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粗口

3

問林超榮:出了甚麼問題

林超榮對林慧思事件有他的看法:「普通的街頭謾罵,大部分人用政治包裝,轉移問題,真的出了問題。」我其實沒看明白林超榮說甚麼,但「我支持香港警察」群組似乎看明白了,說他講得中肯。

調理農務 0

調理農務

如你所知,「屌你老母」這句話有多種用途,可插入任何一句話而不影響表達。比如,雞巴服務,屌你老母;屌你老母,日日進步;屌你老母,住深水步…… 為了表現我們的文明,「屌你老母」就省去了。你實在壓抑不住內心的興奮時,就說:「你住深水步架?」 我們的目標是:只有蛀牙,沒有髒話。 [tag]粗口[/tag] Technorati : 粗口

詭異的留言 0

詭異的留言

在cocomment上發現《方言課:趕羚羊啊草枝擺》一文有新的留言,但是這個留言既沒有在本blog的前台出現,也沒有在後台的被殺留言堆中出現。真是大白天見鬼了。 我把這個見鬼的留言一字不動從cocomment上複製過來: 草枝擺和趕羚羊根本就是閩南話的粗口..沒錯閩南話罵人諧音( 枝擺 )g mai…為女生生殖器草(諧音)操 …閩南話臭的諧音翻譯北京話意思 臭女生生殖器….(草枝擺=操g mai) (趕羚羊)閩南話的粗口北京話翻譯就是 男性生殖器 幹 別人媽媽閩南話的粗口 問候別人媽媽….以生殖器問候閩南話發音 幹 你 娘 諧音(趕羚羊) 老實說,作為客家人,作為目睹客家話逐漸沒落的客家人,我對客家話特別敏感。我之所以將「草枝擺」判斷為客家話粗口,除了因為客家話真有這粗口之外,還因為我一直以為客家話在台灣有地位──我那個自稱「世界客都」的鄉下,客家話電視節目越來越少,我反而看到台灣有更多的客家節目,他們甚至把韓劇都配成客家話播出。更影響我判斷的是,在吳宗憲那個節目,最先笑出來的是那個叫小鍾的藝人。多年前看憲哥的我猜,記住了小鍾是一個客家人。 我一直知道趕羚羊是閩南話粗口演變而來,還知道國民黨曾開過享譽國際的「趕羚羊之聲」,但是一個懂北方方言的人一定也聽得出其中之意味,因為「趕羚羊」和「幹你娘」的音實在太似。所以不必強調這是閩南話粗口。 漢語有八大方言,語音可能相差很遠猶如雞同鴨講,我們卻可以通過粗口發現它們也有相通之處。應該注意,「生殖器」並非北京方言,北京話裡的女性生殖器應該是屄。如果拿「臭女生生殖器」來罵人,未免太累了,違反了粗口皆短而有力的天然規律。 這位朋友千萬別以為我刪了你留言。我懷疑這位朋友留言時沒有耐心,所以留言只提交到了cocomment上而沒來得及提交到本blog上。那麼,這件見鬼的事也就真相大明了。 [tags]粗口,方言[/tags] Technorati : 方言, 粗口

方言課:趕羚羊啊草枝擺 4

方言課:趕羚羊啊草枝擺

各位同學,先來一段視頻: http://www.youtube.com/watch?v=jdZWPjWQ_j4 http://www.youtube.com/watch?v=diqNBeU59fs 視頻裡那些人為什麼笑呢? 台灣的同學肯定知道原因,也不排除部分香港的同學知道趕羚羊,但草枝擺的玄機又何在?相信香港的同學甚至大陸講普通話的同學也一樣會摸不着頭腦。因為草枝擺與客家話有關,重點在枝擺兩字。 方言很多都是會說不會寫的。我鄉下的那些鄉親父老說了幾十年的「枝擺」,就算讀過書,可能也不知道這個詞的正確寫法。我們一般將這個詞寫成「之北」,當然這是錯的,而且我們一直以為這個詞是寫不出來的,所以也不在乎怎麼寫。 後來讀書漸多,難免遇到一些生僻字要查字典。有一次看到「膣」字,傻了眼,趕緊查字典。不查不知道,一查嚇一跳,原來我們經常掛在嘴邊的「之」就是這個「膣」字。當時我讀初中,喜歡尋根究底。既然「之」原來是「膣」,那麼「北」應該也能寫出來才對。但這麼找如同大海撈針,自然是以「枝擺」告終。 再後來又碰到一個字,「屄」。又是不查不知道,一查嚇一跳,原來「屄」就是「北」。那時我已上高中了,所以認識這個詞我就花了幾年時間。我這種做學問的態度,能學不好中文嗎。 看到上面提到的那個節目,我在想,如果這樣的節目出現在香港,那很多人都會傻了眼兒(「眼」和「眼兒」意思不同,注意區別),主持人也會死得很慘。另外我沒有想到的是,「膣屄」的說法在台灣竟然如此流行。 送上MV:http://www.youtube.com/watch?v=1aynStEsTwU(這個應該是原裝正版的。) 這堂課就上到這裡。記住我們的口號:學曉客家話,走遍美國都不怕。 [tags]趕羚羊,草枝擺,粗口,方言,客家話[/tags] Technorati : 客家話, 方言, 粗口, 草枝擺, 趕羚羊

逼沒有高低之分 3

逼沒有高低之分

無無聊聊,就一個人進城大的商務書店看書。有一本書書名很特別,翻開來看其解釋,原來是幾個粗口字的變音。不過到底我還是把這個書名給忘了。 粗口是每個地方的文化中最生動的部分之一,看上去好像不同地方的粗口都大同小異,但研究一個地方的文化不能不研究當地的粗口,而且粗口背後可能還有一些有趣的故事。從蟑螂可以得到的啟示,最底層的往往是生命力最強的,所以別看粗口很俗,但它們卻可能是源遠流長的。不需要書的記錄,粗口自然會流傳下去。只是粗口的含義可能逐漸被淡忘,只剩下滿足一時快感的功能–當然這也是它最重要的功能,而且常常正是此功能太過強大而使其含義給淡化的。那本書做的,就是解釋各個粗口的含義。看這本書的過程,各位可能會不斷地恍然大悟:啊,原來是這樣的。那種感覺,猶如第一次看毛片。 我隨便看了幾篇,關於「低B」的解釋我並不太認同。作者的看法是,B應該是「屄」。眾所周知,京罵的「傻B」之B的確指的是「屄」,但「屄」似乎不是南方地區流行的字眼。客家話說的是「膣」,廣東話說的是「西」,雖然與「屄」乃同一物,但不同字不同音。而且「屄」的粵語讀音也應該不是B。何況屄哪有高低之分?難道高屄就是所謂的「天國的西西」?如果說「低B」指的是低智商的屄,那麼作為粗口,未免又太累贅了,不如傻字來得簡潔。有個傻字不用,反而將「低智商」省略成「低」,我認為創造者本人就夠低B的。 我從所看的幾篇發現該書的特點就是盡量將粗口和生殖器扯上關系,比如作者認為「頂你個肺」的「肺」與「西」音似,故「肺」其實也是「西」。生殖器可以獲得快感,用生殖器的粗口也能獲得快感,但粗口未必總是和生殖器掛勾,比如「仆街」的「街」就和「西」完全無關,雖然它們的音也很相似–當然你非要解成仆在「西」上,也不是解不通。所以我認為「低B」未必與生殖器有關,甚至可能根本不是粗口。 作者幾乎在每一篇都會提到一個意思:你看吧,這個粗口其實是與生殖器有關的,不要亂用啊。「低B」那篇,他就是講到一對情侶,女的說男朋友「低B」。作者大有點譏笑該女性亂用粗口的意思。但從語言學來看,一個符號是什麼含義主要看發送者和接收者的共同理解。說一個極端的例子,兩個香港人溝通,在他們的系統,「屌」一般都是粗口,但是換成周董就變成褒獎的意思了。你能譏笑周董的無知嗎?你能譏笑臺灣人無知嗎? 順帶說一件事。我2005年曾寫一文《屌》,最近多了一個留言,說我打粗口既無聊又不好,還叫我反省一下。如果此人未滿十八歲或已過八十歲,我倒可以表示理解;但是如果此人年齡介於十八和八十歲之間,我就懷疑此人有點發育不良。 [tags]粗口,語言[/tags] Technorati : 粗口, 語言

屌 1

  毫無疑問,這個字很粗--如果你對此存疑,那你可能是一個台灣人。大凡有「尸」字頭的漢字,往往都與生殖器有關,比如「屄」字就形象得無須多作解釋,下面一個穴字總該知道是甚麼吧。   「屌」字近幾年成為了台灣人口中的褒義詞。周杰倫周董可算是當中的表表者,他稱自己的音樂「很屌」,意思是說「很強」或「很牛」,後一種乃是大陸的說法。大陸的說法也斯文不到哪裏去,因為「牛」後面還有一個「屄」字。當然,現在一般都省略了「屄」,或者轉化為同音的「逼」。   一個有趣的結論便誕生了:大家雖隔著一個海峽,卻都喜歡用生殖器來表揚人,以誇大效果。這算不算是生殖器崇拜的一種呢?   說到粗口文化,自然不可忘了香港,這個地方的粗口文化絕對是國際水平。香港的粗口呈現出一種「斯文化」的方向,就是把粗話的原音變成另外一個音。比如「撲街」變成「赴街」。作為粵語初學者,我也一直懷疑「妖」就是「屌」的變音。這與大陸的粗口斯文化方式不同, 大陸是變字不變音,比如把「傻屄」變成「傻逼」,都是”bi”第一聲。兩地之所以有這種分別,大概是因爲粵語重口語,普通話重書面語。粵語重視說出來好聽一點,普通話則重視寫出來好看一點。   無論如何,粗口始終是粗口,本質不會改變。本人在這方面比較開放,不反對任何人用粗口罵我,只有一條不能接受,就是問侯我家人的那種。做任何事情最好都不要傷及無辜。同時要注意的是,講粗話是有代價的,講粗話首先受傷害的其實是自己,因為會讓自己的形象隨之變得粗俗。   先來聽一首歌,黃立成的《屌》 YA 這個節奏很屌 讓我感覺很屌 把麻吉手勢丟起來 跟著節奏 我從小學就常常作弊 還是沒得過A頂多B掉到C摔到D 直接跳過F爛到爸的G 現在混到好幾個千個兄弟 財產好幾億 讓台灣更國際 我的LG跟LP很有力 很大像內地 我是十四億的第一 所以我最有資格教妳 什麼是屌 巴黎鐵塔屌 台北101更屌 魚子鵝肝屌 滷肉飯更屌 Remy Nartin屌 金門高梁更屌 Bathing ape屌 MACHI第五街更屌 富士山屌 阿里山更屌 普吉島 巴里島屌 夏威夷跟大溪地更屌 YO我的寶島最屌 屌 這個節奏屌 這個感覺屌 我要你們大聲叫 屌 這個節奏屌 這個感覺屌 我要你們大聲叫 拍電影屌 拍小電影更屌 得金馬獎屌 抽到金馬獎更屌   屌,英文就是”fuck”。既然屌有表揚的意思,那也就可以用”fuck”來表揚人。如果我對你說,Fuck me,那就是叫你表揚我的意思;如果我說I would like to fuck you,那就是我想讚美你的意思。   我的母語客家話裡,「屌」好像也有「很強」的意思。我甚至懷疑,「屌」字在台灣的褒義功能其實正源自客家話。眾所周知,台灣有很多客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