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港台

9

星期四是個好日子

朋友三月時拍的片子,終於要在週四播出,因為取材自我,加上自己好出風頭,生怕這事沒人知道,所以本來想在播出前說些甚麼,但坐在電腦面前才發現沒什麼想說。也因為一早料到會在ATV播,所以連「仆街,ATV黎嘅」這一句也可以省下。

8

他是張子銘,也是陳奉京

3月1日是我辭掉工作後展開「新生活」的第一天,也是朋友陳分奇那套醞釀多時的《牛》開拍的第一天。這兩件事同時發生純屬巧合,並沒有事先約好,直到開拍前一天的下午,我打電話給陳分奇,說:「今天是我最後一天工作,晚上一起吃個飯吧。」然後我才知道,第二天《牛》就要開拍了。 如你所知,《牛》的主角叫作陳奉京,這是和我有點關係但又不完全與我有關的短劇。剛失業的我決定去旁觀這部短劇的拍攝,目的是混幾個盒飯來吃吃,陳分奇表示歡迎。當天的盒飯有ABC三個不同的菜式可供選擇,有湯有飲料,實在比想像中好得多。我是個有口福的人,話說下午的拍攝是在樂景樓租來的一個單位,屋主竟然又煮了茶葉蛋來招呼我們。 那天我起得比平時上班時還早,因為下錯了車站,就走了一段路。路上有人在割草,空氣中飄著一種鄉下收割稻禾的味道,然後我就想到鄉下傍晚的夏日天空,想起了鄉下一望無際的田野。在拍攝現場,我終於見到了飾演陳奉京的人,他叫「黑仔」,人如其名,皮膚非常地黑,黑得讓人以為他剛從倒塌的煤礦出來,連臉都還沒來得及洗。之前陳分奇便給我看過他的照片,照片上的他沒有那麼黑。陳分奇說他長得像張震,張震是什麼人?知名演員,型男一個。所以陳分奇在拍攝第一天就向我表示了歉意,說找了一個比我帥的人飾演我,很對不起我。 晚上我們去喝酒,看到陳奕迅的《張氏情歌》MV,我說男主角好像黑仔啊。陳分奇說,像什麼像,根本就是他。這個MV我之前就看了好多遍了,但我親眼看到黑仔的時候,卻沒有想起他像哪個MV裡的男主角。關於黑仔,陳分奇給我灌輸過最多的就是他長得像張震,以及他就是《烈日當空》的男主角--而我卻是沒有看過《烈日當空》的。《張氏情歌》MV沒讓我記住男主角的樣子,原因可能在於女主角讓我想起了幾年前有個叫我哥哥的人,而恰好飾演女主角的女生和她一樣,中學都是讀的玫瑰崗學校。如果哪一天陳分奇想個劇本,由我和《張氏情歌》MV的女主角王敏奕來演,那他就真夠哥們了,我也願意請他吃兩個飯盒以作回報。 事實上,黑仔在MV裡哭著奔跑的那個鏡頭,我是特喜歡的。在《張氏情歌》裡,他是張子銘;在《牛》裡,他是陳奉京;在現實中,他是林耀聲。順便一說,陳奉京在《牛》裡將會是一名清潔工。

10

你就是陳奉京

多年前我還在天涯論壇的「生於八十」板塊混的時候,認識了一位安徽的哥兒們。我曾經從香港寄過一次本港反動報紙給他,因為他說想了解一下香港的報紙。他老哥有一天跟我說,新的小說留了位置給我。所謂留了位置給我,就是小說裡其中一個角色用了我的名字,除此之外,那個角色是和我完全無關的。 多年之後的今天,又有一位哥們在他的創作裡用了我的名字,而這次的角色與我有點關係。 我和陳分奇已經認識多年,因為大家都寫blog而且都喜歡電影--他喜歡電影喜歡到自己從城大去了演藝學院,做了編劇,而我至今只是胡亂寫些自以為不錯的影評。多年來和分奇只有神交,未見過面,直到艾未未來港招待本港八十後的晚宴上才偶然相遇。後來一塊喝了幾次酒,就成了好朋友。恰巧今年港台的外判劇主題是「生活迫人」,分奇想到了我--這個「想」沒有甜蜜的成分。然後有了一部與我有點關係的單元劇《牛》,主角用的是我的名字,人物性格、背景和我很像,但故事不完全是我的。分奇沒給我看過劇本,說要給我驚喜。簡單來說,這應該是一個反叛少年對抗教育制度的故事。 「來港不足三年,與父母過著清貧刻苦的生活。質樸、率直,有濃烈的好奇心;有時卻又過於倔強,不懂掩飾自己敏銳的感受,常被人貼上莽撞的標籤。外表粗獷,膚色深,一望而知的野孩子。」 這是劇中「陳奉京」的角色設定。除了「外表粗獷」和「膚色深」之外,這個虛構的「陳奉京」基本上就是真實的「陳奉京」。 分奇兄的劇本一路過關斬將,終於在我和他去佔領中環的一天,他給我看一條短信--他的劇本入選了。現在劇本就在那裏,開拍在即,只缺一個「陳奉京」了,如果你有興趣扮演這個角色,或出演其他的角色,請先去他們招募演員的頁面了解情況,並按照要求把個人資料發給他們。如果你被選中,除了有薪酬外,將會有更大的「驚喜」在等你。不過可以肯定的是,一定不會有美女跟你演床戲。而我最希望有個帥哥來扮演「陳奉京」,這樣有助於豎立真實陳奉京的形象。 就算你不相信我身上有甚麼精彩的故事,你也可以試著相信我朋友陳分奇的才華。他會給一個不錯的劇本讓你去發揮演技的。 (插圖是我預科用過的歷史書,上面是某女同學偷偷在我書上寫的字) 下面這首歌《Life’s a Struggle》是我來港後有一段時期經常聽的歌,很有力量,《牛》要是能用上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