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渣滓洞

1

重慶遊學團第五天:晚飯到巴縣再講

到了第五天,我們呆在重慶的日子進入了倒計時。 一,紅色教育 這一天的內容,先是去接受紅色教育。我們先後到位於四川外語學院附近的的渣滓洞監獄和白公館,兩個地方都曾關押過共產黨員,相隔沒多遠,現在都是免費參觀的。渣滓洞相當給我們面子,主任級的人物親自給我們講解,此人聲音宏亮,講解起來飽含感情。第三天在大足石刻請的講解員如果有機會過來聽一聽,一定自慚形穢。 渣滓洞監獄原來是煤礦工的宿舍,後來國民黨發現這地方非常隱蔽,非常適合做一些見不得人的事,比如關押政治犯,於是就把它改建成了牢房。此監獄分內外兩院,外院的牆上寫著國民黨黨員守則,我是第一次見。外院有行刑室,有些刑罰可能在現今的中國監獄裡仍在沿用,比如著名的老虎櫈,但只是傳問,無法確定。當然,羊叫獸的電擊在當時是應該還沒出現的。 內院是關押犯人的地方,比較著名的犯人是江竹筠,紅色小說《紅岩》中江姐的原型。牆上的標語有「青春一去不復返,仔細想想,認明此時與此地,切莫執迷」,「迷津無邊,回頭是岸」,「寧靜忍耐,毋怨毋憂」,這麼文縐縐的,也算是一個特色。講解員說當年有一個共產黨員,就是天天看這些標語,最後變節了。我是第一次聽說舊時之共產黨員的意志力是這麼差的。現在的共產黨員當然不說也罷,美女美金,無一能夠抵抗,不過我說的不是全部,反正最近被鄧玉嬌刺死的那個就是屬於意志力比較差的一類。 在牢房裡的文字說明裡,說了一件事,是說某年的春節,被關押的共產黨人通過抗議成功爭取到春節監獄聯歡會。民建聯的「成功爭取」都是雞毛蒜皮,當然無法與之相比,但是我覺得那依然太過強調共產黨政治犯的能力,而完全抹殺了國民黨人性的一面。現在都已經國共和解了,在渣滓洞監獄裡,國民黨依然是不折不扣的惡魔,稍微有點好的都必然是共產黨爭取回來的。 渣滓洞監獄在1949年國民黨敗退時燒掉了,現在我們看到的是依照倖存者記憶重建的複製品,是山寨版。 從渣滓洞監獄出來,我們再到白公館參觀。白公館原來是一名白姓四川軍閥建的別墅,這家伙也發現了這地方夠隱蔽的,但他沒用來關犯人,而是用來藏嬌。他自稱是唐朝詩人白居易後人,所以門口還有石刻的白居易詩句。民國時期,國民黨政府將其買下,改為看守所,關押「罪行較嚴重」的政治犯,其中包括「小蘿蔔頭」宋振中。宋小朋友被關進此看守所時不過八個月大,連說話都還不會,不知犯的是甚麼罪?依我看,他犯的罪應該就是父母皆為共黨。他死時年僅八歲,後來被追為烈士。共產黨就是喜歡豎立戰鬥型的小英雄形象,可不止小蘿蔔頭一人。與其說小蘿蔔頭是烈士,不如說是政治鬥爭的犧牲品;與其去歌頌他的小烈士形象,不如努力去避免同類悲劇重演。在此順便呼籲一下,請拯救羊叫獸關押的孩子。 白公館的講解員說當時有一個獄警被共產黨犯人成功策反,我很懷疑。這一說法同樣是在強調國民黨都是惡魔,稍有點人性的都是共產黨成功策反的。我懷疑甚麼呢?我懷疑的是,既然白公館看守所是關押嚴重政治犯的地方,國民黨怎麼會派個容易被策反的人去看呢。其實同樣的,如果有人跟我說,共產黨都是惡魔,我也會表示懷疑。共產黨的邏輯就是這樣簡單,常見的有:凡是對政府有意見的,都是被反華勢力利用的。好像每個人都沒有個體的覺悟。按照這個邏輯,共產黨當年也是被反華勢力利用啊。 參觀完兩個曾經用來關押共產黨的地方,我深有感觸,就是為甚麼後來共產黨會用同樣的手段來對付異己。 二,戲劇晚會 第五天的重頭戲其實是川外中文系在晚上舉辦的戲劇晚會,我們交流團也獻上幾個節目,有集體朗誦、話劇和武術表演。下午開始彩排,效果很差,大家都很擔心搞砸了會很丟臉。集體朗誦那個節目在今年的香港大專普通話朗誦比賽拿過亞軍,但拿亞軍的那班人馬中只有少數有參加這次交流團;至於話劇,我們之中好像只有導演一人在中學時有話劇表演經驗。 幸好到最後,一團三十人終於擰成一團繩,演出還算不錯,至少全老師是收貨的。朗誦時,我們在上面表演,聽到下面陣陣大笑聲,都嚇了一跳。後來川外中文系的學生會主席韓涵同學向我們解釋說那不是在恥笑我們,團員們才放了心。全老師也說,可能是因為集體朗誦的形式在內地比較少見。我內心一直很平靜,因為我覺得這種集體操的形式和忠字舞很像,內地的大學生看了很難不笑,他們實在想不到已經被他們淘汰的形式我們還拿來玩,玩得這麼認真。 無論最終結果如何,能和眾團友在一千多人面前辦成一件事,這已經很讓人感動。我也很感謝妮妮導演在話劇中給了我一個不算太跑龍套的角色,雖然我在表演上比較笨拙,但我玩得很高興。說到妮妮導演,我和她有一段不得不說的故事,那就是……我和她都是福娃,她是綠色那個,我是黑色那個。 當晚川外學生的表演也甚好看,尤其是《暗戀桃花源》一劇,雖然是借用人家的名劇本,但也表演得很棒。 (版權聲明:本文所引用圖片皆來自團友阿john同學) 第六天:跟重慶說再見 第四天:從竹海到人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