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民主黨

香港民主派政黨,1994年由港同盟及匯點合併而成,是當時香港最大的政黨,因2010年支持通過政府提出的政改方案而飽受批評,罵名包括「背叛盟友」和「背叛民主」。

14

劉慧卿是民主黨主席的合適人選

民主黨是一個典型的「鐵打的營,流水的兵」,入黨的和退黨的都多,人人都可做民主黨,人人都可不做民主黨,而民主黨始終在那裏,未曾改變。一個曾經「訓街」作公民抗爭的劉慧卿,多少人曾視其為民主女神,然而「侯門一入深似海」,劉慧卿一入這民主黨,就彷彿完完全全變了一個人,從此擁抱「理性主義」,不再說抗爭,火雖然未熄,但火都是撒向過往的同路人。

7

市民龐一鳴和議員胡志偉,也談談民主黨

最近龐一鳴和胡志偉「開戰」,許多人覺得龐一鳴太惡,胡志偉則得體有禮,依我看,有此看法的人,大概是對調了兩者的身分。如果龐一鳴是議員,而胡志偉只是一名普通市民,我也會覺得龐一鳴太惡了,但事實恰恰相反。如果大家能夠把龐一鳴還原成普通的市民,而不是給他一頂「環保鬥士」的高帽,並且能夠認清胡志偉現在是一名議員,而不是一名普通的市民,看法也許就不一樣。

9

陳景輝的六個理由全是廢話

陳景輝寫了六個理由來反對投白票,說白了就是要把票投給民主黨。這六個理由我看得生氣,一個以「八十後」自稱的人,竟如此迂腐現實。

4

區選怪現象之你有我也有

我所在選區的區議員之爭,原本只是民主黨和自由黨之爭。有一次上香港人網做節目,事後和部分節目主持人吃飯,聊起我區沒有可選之人。然後就在區選之前沒多久,我區突然多了一個人民力量的候選人。 平時民主黨和自由黨做的事,你會分不清究竟是誰做的,通常兩個人都會跑出來說是他做的。常聽人說區選不同於立法會選舉,區選要選真正能幹事的人。但在目前的區議員職能和權責下,根本很難反映區議員的辦事能力,所以我們才看到到處都掛著「成功爭取」,且成功爭取的多是些雞毛蒜皮的事。你現在看到的區議員辦事方法就是拿著一包不知道是甚麼東西,跑到政府部門去拍張照,就告訴居民自己「正在爭取」甚麼或「成功爭取」甚麼。唯一一次看到他們有分別的,是對於青山公路是否增設路口的問題--為了這個問題,難得地看到兩黨互相攻擊。於是我知道,原來在地區,交通才是最政治化的。 可想而知,在這次區選,各人的政綱其實都大同小異,如果不看政黨根本是很難選擇的。但我區的民主黨參選人祭出了一招絕招,說會為一直沒有地鐵的本區爭取鐵路支線。這一招連我都有點心動,別說其他更現實的選民。然後發生了甚麼事呢? 就在區選的最後一個星期,自由黨參選人也趕印了一張宣傳單張,說自己也在爭取東北葵支線,然後又加一條北環線。這條北環線呢,是連接錦上路和落馬洲的線路,與我區根本是風牛馬不相及的。然後慣例地奉上「爭取」的照片一張,還他媽的黑不溜秋的看不清。人,是可以厚顏至如此地步的。 而人民力量那位兄台,我沒見過他,也不知道他究竟有沒有出現過。對於人民力量的期待,從來都不是甚麼「東北葵鐵路支線」之類的東西,但連狙擊民主黨都如此不用力,我就非常失望,這是叫「潛水狙擊」嗎?既然要狙擊,就要開動馬力,全力狙擊,羅列民主黨所有錯出來,每天出來罵,民主黨候選人出來搞宣傳時,就站在他身邊罵。不要怕形象差,因為本來就沒什麼形象。他不看看他的同志們是多麼用力去做這件事。我看,今年我只能投白票了。我可以通過投人民力量來促成民主黨無法當選,但要我為狙擊民主黨而投自由黨票,是絕對沒有可能的。