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無賴

3

《馬拉高》影評:吹牛皮不要緊,要緊的是……

能把「怪雞」和「型男」統一在一起的,這世間除了我之外,恐怕只有他了,Johnny Depp。和Johnny Depp沒什麼交往,他本人怪不怪,我並不知曉。所謂的怪,只是針對他的表演風格而言。而《馬拉高》(Rango)這部電影,就是這種風格的完整體現。

無賴是自證的 5

無賴是自證的

我寫周曙光的第一篇文章是《公民記者走啦》,「走啦」是玩佐拉的諧音。我一開始對周曙光是非常客氣的,但是慢慢接觸周曙光對各方質疑的回應,我作出自己的判斷:周曙光是個無賴。 我不是記者,而是作為旁觀者提出我的質疑和看法。我寫每一篇關於周曙光的文章都是根據所聞所見而寫,而且大部分都是根據周曙光自己的說法。比如周曙光說他的收費很公道,只收「適當的交通費和通訊費」,於是我就質疑要當事人買電腦,要當事人在成功收到賠款後提供分成數十萬,這屬於哪個星球標準的「適當的交通費和通訊費」?又比如周曙光說「香港各大電視台」轉播的《鏗鏘集》能證明西寧人是誣陷,於是我指出那集節目根本不能說明問題。周曙光卻說我的論證過程在哪,這大概是無賴的最後一招了。就好像一個色狼摸了人家大腿被抓了正著後反說:你哪隻眼看到我摸你大腿了?任何人都只能做出這樣的回答:我的屁眼看到了。回貼不看貼的不是別人,就是你周曙光。而無賴其實和傻逼相似,都是自證的。 其實,我也夠無聊的,所以下面繼續「誣賴」周曙光,看周曙光甚麼時候也專門寫篇文章要求我向他道歉。 周曙光提出三大有力證據:香港電台的節目,他自己做的錄音和錄影。香港電台的節目,我已經在《無賴會武術,擋也擋不住》說明了那其實是個無關的證據,那節目只證明了西寧人只是襯托周曙光這位英雄的佈景板。至於他做的錄音和錄影,有一個共同點,就是聲音質量極差,加上西寧口音對於我這個南方人來說很難聽懂,所以對不起,我聽不明白西寧人說了甚麼可以證明周曙光的清白。周曙光希望那錄音和錄影證明甚麼呢?證明西寧人是心甘情願被騙的?請告訴我。 我總結了一下,周曙光公開的西寧人來信,主要講了幾件事: 第一,西寧人特意給周安排了有電腦可上網的住房,但周「講了許多的理由」要求西寧人購買了一台一萬元左右的電腦。 第二,周以不能背著兩台電腦為由,要求將其那部所謂新電腦轉讓給西寧人,並承諾教會對方學會電腦,但臨走前將出價三千元改為四千元,而且未將這部新電腦的保修單等相關配件交給西寧人。 第三,那三千元後來在周口中變成去上海的交通費,周還要求對方提供更多的活動費。 第四,周夜夜去高檔網吧、高檔桑拿,由西寧人付費。 第五,周白天睡到四五點,很少工作,連錄影的字幕都不願立即動手做。 第六,西寧人養了周20 多天,可最後周還要求提供一個月工資。 第七,周要求購買一萬多元的偷拍設施及其他零零碎碎各種設備。 另一位blogger阮一峰做了一分清楚的清單,列明了周曙光對西寧人的各種索求: * 10000元笔记本电脑一台。* 以3000元的价格,将自己的二手笔记本电脑卖给拆迁户。* 去上海、四川,大渡河的旅费。(被拒绝)* 电话费300元。* 上网卡600多元。* 网吧上网费用若干。* 多次桑拿浴的费用若干。* 20多天的免费食宿。* 一个月的工资4000元。* 300多元的摄像头及录像带一盒。* 40兆硬盘一个,耳麦一付,光盘一盒。* 50$域名一个,合人民币 380元左右。* 10000元网络话题广告费。* 10000多元的偷拍设备。(被拒绝) 在西寧人的另一封信中,還增加了一項指控:周曙光自稱是香港某電台的特約記者。 周曙光的回應包括: 第一,不承認去過桑拿(缺乏舉證和論證過程)。但也沒有否定去過「高檔網吧」。 第二,不承認自稱記者(缺乏舉證和論證過程)。...

無賴會武術,擋也擋不住 5

無賴會武術,擋也擋不住

周曙光是很有小聰明的人。小聰明是做無賴的基本條件。 和菜頭的adsense帳號被封,周曙光卻自以為是,認為google沒錯,對和菜頭幸災樂禍一番。等他周曙光的adsense帳號也被封了,他就很聰明地將矛頭指向了google,彷彿和菜頭之死是可恥的,而他周曙光之死就是光榮的。 一個叫伍嶺的blogger多次直斥周曙光是騙子,周曙光不好好說自己的問題,卻好意思拿對方一篇完全無關的文章來旁敲側擊,要求對方道歉。這種轉移視線的做法,是周曙光一貫的伎倆,可以說,他已經運用得爐火純青。依我看,周曙光最先要為自己的言論負責任,給和菜頭磕頭道歉。 我沒想到周曙光居然好意思拿港台的《鏗鏘集》節目來給自己辯護。首先幫周曙光糾正一下,《鏗鏘集》沒有被所謂「香港各大電視台」轉播。香港只有兩家免費電視台,港台沒有電視頻道。《鏗鏘集》由港台製作,翡翠台播放。你周曙光吹牛逼啊,以為上一次香港電視節目就可以綁架「香港各大電視台」成為你的證人。 《火牆內的聲音》,顧名思義,主題是GFW,而不是周曙光以「公民記者」名義行騙的那些破事。此節目訪問了幾個國內的知名網民,當然包括周曙光,但麻煩周曙光別把這個節目當成自己的個人記錄片(或美其名曰「周曙光個人新聞台」)。他和西寧人的事只是略略提到了,何況這只是一個不到三十分鐘的節目,能說明甚麼問題?我還嫌港台沒披露後來西寧人對周曙光的控告呢。請周曙光記住他在節目裡說的話,只要他和當事人不覺得是趁火打劫,那就不是趁火打劫。現在西寧人覺得你騙了他們,這筆帳如何算? 所以看過這個節目的人都應該知道,這個節目根本不能反駁對周曙光的任何質疑。反而我們可以看到,周曙光除了讓西寧人沾光做了一次「香港各大電視台」的節目背景之外,沒幫上甚麼大不了的忙。要是周曙光這種小混混能幫人維權,我相信母豬都會上樹,紙老虎都會變真。全中國的維權律師也不用這麼辛苦了。 除了《火牆內的聲音》,周曙光還拿自己做的錄像、錄音來證明西寧人是誣陷他。這種伎倆何止周曙光曉得,偉大的某黨也深諳此道,敢情周曙光雖然視某黨為敵,卻沒少從其身上學習無賴之術。《火牆內的聲音》這完全不能說明問題的節目他都好意思理直氣壯地拿來做證據,就如同拿兜尿出來證明自己不是性無能一樣。要證明自己不是性無能,就要做點事出來,拿兜尿出來能說明甚麼呢? 周曙光的狡辯令我想起了香港的祈福黨。祈福黨也沒說保證會有甚麼效果。基本上騙徒都是這副嘴臉。 鑒於周曙光表現出想做主角的強烈願望,港台《鏗鏘集》或者《警訊》節目組應該考慮以周曙光是不是騙子為主題製作一集節目,就叫《火坑裡的聲音》吧。兩個節目可各製作一個,反正一個是在翡翠台播,一個是在本港台播,真正可以達到「香港各大電視台」聯播的震撼效果。而周曙光則可以改一個更具明星味的名字,周老虎如何? [tags]周曙光,無賴[/tags] Technorati : 周曙光, 無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