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海港城

4

姑娘,你有東西在我手上

快樂的時光尿總是來得特別快,當一千多人在海港城D&G門外享受攝影快樂的時候,我意識到作為一個沒錢進去消費的人,我是沒有就地大小便的權利的。我只好帶著滿膀胱的尿去了廁所。 他媽的,海港城的廁所到了星期天,臭得不得了! 心情鬱悶地從廁所出來,卻遇上了一件令人心跳加速的事。有位姑娘正坐在大堂彈著鋼琴,一襲黑裙,猶如和鋼琴融為一體。我定睛一看--如你所知,假如不是有什麼特別的東西吸引著我,我的眼睛總是保持高速轉動,左看看右看看的--姑娘長得真不錯。我並不懂得欣賞琴聲,但在我這種毒男的世界觀裡,凡是美女做的事情都是美好的,就算放個屁也是香的--當然,在大多數時間裡,我們並不認為美女像凡夫俗子那樣,會放屁和拉屎,她們有著和常人不一樣的新陳代謝系統,甚至她們的生殖器也沒有生殖的用途。有了這種覺悟,才配稱為毒男。 很快,我就非常淡定地將焦點聚集在她的胸脯上--假如此時太陽照到我的眼睛上,然後通過我的眼睛反射過去的陽光足以將她身上的布點著。我跟朋友說,這姑娘好漂亮。朋友說,她不僅漂亮,全身都漂亮。根據我過往的認知,從來沒有出現過一個彈鋼琴的人長著這麼豐滿的乳房,比如說朗朗、李雲迪。她高聳的胸脯,讓人更感受到她對音樂的熱愛。 於是我拍了照片,並發了條微博:「姑娘漂亮,琴也彈得好」。前半句是實話,後半句是由前半句引伸而來的結論,那麼後半句也應該是實話吧。 奇妙的事情在第二天。第二天我在微博上收到這樣一條回覆:「海港城的同事朋友告訴我,發現很多關於我的微博,起初不太相信,回家找找的確找到些。感恩!」沒錯,就是彈鋼琴的那位美女。 我原本不認識她,但現在我知道她叫陳楚喬。我會記得兵臨海港城外的那天,一位美女的琴聲讓我得到了片刻的寧靜。D&G要是請個美女在門口彈上一曲,所有的憤怒大概都會頓時煙消雲散吧。 姑娘,你可以彈彈周杰倫的《止戰之殤》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