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社民連

4

被批鬥者缺席的批鬥會

(咳神) 今天的城市論壇,主題是一年來立法會的表現,可以想像到社民連三子必成焦點。可城市論壇請了四個議員只有一個何俊仁是泛民的,很不公平。幸好何俊仁是義氣哥們,要是換了公民黨的議員,估計也會打著理性溝通的大旗和建制派一同批鬥社民連。 一看到這種嚴重偏向建制派的組合我就覺得奇怪,沒想到謝志峰馬上解釋了原因,說毓民立場鮮明大家都已經了解,就不用再請來了。但這理由我也覺得奇怪,因為那三位建制派議員的觀點說來說去也就是那些,我們也已經聽夠了,那又何必請他們來?最後看完整個節目,果然毫無驚喜可言,梁美芬那種偽中立固然討厭,然而更討厭的還是自由黨主席。 以前這些爛議員幹不成事,想找個藉口很難;現在他們幹不成事總算有個很好的藉口,就是都賴到社民連三子的頭上。這些爛議員說,社民連三子總是離題,把各種議題政治化。我真是想罵娘了,你們這些人還不是一樣,把所有問題都經濟化,如果不是你們這些人總是逃避政治議題,他們也不必那樣。 把一切問題經濟化其實就是看扁了香港人,認為這群蟻民只要經濟好能吃飽飯,所有怨氣都會隨之煙消雲散。 當然,這些沒種的爛議員雖然明明在說社民連三子,但從來不敢直接指名道姓的,只說「某些議員」。現在我明白城市論壇為何不請社民連的代表去了,就是為了方便那三個人說「某些議員」,因為如果「某些議員」明明就在眼前,還說「某些議員」就會很奇怪。 今天有趣的是,台下沒什麼觀眾,以維園阿伯為主。

立法會表現差,與社民連有關? 2

立法會表現差,與社民連有關?

中大最近的一個調查顯示,市民對立法會的不滿意度大幅上升,創下新高。有議員就把責任推到社民連身上。星島日報的寫法非常有趣,用了「承認」兩個字: 民建聯主席譚耀宗及公民黨湯家驊均承認,與近日立法會內發生暴力及粗言穢語等事件有關,令市民對立法會整體表現感到失望。 這個推論毫無事實根據可言,難為他們還好意思整天把「理性」掛在嘴邊。而民主黨主席何俊仁的看法就公道得多,他說:「難以界定市民對立法會不滿度大幅上升的原因。」 我的看法是,立法會表現差,的確是與社民連有關的,這可以分兩方面來看。 第一,社民連在立法會佔有三個議席,對立法會整體表現的民意調查結果無論好壞,當然都與他們有關。如果民建聯和公民黨覺得和自己無關的,那麼這兩黨黨員集體請辭吧,不要霸著毛坑不拉屎了。 第二,該調查沒有顯示不滿意的原因,何以見得是「與近日立法會內發生暴力及粗言穢語等事件有關」呢?這件事其實應該這樣解讀:社民連三子的抗爭手法襯托了其他議員的無能和無所作為。在以前,立法會很少人關注,市民只關心股市,所以議員表現如何市民其實所知甚少,只知道最後出來的結果是甚麼,如果立法會很平靜,「民意」就會很高,成龍就不會覺得香港很亂。社民連三子的存在,吸引了更多人關注立法會的情況,當整個立法會的橡皮圖章形象凸顯出來,得分能高才怪。國王一直都沒穿衣服,只是當那個不會說謊的小孩出現,才說出了這個事實。 譚耀宗和湯家驊其實是吃醋,因為社民連靠三個人就把他們兩個「理性黨」的風頭都搶盡了。一個理性的市民應該感謝社民連三子,趁機反思一下自己選出來的都是些甚麼議員。只是一部部投票機嗎?你可以不認同社民連三子的抗爭手法,但若你說他們對立法會、對香港毫無貢獻,因為他們沒有像民建聯那樣成功爭取到坐廁,那你就真「不該」了。立法會議員不是區議員,議事就是他們要幹的最大的實事。如果沒有這樣的議員為我們監督政府,政府要多糟有多糟。 [tags]立法會,社民連[/tags] Technorati : 社民連, 立法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