了幻想。那時候雖然情竇已開了幾次,但還沒到性幻想這份上。我生在一個保守的山區里面一個保守的家庭,一直受著一位保守的母親的教育,別說性,連喜歡女孩子也是偷偷摸摸的。可謂是真正的暗戀了。如果有人認為我現在對性的態度這麼開放是因為過去的壓抑,那麼我只能說這個人十足是個傻逼。通過中大學生報這件事,我知道這種傻逼是存在的。這些就當題外話吧。 後來我居然就在唱片店找到了徐懷鈺的專輯。能在那個小鎮找到的唱片,肯定是流行的,至少也是曾經流行過的。當然,別指望正版。老實說,我那時是盜版當正版來聽。我連盜版、正版的概念都還沒有。我相信現在很多山區的人都是這樣,沒有概念。顯而易見的是,要中國人用正版,還要走很長的路,除了經濟問題,也有教育問題。後來到城里讀書,發現全城根本找不到正版。其實不是有沒有的問題,因為有也買不起。於是,我還是把盜版當正版來聽。我只能這樣。 當時是磁帶唱片,用一個小盒子裝著。好像沒有專輯名,應該是大雜燴,一個人的大雜燴,或者說精選集。以當時的標準來說,歌詞頁還算是挺不錯的,彩色印刷,有圖。封面是戴著小翅膀的徐懷鈺,「前景」輝煌,但這不是吸引我的地方。是的,那時候我犯傻了,我就覺得她是一個天使,所以我不會關心一個天使的胸部大不大。只能說我注意到并記住了,但僅此而已。為了寫這篇文字,我特地去找這張圖片,但在網上找不到。以「徐懷鈺」為關鍵詞,用google找,連十八禁的圖片都能找到(沒仔細看,大概是移花接木之類的東西吧),但就是找不到我想要的那張。 我迷徐懷鈺的地步,是到了寫作業都要看著她(就是那張天使照)的程度。但我沒夢見過她,也沒要求家里要幫我追星。反而,我要是有這樣的要求,必定被我媽毒打一頓。所以我家里要是有人因為追星而死,那個人不會是我爸爸,也不會是我媽媽,如你所知,只能是我,是被打死的。 多年不見的徐懷鈺現在走上了性感路線。我想找到以前那張天使照,就是想對比一下。人成熟了走性感路線,正常之極,我并不反感。如果我真會為此反感,只會是因為這種路線沒甚麼性格。我喜歡Avril Lavigne就是因為她有性格,不是因為豆腐也喜歡,也不是因為性感。當然Avril Lavigne也有她的性感,那是與眾不同的。而她的性格和性感是有她的才華作為基礎的。才華和性感相同的是,都可以賣弄。但賣弄性感通常很沒性格。現在的徐懷鈺做的就是這樣的事。有人說她抄襲蔡依林,但蔡依林不一樣也是抄襲別人嗎。 不過無論如何,走性感路線總是好過一直裝可愛的。大家都說楊丞琳是可愛教主,但我認為她只是裝逼。可見,可愛這種東西比性感要令我反感得多。我現在不會去追究以前那個徐懷鈺是不是裝出來的,反正只要沒人稱呼她是可愛教主,我就安心了。事實上,自從幾年前徐懷鈺剪過一次短髮,我就沒那麼喜歡她了。所以,喜歡徐懷鈺,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現在看到她的性感形象,也沒有絲毫的關於性方面的幻想。 我不是要懷念過去的那位徐懷鈺。如果我是在懷念,那麼只會在懷念過去那個年少的我。少年從不可愛,偶爾發春,但怎能不輕狂。 [tags]徐懷鈺,老徐[/tags] Technorati : 徐懷鈺, 老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