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網絡賺錢

從廣告到資訊——玩adsense的心態轉變 5

從廣告到資訊——玩adsense的心態轉變

一直擔心自己迷路,去不了香港藝術中心。看google map的衛星地圖,一看到高樓大厦林立我就暈了。 到了灣仔,遇到的第一個問題不是迷路,而是出不去地鐵站。很奇怪,今天連我在內我看到有好幾個人的八達通都出了問題。出了地鐵站閘門,反而地鐵站的地圖很清晰地標出了藝術中心的位置,總算沒有迷路。於是我想到,google map除了衛星地圖,也有普通的地圖,應該比較適於找路。 我到會場遲了點。會場很小,坐滿了人,最後一排正中還有一個位子,我就摩擦著一條條腿,進去坐下了。google一個個講者講完後,到了最後的個案分享,我的右邊突然走掉了幾人。同時我又發現旁邊有個人貼著press的標籤,就想,我會不會坐錯了地方,因為最後一排常常是傳媒區。沒多久,左邊也有人走了。 今天的adsense開放日,其實沒什麼特別新鮮的內容。如何優化adsense當然從來都不是甚麼機密,不過從google的工作人員口中說出來好像更有說服力一點。此外,技巧類的文字讀來比較沉悶,由人講出來比較容易接收。近兩個小時的演講和分享,除了走神兩次,沒有打過一次瞌睡,多難得啊。你要知道,我在城大上課,很多時間都是在打瞌睡的。 這次的參與,最大的收穫不是一塊看上去有點醜陋的adsense限量手表(我拿到的是金色的,只有大陸的暴發戶和香港的黑社會才會戴得金光閃閃),而是對adsense看法的轉變。adsense不應該只是一個廣告工具,還應該是資訊的另一個渠道。其實,廣告學的觀點,最好的廣告就是一種有用的資訊(免費雜誌《Metro Pop》在這方面就做得相當成功,整本書都是廣告,但不會讓你感覺到那些是廣告)。 講者強調不應該給adsense加外框,我想道理是一樣的。我以前的想法是,加個外框也沒什麼,反而能提醒大家:哥們,這裡是廣告,麻煩點一下。結果卻證明,大家都很不夠哥們,從2005年2月至今,三年了,我一張支票都還沒拿過,我真是恨死你們了。也就是說,如果把adsense當成一種與內容相關的資訊,那麼加個外框將adsense和內容隔離,似乎確實不妥。當然,adsense能不能從廣告變成資訊,google的技術很重要,廣告的質量也很重要。 分享會後adsense有個調查,其中有一條是問對adsense有甚麼不滿意的地方,你猜我寫甚麼了?我說adsense的價格太低了。據說,英文市場的CPC(不是Communist Party of China,而是Cost Per Click)價格是比中文市場的要高的,我沒有求證過,但我猜應該是的。我的adsense收入報告顯示,有大量價格才零點零幾美元的廣告。 至於adsense的優化技巧我就不談了,你看看公牛擠奶上現在的adsense廣告就知道。 [tags]google adsense,google,廣告,網絡賺錢[/tags] Technorati : google, google-adsense, 廣告, 網絡賺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