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潮語

看潮 1

看潮

看得出,考評局是嘗試用詞彙學的方法來解釋潮語的,但他們忘了詞義並不總是等於語素義相加,有時難免出錯。我對潮語也略知一二,看了會考試卷上的那道題目後卻並不覺得他們錯得離譜。 1, 「閃」:與「躲避」相近,例如「快閃」指快離開。(「閃」的真正解釋是指「逃走」,與「潛水」近義。) 「躲避」和「逃走」近義,反而「躲避」一詞較中性,符合「閃」的感情色彩。其實就連「香港網絡大典」對「閃」一詞的解釋也說是「閃避」之意。再看看網絡大典提供的例句: 怎麼閃,同學始終都會遇見。 例句中的「閃」解為「躲避」比解為「逃走」更佳。 反而,「閃」和「潛水」的詞義相差得遠了點。 2, 「潮」:意思是「合乎潮流」。例如,你好「潮」即是你好「yeah」、你好「in」的意思。今年此詞風靡年青一族,已取代2006年的「yeah」和「in」。(「潮」的真正解釋是指「十分入時,追得上潮流」;另一意思則作反語,帶有貶義,指「與時代脫節」。) 「合乎潮流」不就是「追得上潮流」嗎? 3, 「O嘴」:指嘴部因驚訝而變成圓形,近似英文的O字,與「目瞪口呆」、「張口結舌」意義相近。(「O嘴」的真正解釋是指驚訝得嘴唇張大如英文字母O字的形狀。) 請問,試卷的解釋和所謂的「真正解釋」有甚麼分別? 4, 「屈機」:「屈」指屈服,「機」是電子遊戲機。「屈機」指玩遊戲者因無力取勝而屈服。(「屈機」的真正解釋是指任何使用建制上的漏洞而使事件得以達成的手段,後來引申一方用某種方法迫使對方無力反抗,而非試卷中所指的「玩家因無力取勝而屈服」。) 這個詞的解釋大概是卷中唯一解釋錯誤的地方。試卷的解釋只說出了詞的本義,而沒有說出引申義。但「屈機」最常用的是其引申義,也就是說其本義並非其基本義。本義是詞的最初的義項,基本義是詞的最常用義項。不提供基本義的釋疑是不完整的釋義。 另外,試卷對「屈機」本義的解釋也不太準確。「屈」應改是主動態的「使屈服」而不是被動態的「被屈服」,也就是說「屈機」是用來形容贏者而非敗者的。 而所謂的「真正解釋」也只是說出了該詞的引申義。至於是「使用建制上的漏洞」還是其他方法似乎並不是該詞詞義所必須的。比如,在大學校園裡經常聽到某某同學在某學科「屈機」,難道是說他利用「建制上的漏洞」? 不過,網絡大典的「屈機」條目下的解釋就非常完整。 5, 「潛水」:指人常常不露面,有如潛水員一樣,身體從不露出水面。(「潛水」是網上論壇的術語,其真正解釋是指網絡論壇的網民因一些原因而決定消失一段時間,和「失蹤」同義。) 我又要問了,「常常不露面」和「消失一段時間」有甚麼分別? 不少評論此次會考潮語事件的文章中都只引用了試卷對「潛水」的後半部分解釋,反而對最重要的「人常常不露面」不作引用。這是「屈」考評局。 我覺得試卷的解釋其實很好,而所謂的「真正解釋」只是狹義的「潛水」。 規範的語言常常是死板的,但這次事件奇怪的地方在於,許多人好像要把潮語也規範了,於是有了所謂的「真正解釋」。我想,蘇真真老師也不會說自己的潮語學習卡才是真正的解釋吧。 其實就連規範語言在具體語言環境中所體現的詞義,在字典中也有可能是找不到的,因為詞典釋義是籠統的,而不是包羅萬有的。潮語在現實生活中廣泛使用,在不同的語境下同樣也可能會有不同的意思,用「真正解釋」去反駁人是欠缺說服力的。 我猜測,許多網友真正的心態是:潮語是我們大眾創造出來的,你們語言權威沒資格用你們那一套來解釋屬於我們的詞。加上考評局向來都給人印象不佳,必然是一呼百應,群起攻之。 有人指出試卷出這樣的題目對那些勤奮讀書但不認識潮語的考生不公平。其實,我覺得這個問題是不存在的,因為試題不是考核學生對潮語的解釋,而是評論潮語的利弊。就算試卷上對潮語的解釋都是錯的,那其實也不影響對考題的作答。 在我看來,真正的問題是,試題胡亂堆砌潮語是在刻意製造潮語的弊,用「鄭智化」的話來形容,這根本就是抹黑潮語。當然,也不排除有人會認為那是古典美。不過,虛構的語言片段對研究社會語言是沒有意義的。 [tags]潮語,語言,會考[/tags] Technorati : 會考, 潮語,...

見鬼勿O嘴,潛水怕屈機 2

見鬼勿O嘴,潛水怕屈機

考評局今年最大的貢獻在於,將最新潮的潮語和最古老的五言詩巧妙地結合在了一起,兩個互為排斥的事物能結合得如此和諧,真是很好很強大,是我中華文化之進步。(遠目……) [tags]潮語,會考[/tags] Technorati : 會考, 潮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