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這筆帳也算到我的頭上 0

這筆帳也算到我的頭上

佢…還要put左一張有關燒乳狗的photo我see完後真的覺得好hurt同好生氣好想kill左佢這個人渣 幸好我久經考驗,see完後真的沒有覺得好hurt同好生氣,更加不會好想kill咗佢。 大爺,給條活路,行不?燒乳狗的photo與我無關,是蘋果日報加的。 [tags]蘋果日報,狗[/tags] Technorati : 狗, 蘋果日報

豬朋狗友的對話 0

豬朋狗友的對話

豬先生,名叫馬克思。它在得知狗先生愛因斯坦死了兩個朋友之後,親自登門問候。如你所知,它們是多年的朋友。 馬克思一見到老朋友愛因斯坦便說:老愛,我已經聽說你的朋友被人殺死一事,深感悲痛。你節哀順便吧。我還聽説,你那兩位朋友結交甚廣,與多位人類結義金蘭、情同手足,他們均對同類的殺狗劣行表示了強烈的譴責。其實,比起來,你們狗比我們豬要幸福多了。我們死了,有誰為我們伸冤流淚呀。 說著說著,馬克思不禁悲從中來,淚流滿面。 愛因斯坦只好安慰馬克思:老馬,你也看開點。其實,我從沒有聽我那兩位朋友說過有人類朋友,突然這麽多人說是他們的朋友,着實把我嚇了一跳。說實話,我們並不比你們幸福。 馬克思擦了擦鼻涕說:此話怎講?你看看你們,被人類當成寶貝養著,不愁吃穿,享受著奢侈的生活,有些人的生活都過得沒你們豪華啊,多好。 愛因斯坦說:你只看到表面的奢華,沒有看到我們内心深處的痛苦。你們不也是一樣,被人養得白白胖胖嗎? 馬克思聼了,又哭起來:可是我們長得越胖,離變成燒豬就越近了一步。十隻豬裏面至少有十一隻豬想出外走走,做做運動減減肥,但被人関起來了,走不了。你也只看到我們長得白白胖胖,沒看到我們是要付出生命作代價的。 愛因斯坦說:説來也是。不過我們並不見得比你們幸福。我們一出生就被當成寵物賣了出去,而不是可以自己選擇生活的道路。我們的主人以爲對我們很好,但是他們一點也不明白我們的内心。他們每天對我們喊”兒子”、”兒子”,多膩味呀。誰是他們兒子呀!正如唐僧所言”人有人他媽,妖也有妖他媽”,我們雖賤為狗類,但也有自己的父母。他們還每天吻我,你不知道我有多麽不喜歡他們的嘴。他們每天逼我洗澡,逼我幹我不喜歡幹的事。有時候我多麽想像你們豬那樣,可以躺在一個地方,遙望銀河,靜靜地思考”人生”,或者意淫一下剛剛在街上踫到的貴婦狗也好。大自然才是我們的家。只有在家裏,我們才能盡情歌唱,可是家那麽遠…… 終於,馬克思和愛因斯坦,一隻公豬和一隻公狗不顧同性相斥的道理,抱頭痛哭…… [tags]豬,狗,寵物[/tags] Technorati : 寵物, 狗, 豬

你不骯髒? 0

你不骯髒?

通過查看訪問記錄,看到新浪愛狗會大談對我感覺如何之噁心,噁心到連在我blog上留言都覺得是”沾污”(會不會是玷污的筆誤呢?)。爲了不玷污他那聖潔的殿堂,我就只好在我這個骯髒的地方做一個小小的回應。(其實他引用我的文字已經玷污他了的”博客”) 他的反應早在預料之中。其實關於這個話題,大多數觀點我都已前幾文闡明,只怕有人早有先入爲主的想法,沒有心思細讀下去。對動物有愛心是一件好事,我也反對虐待動物。但我實在看不明白愛狗人的心態,爲什麽豬肉可以吃,狗肉就不可以吃。 愛狗人士的觀點無非是,狗是人類的好朋友。關於這個觀點,我也已闡明自己的看法,不再贅述。如果一個人理解能力有問題,我講再多也無用。 1,首先我不滿意他將我稱呼為博客。說實話,我不喜歡這個稱呼。雖然這種不喜歡的程度遠不及他對我的討厭,但我必須表明我的喜惡,以免再被人稱為”博客”。 2,我寫《吃狗》那篇文章的時候,的確不清楚香港有這麽一條法律。實際上,我正是當作香港有這麽一條法律,才寫出那麽一篇文章;如果香港沒有這麽一條法律,我倒覺得沒什麽,每個人各有想法而已。我承認我是從大陸移民過來的,但我吃不吃狗乃由我自己決定,不受他人影響。如果認爲大陸人就比較低賤,吃狗的人就比較低賤,我也沒有辦法。你這麽崇高,就不要殺生吧。天下蒼生都平等。 3,該”博客”(他一定喜歡這個稱呼吧)認爲”在物質豐裕的地區,已不會以狗入饌。”這個論調實在古怪,狗肉可不可以吃,難道有貧富之分的嗎?或許連此博客也有點心虛,怕別人反問窮的地方除了狗肉沒有什麽可吃怎麽辦。如果此博客到了一個物質很不豐富的地方,除了狗肉沒有什麽可吃了,我估計這位博客就會以狗入饌。或者更進一步說,自己快餓死之時,是否就有了充足的理由吃自己的朋友?對於這個疑問,爲了照顧該博客的智商,我表明我是反對吃朋友的,無論在任何一種情況下。甚至不是朋友,我也不認爲有足夠的理由吃他們。而什麽是自己的朋友,得有自己決定和判斷,而不是依靠”什麽什麽是人類的朋友”這樣一句廢話。 4,”如果吃狗是讓牠脫離苦海,那麼這名願入地獄的博客又會否將自己的親朋戚友吃下肚子裹腹?”這一句,顯然就是該名博客智商低下的表現。吃狗能否讓狗脫離苦海我不知道,因爲我不是狗,我沒有試過,我也更不知道”狗的心靈“會不會受到傷害。我說吃狗是幫它脫離苦海究竟為什麽意思,那還要靠各自的智慧去理解。不過我還是想問一問,做人好一點還是做狗好一點?我再次聲明,我是不會吃自己的朋友的,就算不是朋友我也未有充足的理由去吃他們。即使愛朋友,也各有愛朋友的方式。請先弄明白我的文意再説吧。 5,”按此道理,要是有人被罵禽獸不如,那此人亦可成為佳餚了?”該博客總算好像弄明白一點我的意思了。法官判詞裏不是說,狗可以做到豬羊做不到的嘛,所以要用不同的態度對待嘛。按照這種邏輯,所有對人類無益的動物都可以入口嘛,豈止背朝天那些。這分明就不是我的邏輯,分明也是我所反對的。 6,”既然已知智商高低並無關係,這位博客卻顛三倒四的在說過不停,只為劣行找借口!”這是我在質問各位愛狗人士啊,怎麽反過來了,但是愛狗人士並沒有證明如何沒有關係。此外,我並不覺得吃狗是劣行,所以也不需要藉口。不過爲了規避香港法律,我會選擇不在香港吃狗。從”劣行”一詞看出,該博客所代表的愛狗人士只不過是將自己置於道德高地而已。清高也就算了,爲何還要置人于牢獄之中?你不如說說你爲什麽吃豬肉,吃米飯吧。無論你說什麽,我也覺得你”只為劣行找借口”。千萬別説”米飯不是人類的朋友”,”米飯做不到狗能做到的事情”之類的廢話。 再次爲了照顧智商有問題的人,我必須重復聲明,我尊重那些博愛的人,但請不要將你的博愛理念強加於人(有些想法加諸我等低賤人士也似乎無可厚非,但還要加諸於貓狗身上未免太不尊重它們);我100%反對虐待動物,不僅是貓貓狗狗而已。請先弄清楚虐待是什麽概念。 [tags]狗,吃狗,愛狗[/tags] Technorati : 吃狗, 愛狗, 狗

法律面前,豬狗平等 1

法律面前,豬狗平等

有同學曾對我說,”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其實是一句廢話,也是一句謊言。我雖然不能完全認同,但也只能說,就這麽一句既廢又假的話,人類經歷了幾千年才想出來呀。從法官對吃狗者的判詞可以看出,不僅人類這種”低等動物”是不平等的,連諸如豬狗之類的”高等動物”也是有等級之分的。 裁判官說,”狗與人類是好朋友,人類對待狗隻的態度,也有異於其他動物”。但狗是不是人類的朋友究竟由誰說了算?由法官說了算,議員説了算,特首說了算,陳日君説了算,大衆説了算,還是每個人都可說了算?而其他動物是不是人類的朋友也究竟由誰説了算?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問題是,如果裁判官的一個朋友犯法了,那裁判官對待這位犯人的態度,應不應有異於其他犯人? 我總覺得,認爲”狗是人類的好朋友”的人實在單純得有些搞笑。在人類社會中,我們都知道不可能每個人都是我們的朋友。香港人似乎只知道世上有寵物狗,而不知道有一些兇猛的狗。也許有些人立即會說,兇猛的狗只是少數。那我就跟大家說普通的家狗。在農村,人們養狗並不是把它們當成寵物,也不是專門養來吃。這些狗對主人很忠誠,但對陌生人則很不友善,不分是非黑白,吠了再算。吠還是小事,頂多是嚇着了你。更可怕的是,它已經把你當成壞人,追著你咬。無辜被狗咬的事件,我可聼得不少。我尊重那些把狗視爲朋友的人,就好像我無法干預別人交朋友一樣,但總不能把這些感情加諸於他人身上吧,總不能要求全人類都要把狗當成朋友吧。就好比有些人沒有被中國共産黨咬過,並不代表他可以將中共當成”人類的朋友”,如果有人提出這種觀點,准被民主派咬死。 再一個問題是,朋友固然是不能殺來吃,那不是朋友就能殺來吃嗎?裁判官說,”狗可以不為報酬守護人類及其家人,甚至承擔拯救人類的工作,但你有見過豬和羊這樣做嗎?”裁判官真是一個浪漫主義者,陳某實在佩服。裁判官倒說說看,哪種動物為人類工作會向人類討報酬的?哪種動物曾經因爲薪酬太低、工時太長而罷工示威的?哪種動物曾經爲了更好的收入而跳槽的?裁判官倒說說看,人類有沒有給過機會讓豬羊也能”爲人民服務”?現在的貓狗寵物有多少真的會拯救人類?我只知道,貓變成寵物后,老鼠也不會捉了,甚至有被老鼠捉弄的可能;我也只知道,狗變成寵物后,看家的本領不見了,每天只會搖尾乞憐。這些寵物該殺嗎? 豬和羊因爲沒有”爲人民服務”,所以容許被吃掉。那在人類世界裏那麽多的廢物、廢柴、蛀蟲、人渣,能否容許被吃掉?那些罪大惡極的壞蛋,是不是更應該被扒光了皮來炸?認爲貓狗比豬羊高尚的看法,也實在荒謬可笑。豬和羊最終付出了自己的生命,變成人類餐桌上的佳肴,滿足了人類無窮無止的口慾,狗和貓卻因爲懂得討人歡心而保住了性命,究竟誰的犧牲比較大?那些認爲狗是好朋友的人,不妨試試分別用暴力對待狗和豬,看它們誰的反抗會大一點。豬,就算刀挂在了脖子上,也沒有咬過人類哪怕半口啊。 充滿”人道精神”的裁判官對”受害”的狗表示同情。難道豬被人殺來吃,其他動物的生命被人剝奪,就不是受害嗎?就不值得同情嗎?裁判官更痛心地指出,”該案不但奪去狗的性命,也傷害了狗的心靈。”裁判官什麽時候掌握了超自然的能力,能通狗的心靈了?就算能知魚之樂的莊子,也從沒發表過誰傷害了魚的心靈之類的言論。 裁判官還指出,”要重判各被告,才能安撫公眾對該案的不安及焦慮。”公衆的不安和焦慮,從何見得?如果狗真的是人類的朋友,那一個人躲著吃”朋友”和公開吃”朋友”,難道就有實質上的分別嗎? 這位裁判官,應該辭職改行當作家才對啊。當不成作家,也可以當慈善家嘛。 相關新聞:《「港有貓狗條例 沒有豬羊條例」 指狗隻異於其他動物》 [tags]狗,法律,吃狗文化[/tags] Technorati : 吃狗文化, 法律, 狗

寫狗文章真不少 0

寫狗文章真不少

前言:繼《吃狗》之後,再發一篇出來。不過這一篇主要是”託物言志”、”借景抒情”,名義上寫狗,實質上寫人,所以假如你以爲我喜歡吃狗是因爲和狗有過恩怨情仇的話,那你可能是個傻子。但基於此文的一些觀點,我們不妨勇敢面對一個問題:狗真的是人類的朋友?接下來,我會另寫一篇新文,談一下我對法官判詞的看法。   說狗是人類的朋友,相信無人反對,恐怕包括大部分的狗也不會反對。當然,關于這一點我只是猜測而已。但是正如人有種類之分一樣,狗也有很多種,有的狗天生喜歡咬人,壓根就不想跟人類做朋友。所以有時候人類根本是一廂情願,自以爲可以與那些狗平起平坐地作朋友,可狗卻不這樣想。一般我們叫這種狗爲惡狗,瘋狗。其實,我們這樣稱呼這些狗,只是爲了排解被狗咬的心頭之恨。  我有不少被狗咬的經曆,願意在此跟大家分享經驗。尤其是今天遭遇了一條史無前例的惡狗後,我覺得這已經變成了我身爲人的一個義務了。今天這條狗咬了我之後跟我說:哥們,你得把我咬你的體會寫出來,否則你對不起我這深情一咬。這句話給我最大的威脅就是,我要是違抗它的”旨意”,它就可能再次以”狗的名義”懲罰我。  做人這麽多年,明白了一點:人是最喜歡講道理的。但是被狗咬了,最忌的就是和它講道理。狗的道理是什麽?就是長了牙,見了人就想咬,不管你是帥哥還是美女。如果你被狗咬到,我除了會惋惜你的不幸之外,也建議你應該學會反省,首先反省自己爲何要被狗見到!這便是狗的道理–當然現在本人跟你講這個道理並不是說本人是狗,即使你認爲本人是狗,本人也肯定不會咬你的。你真的要跟狗講道理的話,就必須講狗的道理,不然你就撒腳丫子跑吧,有多快跑多快。不過我對人類的速度實在沒有信心。其實你不跑也可以的,在一定程度上說明你有自知之明—-你是跑不了的,但這又是有代價的,惡狗會再次在你的某個器官上面留下它尊貴的齒印,因爲它早已聽煩了人類那一套狗屁道理。要是女人則要特別小心,因爲它就會習慣性地朝最有肉的地方咬–這絕對是經驗之談。  人類輸在沒有狗一樣的牙齒。這實在是作爲萬物之靈的人類在身體構造上的一個重大缺陷。這樣我們就沒有了與狗平起平坐講道理的條件。歸根到底地說,不能反咬一口,以牙還牙,是我們被咬後很不爽的根本原因。也就是說,如果我們有一口鋒利的牙齒,我們在被狗咬之後會比較爽一點。  我們沒有狗一樣的牙齒是因爲我們平時不吃骨頭。我們吃完了肉,把骨頭扔給狗,這個動作大多數時候對狗帶有藐視。它們倒似乎是不計小節,有吃便可,于是日吃夜吃,終于練就了一口可以咬人的牙齒。我很懷疑,狗的這種忍辱負重是從人類身上學來的。從此,擁有鋒牙利齒的狗再也不願和我們做朋友。  我估計,人類就是因爲沒有狗一樣的牙齒,才學會了講道理這種本事,以爲天下無敵。但狗就是不給我們面子,于是”天下無敵”的人類被狗咬出一塊大大的傷口,這個傷口讓很多的人也變成了一條瘋狗。  今天體育課不幸遭遇一條大狗。它咬了我,我跟它講道理,說:”兄台,君子動口不動手”。不料,它撲上來再咬我一口。最後我只好忍氣吞聲,向它道歉。怎料狗也善于擺架子,它說它現在沒空,明天再去找它。  明天我將用重重繃帶武裝自己,然後奔赴狗場。 [tag]狗[/tag] Technorati : 狗

誰言狗肉難登桌 0

誰言狗肉難登桌

今天的新聞說,有人因爲屠狗被捕,特將關於吃狗肉的舊文一篇貼出來。   我知道香港人不吃狗肉,但不知道香港人為何不吃狗肉,也不知道香港有無相關法律條文禁止食狗。另一方面,我又聽說香港沒有法律規定子女必須贍養父母。如果一個不容許人吃狗的社會,卻容許老而無可養,那就實在太可笑了。   本來本文只想講吃狗的事情,因為昨天我家吃了狗。我家,可以說是一個愛吃狗的家庭。我們在香港吃狗已有數次,是偷偷地吃,以免被愛狗人士發現後把我們一家人吃掉。狗肉其實是很好吃的東西,其美味程度不輸給豬肉、雞肉。如果豬肉都已經吃下肚子了,為何不嚐嚐狗肉的味道?狗的”階級地位”未見得要比豬高,罵人就有罵”豬狗不如”的。這就是說豬和狗是同一階層的。所以一句話:既然吃豬,何不吃狗?有某些民族是不吃豬的,因為豬是他們的圖騰,他們的神,一個再怎麼窩囊的民族也不會吃掉自己的神。我相信,香港人不吃狗肉絕對不會是因為狗是香港人的圖騰或著神。   如果說不吃狗肉卻吃豬肉,是因為狗比豬聰明,那這世上比豬蠢的人多的是(比如小混),為什麼不把他們也一併吃掉?這樣就實在有點”達爾文主義”的味道了。而且,你怎麼知道豬要比狗愚蠢?說不定它們是思想者,就像我的朋友小混,一般人覺得這個孩子看上去和豬差不多蠢,但他其實是一個標準的思想者。人,必有一死,但是人執著於生,看不透死,對死神恐懼;豬,亦必有一死,但它們的痛苦只在死的那一瞬間。如果說豬愚蠢就是因為它們的這種”人生態度”,那麼不如說莊子也是一個大蠢貨。   正如濟公所言:吃狗肉是為了讓狗脫離苦海。如果讓狗脫離”人世苦海”也要下地獄的話,那我不下地獄,谁下地獄?所以,我吃狗肉吃得很安心,沒有任何罪惡感。如果人和狗死後都有靈魂,那麼也許我死了之後,可以跟那些被我吃掉的狗來一場辯論,題目就是:冥界應否立例規定子女必須供養父母。   我唯一的希望就是:請那些愛狗人士不要殺了我。如果你們恨我,那就讓我活久一點,在人世苦海中承受更多的苦難。 相關閲讀:《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吃狗肉要坐监,荒唐!》 《豬和狗的對話》 《我不怕玷污自己》 update1:又有一堆恨我的人浮出來了:http://www.discuss.com.hk/viewthread.php?tid=3090116 update2:留言請自重,不要因爲你一個人丟了香港的臉。 update3:再加幾個傻逼來源地: http://www.uwants.com/viewthread.php?tid=3200650 http://www.dogsplayground.com/forum/viewthread.php?tid=2713 update4:有朋友告訴我,discuss那邊掀起了罵戰,而不再是一邊倒。其實我第一次去看了之後,就沒有再去看過,不是無法面對這些人的辱駡,而是覺得實在浪費時間。我要是無法面對,早就把留言禁了刪了,再脆弱一點可能整個blog都關門大吉了。這次我又特地過去看一下,發現原來少了傻逼在我這邊留言是有原因的: 請大家不要在blog友留言,因為我唔知佢會唔因為咁會得你地的ip…..blog友連吃狗肉也會黑你ip便分分有之 在這些頭腦簡單的人看來,吃狗的人就會吃人,吃自己母親,是野蠻人。現在又多了一個搞笑的傢伙認爲吃狗的人連黑客這行都會干。對這些自稱很有文化、很有point、很有邏輯的人,我實在”汗流浹背”。其實不用留言,只要看了我的blog,統計裏都會記載IP。但我決不會心胸狹窄至此,要用這些手段去攻擊別人。我甚至懶得去查看這些人的IP。我用統計工具查看的是訪問來源,所以我知道傻逼都是從哪裏來的。還有,問心無愧、做足準備,又何懼被人黑呢?否則,在網上豈不是每天都提心吊膽? 你們有太多機會表現你們的文明、文化、博愛,卻不斷錯過這些機會。你們已經變成比你們口中的野蠻人更野蠻的人。恭喜恭喜。 [tags]狗,吃狗文化[/tags] Technorati : 吃狗文化, 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