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獨立媒體

他不是他心目中的公民記者 4

他不是他心目中的公民記者

佐拉說,他不是我們心目中的公民記者。這句話至少包含兩層意思:1,「我」是公民記者;2,只是「我」和「你們」心目中的標準不同。 佐拉在這篇回應質疑者的文章中有一句「我曾經是公民記者,我不否認我在重慶的最牛釘子戶報道中是作爲”公民記者”的身份,也不否認在報道廈門市民反PX遊行中的公民記者身份,我只在某些時刻是獨立的公民記者。」我沒有搞錯的話,這應該是他第一次直接承認自己是公民記者。但是在他過去的文章,卻有另一套的說法。 他在2007年3月撰寫的《關於我的報道風格和動機》一文中說「我不是一個記者,我只是一個記錄者」。文章寫於他剛剛因為報道重慶「釘子戶」而成為「公民記者」不久。他在同年6月的另一篇文章裡寫道「他們問我是否認爲自己是”公民記者”,我說我不是,我只是來玩的,我認爲公民記者應該比我專業,應該更獨立,公民記者應該不爲自己的衣食擔憂,最好是屬于那種收贊助都不會被贊助者左右的獨立媒體的組織下的記者」。文中的「他們」是NBC的記者,NBC的記者會采訪佐拉也是因為他報道「釘子戶」一事。 佐拉對自己是不是「公民記者」就持前後矛盾的說法,又何以說服別人呢?他現在說得理直氣壯,就和他說當時是偷偷去重慶的一樣理直氣壯。「不否認……」,「不否認……」,「有時是……」,「曾經是……」。他不斷在各事情中轉換身份,讓人暈頭轉向,卻又交由讀者去自行判斷。 我們知道,一個球員不可以參與足球賭博,儘管他在球場外的身份只是一個普通的公民,而並不是球員。中國公民周曙光可以有多重身份、多個面具,可以是「公民記者」,也可以是「收費記者」,但這些身份之間並非總是完全獨立互不影響的。葉劉淑儀2003年在任時做錯了事,之後下臺跑去美國讀書,現在又回來香港政壇,我們不可能因為她現在不是政府官員而忘記她做錯過的事說錯過的話–這是她為什麼過了四年還要向香港人道歉的原因。 佐拉的名氣,及其所受到的信任,是基於他以所謂公民記者所作的報道。然後他借此去做一些具有盈利性質的事情,是對自己之名氣及網友之信任的揮霍。他說「我在被邀請和提供路費去和拆遷維權戶商量購買話題廣告的時候我就不是公民記者的身份,我這個時候和一個拿人錢财替人消災的殺手沒什麽區别。」(《我不是你們心目中的公民記者》)他應該弄清楚,他現在能去做一個「拿人錢財替人消災的殺手」,其資格、資本來自於他作為公民記者時所獲得的名氣和信任。所以他在做「雇傭殺手」時不可能完全拋下「公民記者」的身份不理,這兩種身份之間是有關聯的。「公民記者」的身份盡管並不神聖,卻也不是用來渾水摸魚的。請謹記這條法則:出來行,遲早要還。你把從「公民記者」身份所得到的東西消耗在 「雇傭殺手」的身份上,是自斷經脈、自廢武功,而你的雇傭殺手身份也必將會把你的「公民記者」身份帶上末路。沒有了「公民記者」的佐拉,會有「雇傭殺手」的佐拉嗎? 佐拉一邊做公民記者,一邊又搞收費,就好比一個男人娶了個賢妻良母在家為他生孩子做飯洗衣服,又要跑出去鬼混尋找刺激,兩手都要抓。 他在文中列出網民對公民記者的幾種誤解。我不知道他從何總結而來,反正我從未有過那些誤解,而我卻感覺到他在避重就輕。 我可以將他總結的那幾點改成以下幾點,同樣可以作為對記者的誤解: 記者是國家授權的一個專業化的職業,記者身份是國家授權的身份; 記者是終身名譽; 記者代表正義的俠客; 記者代表客觀; 記者是和武俠小說中的不用考慮衣食住行的有錢有正義感的俠客(中産階級?); 記者不是國家授權的,也不是終身榮譽;不代表正義,也不代表絕對的客觀,更不是小說中的俠客。這就是說,他說了廢話。說廢話的人通常有一個共同點,就是回避更重要的問題。 香港獨立媒體的葉蔭聰邀請周曙光來港做過訪問,他說,周曙光對公民記者的概念並不清晰,有時甚至很混亂。我在《公民記者走啦》一文裡,更主要的就是證明佐拉不是佐拉自己心目中的公民記者,以子之矛攻子之盾。但佐拉卻以為我證明的是,他不是我心目中的記者。 佐拉在幾篇文章中散散拉拉地提出自己對公民記者的定義,比如他說公民記者不再是旁觀者,而是參與者,但是他在重慶「釘子戶」事件中參與了什麼?看看香港獨立媒體的記者,他們本身就是天星、皇后碼頭的守衛者,而不只是拿部相機在旁拍個不停的人。又比如他還說到公民記者應該是獨立的,但他卻在公民記者可否收費的問題上提出公民記者可以代表當事人的利益。他甚至幹脆以自己有時不是公民記者的論調來敷衍了事。再看看香港獨立媒體,給他們提供資金支持的是一群真正自愿的公眾,而不是某次事件的當事人。他們在邀請周曙光來港接受采訪時甚至還向他提供資金,而不是反過來向周曙光這個「當事人」提出資金支持的要求,除非周曙光好意思反過來說是他們邀請他來采訪香港獨立媒體的。所以,周曙光一直不是他自己心目中的公民記者,更不應該是任何人心目中的公民記者的曙光。 他去報道重慶「釘子戶」,收到了來自各方網友的捐款。這說明中國並不缺乏支持獨立媒體的人,只是尚未形成像香港獨立媒體那樣的力量。網友自愿捐款本是獨立媒體極佳的資金來源,但他卻在《2007年通稿》中絕口不提此事。於是喜歡鉆牛角尖的「胡老師」指出他是收了捐款才去的,把時間的前後弄錯了,但我覺得並不是大問題,最主要的是你的確收了捐款,而這筆捐款有助你成事。我之所以質疑佐拉是否心虛了,是因為我覺得他不提網友捐款一事是暗示他今天能從「公民記者」轉為「收費記者」不拜任何人所賜–以致收費也能收得比較心安理得。公民記者是普通人,但不能忘恩負義。 周曙光如果真心想成為一個令公眾信服的公民記者,還得多向香港獨立媒體取經,而不是跟異見者不停地辯論自曝其短。周曙光甚至可以考慮加入香港獨媒,在國內成立分支,我相信他們也需要來自大陸的獨立報道,也相信他們愿意對大陸的獨立記者提供援助,前提就是你不是一個騙子。 [tags]公民記者,周曙光,獨立媒體[/tags] Technorati : 公民記者, 周曙光, 獨立媒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