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海盜

自由之勝利 0

自由之勝利

我必須先承認過去的錯誤。過去我以為,Elizabeth將會徹底愛上Jack。但事實上,Elizabeth選擇的是Will,并和他在一場亂鬥中完成了一場特別的婚禮。當然,Elizabeth未必不會改變選擇,如果還有第四集的話。如果還有第四集,周潤發也能復活。 Elizabeth對Jack說,看來我們永遠都沒有可能了。最後,那個曾經說過永遠不會成為海盜的Will將他的心交給了新婚妻子Elizabeth。既然Will都可以成為海盜,那Elizabeth為甚麼不可以變心?Elizabeth不會變、不可以變的只是,她愛的只能是一個海盜。無可否定,Will成了真正的海盜,思維是海盜的,辦事方式是海盜的,Elizabeth已有足夠的理由不變心。 但是,我仍然不同意Elizabeth在第二部最後的眼淚,只是出於內疚。如果我是Elizabeth,我也不同意。 最近看了一篇文章。文章說,英雄是用力而不用智的。從這個角度來說,Jack當然不是英雄。我也相信,此電影的主題絕對不是英雄,盡管它很商業也很Hollywood。既然主題與英雄無關,那便沒有英雄。沒有英雄才是真正的反英雄。蜘蛛俠的「反英雄」只是個噱頭而已,以塑造一個新英雄來反過去的英雄,多麼可笑。那只不過是改朝換代,而非革命性的反英雄。 事實上,我并不同意英雄只用力不用智。我只同意,英雄就算遇到力強於己者也不會退縮。但如果英雄只用力不用智,那當他遇到力強於己者,就只剩下挨打的份。難道只有死才能成就英雄?正如蜘蛛俠用英雄來反英雄,那篇嘗試為英雄正名的文章,又把英雄的詞義帶向了另一個歧義的方向。 說了這麼多有關的英雄的話,我絕無要為Jack樹立英雄形象的意思。但我可以借題發揮。 主題不是英雄,那又是甚麼?正如我在去年寫的那一篇一樣,它的主題是自由。泛道德主義在此電影里毫無發揮之處,如果你無法改變海盜就是壞人的形象,那最好不要看電影,然後投入明光社的懷抱去吧。既然水滸好漢都可以是被逼上梁山的,那麼Jack和他的朋友們當然也可以是被逼下海的。其實,我們也不需要這樣去理解,因為這樣理解仍然是一種局限,局限於固有的想法—-海盜就是壞人,就算是被逼的。總之,海盜象征自由,自由就是一切。 當然,如果一個海盜寫詩大唱自由,那他絕對是一名假海盜,盡管他有可能是一名真正的自由主義者。海盜因為自由而顯得可愛,Jack的可愛不是裝出來的。裝出來的都不可愛,比如楊丞琳。 英國海軍欲借海盜大會將全世界的海盜一舉殲滅,然而海盜卻以少勝多。這不是海盜的勝利,而是自由的勝利。這種自由不是做海盜的自由,而是可以遨游海洋的自由。死去的Norrington獲得了自由,被釋放的女海神獲得了自由,甚至鬼船也獲得了自由。我不是海盜,所以我可以自由地歌唱自由。 來吧,來個第四集,證明Elizabeth可以愛上Jack。但是他們新的敵人會是誰? (本文只代表作者立場,不代表影片立場) [tags]海盜,自由[/tags] Technorati : 海盜, 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