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混吃

你想請我吃飯嗎 0

你想請我吃飯嗎

有鑒於有若幹網友在facebook上都問了這個問題:” Do I spend too much time on Facebook? “為了把各位從facebook的「火深水熱」中拯救出來,走回美好的現實生活,我也問了大家一個問題:「你想請我吃飯嗎」。 俺老實交代了,我還有一個網名叫「混子」。我叫混子的時候,還沒聽過崔健的《混子》,所以我是混子和崔健唱混子無關,更不用懷疑崔健唱的原來就是我。混子這個名字雖然是經歷各種小變演化而來,但很顯然到後來它已發展到與吃有關,甚至僅僅與吃有關,也就是混吃了。由我這名字的演變,也證明了民以食為天是終極真理。 我以混子之名出現的圈子,原來也是一個網上圈子,後來向現實發展,對我非常有利。從此我省下了很多飯錢及酒錢。當代飯局(請注意,當代飯局并不由當代教育負責舉辦),以AA制為主,但我一路吃下來幾乎沒有給過一次錢。我認為這是我有生以來最成功最偉大最不可思議的事業。嗯,像我這樣厚臉皮的人現在也所存不多了,尤其在混吃方面可能已是碩果僅存。我為此自豪。正如「臺灣之子」對臺灣的意義,混子對混吃黨的意義就不言而喻了。 請吃飯,我視為是朋友關系的進步。當然,這個定理并不適用於官場和商場。我和原來那個混吃圈子的人,也是從第一次吃飯開始熟絡起來的。後來混吃就如滔滔江水源源不斷了。希望有朝一日發達了,我也可以不斷地請年輕人吃飯。混吃不是混吃一族的最高理想,只有被混吃才是。 上次sidekick請我吃飯,是我的事業向香港擴展的第一步。可是自邁出這第一步後,毫無發展,停滯不前。這在大躍進時代是絕對不允許發生的,這在太平盛世是可恥的。所以我不得不大聲疾呼「你想吃我吃飯嗎」。 通過我的問題「你想請我吃飯嗎」,發現色狼一個,窮鬼兩個,FBI一個。 色狼請我吃飯的條件是,我帶女同學出去。色狼我喜歡,因為……我也是色狼。帶女同學出去有兩點問題:1,愿意跟我出去的幾乎沒有,2,我怕色狼朋友被我女同學嚇跑。這第二點,各位可能會有疑問,我為什麼沒被嚇跑?原因是,我經常照鏡子,已經練就了一副虎膽龍威,一切怪物都嚇不著我。 窮鬼的回答幾乎不堪入目。一個窮鬼說,他請我吃飯,我請他吃菜。另一個窮鬼說,我出雞,他出豉油,一起吃豉油雞。看看這兩個窮鬼,居然好意思向一個準乞丐討吃,都窮成啥樣了。這兩個窮鬼混吃的修行說不定比我還高,有機會要討教一下。我們都是窮鬼,不能內斗,應該一起混吃李嘉誠。請李嘉誠同學提高覺悟,主動要求被混吃。我一高興,可能就介紹你入咱們的黨了。 還有一位FBI。他請我吃餐飯,居然要我招供出我的愛情故事。我幾天前才知道美國人對我的愛情故事感興趣,沒想到這麼快就派了特工來。不過,也許這位FBI是假的,而是一名八卦雜志的記者。FBI經費多,怎麼會只請我吃一餐呢。起碼兩餐,國宴級的。 除此之外,還有人想請我吃飯嗎?不要害羞,盡管說出來。 後來我又問了一個問題:「你有多想請我喝酒」。這次人都跑了。這個問題不好答,因為總不能說「我出酒,你出杯子」吧。我愿意出杯子啊,誰愿意出酒? [tags]混吃,飯局,請客[/tags] Technorati : 混吃, 請客, 飯局

黨代會 1

黨代會

1,我們的黨沒有名字。如果有,那就叫”混吃黨”吧。黨内成員分成混吃和被混吃兩种。我屬於混吃一類,將來也有可能成爲被混吃的一類。事實上,這種身份不是固定的,在某些時間某些地點會發生轉變。AA制在我們眼中,就好像現代人對封建制的唾棄。 2,我們不代表任何其他的人,只代表自己。我們喝的是屬於我們的酒,不喝任何其他人的酒。 3,我們在酒席上談天論地,嬉笑怒駡。 4,我們的組織未經註冊,屬於非法。不可否定,我們在一起喝酒也是非法的,隨時可能入獄。 5,我們的黨沒有任何政治目的,除非連吃飯喝酒也算一種政治目的。 6″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樂”,”醉能同起樂,醒能述其文”,我們稱此為”腐敗”。 我們的黨代會原預定于上個月舉行,結果出了點意外,改在了昨天。昨天也出了意外,於是又推遲到了下個月。 [tags]混吃,混吃黨[/tags] Technorati : 混吃, 混吃黨 Ice Rocket : 混吃黨, 醉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