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有病呻吟 0

有病呻吟

城市人多情緒病不是我說的,我也不敢斷定我們每個人都有病。我只感覺到,我有病。但我又相信,每一個在城市裡,或者說在現代社會裡生活了很久的人都會感覺到自己的體內潛藏著某種東西,它在蠕動著,他在偷偷影響我們。 不是沒有人知道有人病了。也許是沒有人願意承認自己有病,古代就有諱疾忌醫的故事;也許是大家都覺得小病無礙生活,死火山不會復活;又或許是大家都以為那是不治之症,乾脆任由它們蔓延或消亡。 李菁給人的感覺是一個相當清醒的人。她不僅知道自己有病,而且曾經嘗試擺脫它去尋找活下去的理由,但很可惜她失敗了。那天她從高樓飛躍而下,並不是她第一天有輕生的念頭,只是到了那天她才終於付諸行動。她在赴死前那一刻,依然清醒如常,她在遺書中向她的上司和父母道歉,甚至無法在她的遺書上找到半個情緒化的字眼。正是她的清醒,使她至死未能放下即將離開的世界,有多少輕生者會像她這樣不求儘快的解脫? 事實上,清醒的人比情緒化的人更容易走上絕路。情緒化的人,像我這種,只需要度過最艱難的一刻,等情緒回復正常;而清醒者,死亡的念頭卻會一直纏繞在他的腦際,折磨他,直到他投入死神的懷抱。談判專家對前者有用,對後者一點用也沒有。對於一個清醒者最終的決定,我們只有表示尊重。請仍活著的人無需太多的愧疚,請相信愛不能解決一切問題。 並請原諒我的悲觀,悲劇不會因為誰的離去而停止。世上有些問題不是blog和心理醫生能解答或解決得了的。誰沒有病?當然,沒病的老想著自己有病,也是一種病。 [tags]心理,病[/tags] Technorati : 心理, 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