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田家炳

2

為田家炳朗誦

接到普通話科全老師的任務,要在城大田家炳教育基金啟動儀式上做朗誦表演。 田家炳先生是梅州大埔人,我是梅州興寧人,都是客家人。在興寧,也有田家炳捐錢興辦的學校,但辦得不是很好。比如興寧田家炳中學,人稱「情場」,就是說該校的學生談戀愛的情況比較普遍,讀書成績卻不太理想–當然,這與田家炳是沒有關係的。說句公道話,我當年就讀的所謂「書場」,書呆子雖然很多,但談戀愛的不見得比所謂「情場」少。「書場」的校園環境比「情場」要好,也理應更能滋生愛情。 在香港,只要有人捐錢助學,學校便可以向政府也申請一筆配對資金。為成立這個教育基金,田家炳捐了三百萬,而城大則向政府申請到相應的三百萬資金。這是田家炳本人在儀式上說的,但是明報的報導卻說田家炳捐了六百萬,下面還加了一句「城大提供」,但事實上城大的說法是這個基金總額達到六百萬,而不是說田先生一人捐了六百萬。明報的編輯其理解能力可能有點問題。 內地很不同的是,有人捐錢興學,政府不僅不會有配對基金,甚至可能會把捐款也吃掉一部分。興寧田家炳中學的情況我不了解,但是我曾就讀的石馬中學就曾發生這種事情。很多年前,一個香港老鄉捐了一百萬興建教學大樓,結果一百萬居然不夠用來興建那座大樓,傳聞興寧的官員還特地跑到香港跟那老闆要錢。誰都知道當年用一百萬建造那座大樓絕對綽綽有餘,可是大樓到了第二年已出現了多處裂縫,只是奇蹟般的至今未倒,難道是「敗絮其外,金玉其中」?那幾個狗官該謝天謝地了。我又聽說那個老闆後來也不太敢親自回鄉,怕了。事實上,田家炳中學的事我也聽過一點。某年,該校說財政困難,把每間教室一半的光管給拆了。 朗誦是用普通話的。我不知道為甚麼要用普通話,不要告訴我普通話比較優美。在場的嘉賓聽了我們的朗誦,以為我們都是內地生。他們一問才知道只有兩個是內地生,於是對我們大讚特贊。朗誦的那首詩是城大一博士生作的,寫得還行,適合朗誦,但也不是很好,尤其是最後幾句,太直抒胸臆了,基本上類似於「連爺爺你終於回來了」那種,直白得可能連田先生聽了都覺得不好意思。最要命的是,全老師設計了一些動作,也屬於「連爺爺你終於回來了」那種級別的。我這次真是豁出去了,希望以後不會有人記得這場幼稚表演。我對誰都沒意見,就是對那些動作有意見。 我覺得朗誦不像大合唱,人多並不好,反倒可能顯得傻氣。一兩個人是最好的。這純粹是我個人看法,沒有任何科學依據。去年全老師把我和J皮招入朗誦社,我就是因為覺得人太多,於是去練了兩次就跑了。 [tags]田家炳,朗誦,城大[/tags] Technorati : 城大, 朗誦, 田家炳, 田家炳教育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