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皇室豁免權

10

他們終於承認了

歷史書上說,英人統治下的香港,洋人高人一等,而洋人之上又還有英皇。殖民舊主一去,卻仍留下大量以英女皇命名的事物,但是我們總算頂住了眾多頑固遺民的壓力,已經在三年前,也就是香港回歸十年後的不久向新主獻上了厚禮--堅決地把皇后馬頭拆了。至於皇后大道的正名,當然也是遲早的事。然而,一家小小的廣州打撈局的民事訟案竟讓人恍如回到舊社會,讓人憶起英女皇曾在香港的至高無上。 人家行君主制,但君主名存實亡,並無實權,皇室雖有特權,但仍有羞恥之心,不敢亂來;我們雖稱共和,本質卻是帝制,毛大帝六十多年前打來的天下,第四代胡主席正當著他的胡哀帝,溫總理也在扮著他的溫宰相。皇室在哪?答案呼之欲出,皇室在北京,在中南海,黨天下的「我黨」就是皇室,這家皇室姓共。一個九品芝麻官的兒子駕車肇事,也敢以「我爸是李剛」作為「皇室豁免權」,作為國家機構之一,廣州打撈局要援引「皇室豁免權」來規避訴訟也實在無可厚非。主子雖然換了,但明裡暗裡皇室特權一直存在,從未消失,如今只是進一步加以承認罷了。 他們承認也好,不承認也好。所謂「天朝」,就是我們早已認清這個共和國的面目。「皇室豁免權」的重現,提醒港人也提醒國人,走向共和的路還長。 [tags]皇室豁免權[/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