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特首

7

瘋神演義

容永棋:「我在禱告時受到神的感召,決定挺唐。」 容永棋的神究竟是何方神聖,連五年一次的一地首長之選舉都要施以感召?這成了很多人的疑問。為了解答大家的疑問,《通靈報》著名記者陳牛一一撥通各路神仙的電話,進行了訪問。(此處置入電話廣告,給電話來個大特寫)   陳牛:E神,有事找你。 Eason:阿牛,我正在開演唱會呢,開完再打給你……嘟…嘟…嘟…   陳牛:你好呀,死神。 死神:有事找我? 陳牛:想問問你,知不知道人間有個叫容永棋的人? 死神:此人陽壽未盡。 陳牛:你和他有溝通嗎? 死神:你應該問,他有這種資格嗎。 陳牛:那你認識唐早逝嗎? 死神:豈止認識,印象非常深刻。此人年幼時患過大病,我來到他面前,見他年幼便決定給他機會。我對他說,你願意以每年下降智商一點來交換壽命的話,我可以不帶你走。他毫不猶豫,馬上點頭答應,看他點頭的力度不像有病的樣子--我是說不像身子有病的樣子。芸芸眾生,你知道我為甚麼對他印象特別深刻嗎?因為只有他有勇氣和我做這筆交易,從沒有人敢的。 陳牛:那他究竟交換了多少點智商? 死神:他病危時智商屬於正常人標準,當時九歲。活到現在多活了多少年,你算算看? 陳牛:啊……還是不算了,謝謝。你支持他選特首嗎? 死神:甚麼叫特首? 陳牛:那就這樣吧。   陳牛:喂,Edison。 女聲:Edison他沒空,你找他有事嗎? 陳牛:那你是誰? 女聲:啊…啊…come on, baby。啊…啊…用力一點……對,就是那裏……Edison,你的舌頭好棒……   陳牛:佛祖,你好。 電話:…… 陳牛:佛祖,你好。 電話:…… 陳牛:佛祖,你在嗎? 電話:……  ...

真誠呼籲,不要再侮辱那個不穿衣的皇帝 2

真誠呼籲,不要再侮辱那個不穿衣的皇帝

中國籍香港居民曾蔭權,擔任特區首將近六年,如今年屆66,別看他的身分--儘管他也沒做成他想做的政治家,但就以其年齡,再怎麼說他也成功當上了--老人家,也該是尊老的對象。然而,香港人不愛他。 為博港人一笑,這位已年過花甲的老人拚了老命,花盡心思,不惜以小丑的形象在各種場合出現,甚至在一個MV裡「扮演」了一個口齒不清的老年癡呆症患者,但香港人不僅不愛他,還扔蕉給他吃,送粟米斑腩飯給他吃。問題不是蕉不好吃,也不是斑腩飯不好吃,問題是他為何不能選擇吃了斑腩飯之後,再吃那條蕉?為何要分開兩次?何況,飯後一條蕉對消化也好嘛。香港人怎麼可以這樣欺負一個老人家呢! 他,太委屈了。無論作為特首,還是一名普通老人,他太委屈了。香港人傷的不是他的胸,傷的是他的心。胸傷了一點算甚麼,心傷了那才是最痛。 所以,我們不能怪他跑到北京後,馬上就抱著京城人的腿撒起嬌來;我們也不能怪他當著眾多傳媒的面,把本應該在枕邊對老婆說的話,說給陳德銘聽。曾家老人雖然歲數比陳德銘大,但撒起嬌來,就和一名六歲小朋友差不多,我們為何不能給點同情心? 然而,無論我們怎麼傷害他,他都是那麼愛我們。這位老人是多麼保護香港人啊,就算心中無數委屈,就算事實上有千千萬萬個人汙辱恥笑過他,但他在高大威猛的京官面前還是說那只是「小部份人」、「一小批人」,沒有把我們都供出來。如果他說香港有超過一半的人反對他,讓北京的大老爺們聽了,那將會是甚麼後果啊!從曾特首的話,我完全感受得到汙辱他就是汙辱陳德銘,汙辱整個中華人民共和國,所以,想想吧,如果他不說「小部份人」、「一小批人」,那會給香港人帶來甚麼後果--完蛋了!他老人家太為大家著想了,他胸雖然被傷,他心雖然也受傷,他人雖然在北京,但他還是把那顆傷痕累累的心留在了香港。 寫到這裡,我已經熱淚盈眶。不要再欺負患病的特首,一方面他腦殘志堅,值得我們學習,另一方面,對於一個病人,我們實在應該學陳德銘,在送上斑南飯時問候他一句:身體還好嗎? 同時也獻給曾特首歌曲《太委屈》裡的一句: 你曾經說要保護我 只給我溫柔沒挫折 可是現在你總是對我迴避 不再為我有心事而著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